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421|回复: 2

序篇 1: 留苏预备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10-11 22: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夏堃堡 于 2011-10-12 00:52 编辑

1.jpg
      上海市曹杨新村,是解放后上海建起的第一个工人住宅区。一栋栋二层的小楼,排列得整齐别緻,米黄色的外墙,红色或青色舖就的屋顶,看起来比愚园路上解放前外国人或财主们居住的洋房还要漂亮。每栋楼的周围,梧桐、杨柳等各种树木迎风摇曳,还有一个个的小花园间隔其间,月季、玫瑰等各种花朵争奇斗艳。这里住着以前住在中山路两旁棚户区或市区破烂的弄堂房子内的几万名工人及其家属。我和我的父母兄妹,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三年了。

      这是1960年夏天, 我已从上海市甘泉中学高中毕业,参加了高考,正在等待考试结果。8月的一天,我去了离我家只有100多米的曹杨新村工人文化宫的阅览室,在那里阅读《人民文学》、《文艺月报》、《萌芽》和《少年文艺》等几种文学杂志。我在学校是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尤其是语文成绩最突出。从小学到中学,我写的作文,一直是全班、全年级甚至是全校最优秀的。我的作文经常在学校的壁报中作为范文展出,在全年级各班朗读。毕业前,我写的一篇题为《冰棍》的作文,是中学阶段最后一次这种美好的回忆。

      这天是高考发榜的日子。傍晚时刻,我慢慢悠悠往家里走去。我报的第一志愿是中国人民大学新闻系。尽管我对录取第一志愿很有把握,但心里仍然有些忐忑不安。人大新闻系在全国总共只招20多人,但据说有数百人报名。我的理想是当一名新闻记者。进了人大新闻系,这个理想就会变成现实。

      我家住在曹杨一村111号的二层。是1958年搬到这里的。这房子有点像现在的连体别墅。每个楼有三个门,每个门有楼上楼下。不同的是,现在连体别墅的住户都是一家一门,而那时一个门中住六户,楼上楼下各三户。我家有一间半房子,大约18平米左右。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和两个弟弟。我哥夏根保已在上海交通大学机械系上学,很少在家居住。但六口人住在这一间半房子里,实在是十分拥挤的。在住房外面,有一个一家用的装有抽水马桶的厕所,还有一个楼上三家共用的厨房。我家原来住在普陀区梵皇渡路一条弄堂内的石库门房子的三层阁上,面积仅为10平米左右,既无厨房,也无厕所。搬到曹杨新村以前,全家七口,吃喝拉撒睡全部在这个空间进行。与此相比,已有了很大的改善,我们的父母亲非常满意。不用倒马桶了,也不用到外边公用水龙头去打水了。刚搬来时,我父亲见人就要说:“托共产党的福,我们才住上了这么好的房子。”

      我沿着木楼梯向二楼走去,刚走完最后一个台阶,突然被一个人抱住了,并在我脸上轻轻地亲了一下。我一看,是我母亲。这是我记忆中母亲对我的唯一的一次亲吻。还没有等我醒过神来,母亲说:“录取啦!录取啦!”我听了,心里好欢喜。啊!我当新闻记者的梦想快实现啦!我进了屋,全家人都在那里。我哥手里拿着一张纸,我一看,就知道是录取通知书。我接了过来。当我读完通知以后,我怔住了,坐到了床沿上,高兴得说不出话来。母亲走到了我的对面,看着我,用手擦着自己的眼角,父亲只是笑。哥哥和妹妹也是满脸高兴的样子。两个不懂事的小弟弟,则呆呆地瞧着这些大人们的怪样子,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将录取通知书看了一遍又一遍。

夏堃堡同学:
你被录取为留苏预备生,请你于八月X日上午九点到上海市教育局参加会议。
上海市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
一九六0 年八月 X日


      我心里激动万分,难于相信这是事实。二个月前,甘泉中学教导主任把我叫到了他的办公室。我坐下后,他非常严肃地对我说:“夏堃堡,经学校党支部研究,决定分配你到新疆工作。那里比较艰苦,又比较落后。组织上决定派一批知识青年到那里,去开发那个地方。 你同意吗?” 我毫不犹豫地回答说:“我服从组织的分配。” 谁知我的话音刚落,教导主任却笑着说:“刚才说的是考验你呢。看来你是经得起考验的,说明支部作出的下面我要对你说的决定是正确的。” 他停顿了一下,用非常亲切的口气说:“学校党支部决定推荐你为留苏预备生,但是否去苏联留学,还要经过体检和高考后才能最后确定。全市有2000多名品学兼优的应届毕业生被选为对象,但只有 30多人将被正式录取。竞争是很激烈的呀。你通过体检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关键是高考。希望你认真复习功课,争取考上。组织决定,你还是考文科,因为你文科成绩很突出。” 我听后心里想:“这么多人竞争,恐怕很难被选上。” 尽管如此,我还是很高兴。我用非常诚恳的口气说:“感谢组织的信任,我一定好好复习功课,争取考上。”


      后来得知,学校决定推荐我为留苏预备生是我的班主任朱超先生建议的。朱先生教我们自然地理课,他不但给我们传授科学知识,还给我们讲人生哲学,深得学生的敬爱。高中毕业时,他给班上每个学生都作了正面的评价。当学校领导要他推荐留苏预备生时,他推荐了我和班上的一个女生。

      我按市教育局的安排,参加了体格检查。一直没有通知我体检结果。我也一直没有十分在意。然后就是紧张地复习功课。七月上旬,我和其他应届毕业生一起,参加了高考。高考结束后的第二天,我就得病了,发烧、咳嗽。可能是准备高考时弦绷得太紧了,一旦放松,就病了。病好以后,就盼望着录取通知的到来。那一年,高校大发展。老师说,预定的招生数目超过了应届毕业生的数目,还动员以前的高中毕业生报名。因此,我知道录取是不成问题的,关键是录取第几志愿。我觉得到苏联留学,那是最好的了,但因为太好,我总认为难于成为现实,因此并不十分放在心上,而是更多地把希望寄托在第一志愿人大新闻系上。

      我是一个上海纺织工人的儿子。我父亲夏阿二,七岁时只身从老家江苏常熟到了上海,开始了学徒生涯,受尽了痛苦和折磨。因家庭极度贫穷,我哥和我在上海出生后都被送到常熟老家由祖父母抚养,我妹妹则被送给了老家的一户农民。我家祖祖辈辈从来没有人上过学。解放后,我家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我妹妹被领了回来,到上海上小学。我和哥哥在老家上完小学后都到上海上中学。我父亲从来没有上过学。七岁开始在上海一家灯笼店当学徒,因为要剪贴在灯笼上的字,居然认识了很多的字,后来达到了能读书看报的程度。13岁进达丰一厂当锅炉工。解放后,被授予锅炉保全工的职称,算技术工人。这锅炉供应纺织厂生产工艺需要的热水和蒸气,是一个十分重要的工段。父亲工作十分努力,经过钻研,掌握了维护和保养锅炉及其配套设施的技术。1958年被评为上海市劳动模范,出席了表彰大会。当时的上海市市委书记柯庆施亲自给他戴上了大红花。父亲还在那一年加入了共产党。

      我母亲毛杏英则完全是文盲,一个大字也不认得。年轻时曾在纺织厂当过挡车工。这种工作非常辛苦,劳动强度极大,她承受不了,就不上班了,在家做家务。搬到曹杨新村以后,在一个公共食堂里打杂,洗菜、切菜、打扫卫生等,挣点钱,贴补家庭开销。
在这样的一个家庭中,居然要出一个留学生了。全家人,除两个不懂事的小弟弟以外,都异常的激动。留学,而且是到苏联去留学,我实在不知道世上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好的事情。苏联,在当时中国人的心目中,就是人间天堂。我要到那地方去了,要到那里上大学了。啊,这难道是事实?我又看了一遍录取通知书。上面清清楚楚地写着我的名字。我知道这是真实的事情了。母亲哭过以后,又对我笑。父亲则开始对我进行思想教育:“堃堡呀,你真是给我们家争光了。你去了苏联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呀。我实在太开心了。我们这一家,祖祖辈辈没有人上过学。你们这一代,实在是不同了,根保上交通大学,我已经开心的不得了了。你现在要去苏联留学,唉,我不知道讲什么好了。解放前,只有很大很大的财主的孩子才能出国留学的呀。”

      那天的天气特别的热。我用桌子、一块木板和二张方凳,靠窗子搭起了一个床舖。睡在这舖上,怎么也睡不着,身子翻来覆去,弄得木板吱吱发响。我活到现在,还不知道什么叫失眠,这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第二天早上,我哥对我说,他也没有怎么睡着。
过了几天,到了教育局通知开会的日期。我早早地起了床,梳洗打扮了一番,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上身是一件短袖白衬衣,下身是一条蓝色西装裤。脚上穿了一双崭新的皮鞋。我长到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穿皮鞋。这鞋是我父亲寄儿的母亲为祝贺我考上留苏送的。
上海市教育局地处一条幽静的马路上。我手里拿着通知书,进了教育局的大门。在传达室老大爷的指点下,找到了会议室。室内放着一张长条桌,已经坐满了学生。我找了一个空位子坐了下来,发现自己坐在了会议桌的中间,对面是教育局的两位干部。我坐下前对他们点了一下头,他们中年轻的一位笑了笑说:“是夏堃堡吧?” “嗯,”我轻声回答,寻思他怎么叫得出我的名字。
      
      九点整,会议开始。年轻干部首先说话;“我是市教育局中等教育处干部。首先祝贺各位同学录取留苏预备生。” 他指了指另一位干部说:“这是我们处长,现在请他讲话。” 这位处长环视四周,眼光顺序落到了每个人的脸上,看到了一张张稚嫩的笑脸。他开始说话:“同学们,我们这里有36位学生。你们是今年上海中学毕业生的优秀代表。经过严格挑选,你们已被录取为留苏预备生。 你们不但在政治、思想和品德上是最优秀的,而且在学习成绩上也是最优秀的。国家希望把你们培养成建设社会主义祖国的优秀人才,挑起建设祖国的重任。苏联高等教育的质量是很高的,处于世界的最前列。你们到那里去学习,一定能学到世界上最先进的科学技术和文化知识。祖国把希望寄托在你们的身上......” 他讲完以后,那位年轻干部请大家发言。一个看上去年纪比其他人稍为大一点的学生首先举起了手。他说:“我叫姜恩柱。我从心里感谢党的教育和培养。我是一个共产党员。我决不辜负党的希望,到苏联以后,一定努力学习,学到有用的本领,将来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作出我们的贡献。” 姜恩柱后来成了一名杰出的外交家。同学们争先恐后地发言,所说的话大同小异。我在多数人发言后也说了几句:“我是一个普通工人的儿子。我家祖祖辈辈没有人上过学。现在我们这一代不但念到了中学毕业,还要派我们出国留学......”然后和姜恩柱一样,表态要好好学习。我们说的都是肺腑之言。学生们发言以后,那位年轻干部就一些具体问题作了安排。我们将由他带领下于8月24日集体乘火车去北京。我们将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习一年俄语后到苏联学习。

      8月24日,上海北站熙熙攘攘,热闹非凡。在火车站的一个大会议室中,举行了欢送1960届留苏预备生大会。出席的除我们这批学生外,还有上海市教育局领导和干部、学校老师代表和我们的家长。我的父母和哥哥都来了。上海市教育局局长陈琳瑚在会上讲了话。他除了重复那位处长说过的话外,还特别嘱咐我们:“你们到苏联以后,一定要好好学习。此外,更重要的是要注意思想意识的提高。苏联毕竟是外国,那里的风俗习惯与我们这里不一样。人家生活水平高,吃的好,穿的好,住的好。我们不要与人家比吃,比穿,要保持艰苦奋斗的作风。有的人进了大学,把家里带去的衣服都扔了,连父母都不认了,你们可不要这样呀!等待着你们学成归来,报效祖国。”
   
      开完会,在那位教育局干部的带领下,我们上了开往北京的列车。站台上,陈琳瑚和家长们在挥手。我的父母爬在窗口上,对我叮嘱道:“你的胃不好,吃完饭,不要马上看书,至少过半小时,晚上要早点睡。”
火车开动了。我和我的新同学们向老师和家长挥手告别。亲爱的老师,亲爱的爸爸妈妈,请你们放心吧。我们都已长大成人,我们懂得如何生活,如何做人。我们将去北京-祖国的首都。这是我们从懂事的时候就一直向往的地方呀!天安门、万里长城、紫金城,我们都将亲眼看到。我们还要坐火车,穿越蒙古大草原、西伯利亚,去莫斯科,去看看红场、克里姆林宫。啊!生活中充满了阳光,充满了喜悦,充满了希望。

      北京外国语学院派车到火车站接我们。北京站是1958年刚完成的十大建筑之一,十分雄伟。出站后就到了长安街。汽车驶过天安门广场,当天安门城楼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我激动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它看。汽车开到了白石桥路,我被马路两旁高高的白杨树所吸引,想起了中学里学过的一篇课文,当代文学巨匠茅盾的作品《白杨礼赞》。北京给我的第一个印象是雄伟壮丽,高大挺拔。
   
       汽车从北外东院大门驶入,受到了一些学生和老师的欢迎。他们把我们送到事先已经分配好的宿舍。这房子看起来不大,大约15平米左右,里边放了四个双层床,中间靠窗的位子上放了一个长条桌,还有几把方凳。上海来的这批学生与其他各地来的学生打乱了安排宿舍。
当天没有安排什么活动。下午与我同一宿舍的一个同学陪我参观校园。这位同学早来一天,已经参观过,成了我的向导。我觉得校园很大。中间是一个大操场。操场南端是学校的主楼。主楼上挂着一条巨幅标语:“热烈欢迎1960届新生”。这是一座按梁思成的设计风格建造的大屋顶房子,青砖灰瓦,十分雄伟。操场东西两侧各有四栋大楼,东边有食堂,西边有图书馆,其余都是宿舍。看起来也都很气派。道路两旁,绿树成荫。主楼南面,摆满了各种花草树木。参观完了东院,我们又来到了西院。一进门就是摆满鲜花的花坛,十分美丽。东院的建筑没有西院的那么大,显得小巧玲珑。这里有一坐办公楼,几座教室。我的室友告诉我,南边还有几栋楼是教工宿舍。

      九月一日,学校开学。上午全校举行开学典礼。我们这些留苏预备生也参加了。下午留苏预备部开会。这一届留苏预备生共有150名,是从全国各地来的。部主任讲话。他对我们表示欢迎,然后介绍了留苏预备部的情况和我们学习的安排。他说,先要化一个月时间进行入学教育,学习国内外形势和党的方针政策,提高政治思想和道德水平。一个月后,将集中精力学习俄语。他说:“在一年的时间内,你们必须掌握俄语这个工具。 任务是非常艰巨的,相信你们能完成任务。”

      这样,我们每天就是听报告,学文件,讨论。这样,过了大约10天,留苏预备部全体学生开会。还是部主任作报告。他说:“我今天是给大家传达教育部的一个决定。以赫鲁晓夫为首的苏共领导集团,背叛了马列主义,走上了修正主义道路。 中中央决定开展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 他然后介绍了苏联修正主义的情况和中共与苏共之间的分歧。听到这里,我知道,我们苏联是去不成了。 主任说:“苏联已经撕毁了与我国的全部合作协定,包括我国向苏联派遣留学生的协定。 因此教育部决定撤消留苏预备部,大部分留苏预备生将被分配到北外各个系学习外语。” 然后他讲了培养外语人才的重要性。最后,外语学院教务处的一位干部宣读了分配到各系的名单。我被分配到英语系。

      报上已登出了《列宁主义万岁》等三篇反修文章,此事来得并不突然。我当时的一贯态度是,党叫干啥就干啥。心里觉得可惜的是,假如没有留苏这事,我会考上人大新闻系,将来实现当新闻记者的理想。现在这理想是泡汤了。

      当天下午,北外英语系在一个阶梯教室召开会议。英语系党总支书记石春来讲话。他介绍了北外和英语系的培养目标和情况。他说,北外的主要任务是培养外事翻译。许多毕业生要到外交部和我国驻外使馆工作。英语系是全校最大的一个系,今年已经招了150名学生。他们已编班并开始上课。这些班称为甲级。我们单独编班,称为乙级。甲级和乙级各有12个班,每班12至14名学生。然后他讲起了国际形势。说美帝国主义敌视新中国,企图推翻我们的社会主义制度。要和美帝作斗争,英语是重要的武器。我们还要团结亚非拉广大发展中国家,与他们交朋友,英语是必不可少的工具。你们是经过严格审查,从全国挑选出的品学兼优的学生。希望你们努力学习,在学校做又红又专的学生,将来成为优秀的外事翻译干部。你们不要辜负党的希望。他讲话后,政治辅导员段老师就一些具体问题作了安排。他说,你们虽然不再去苏联留学,但组织上决定,你们仍然享受留苏预备生的待遇,国家每月给你们每人发24元的助学金。你们不需要申请,也就是说,家庭条件好的学生也享受这个待遇。然后他宣布了分班名单。

      听了报告以后,感到很高兴。将来如能做个翻译,那也是十分美好的事情呀,说不定将来不但能去苏联,还会去英国呢。但又想,事情太好了,往往实现不了。想到这里,也就平静了许多。助学金对我来说是太重要了。父亲在高考前曾对我说,你考上大学,如有助学金,就上,如没有,就别上了,找个工作做。我父亲是九级技工,每月工资90多元,在当时,已经是很好的了。我兄根保上海冶金专科学校毕业后留校任教,学校派他到交通大学进修,带薪学习,因此已不需父亲负担。除根保外,全家还有六口人,生活还是十分拮据。当时大学生申请助学金的标准是家庭人均收入低于12元。我家收入已经超过此数。如不按留苏预备生待遇,我很可能唸不成大学。我暗暗庆幸自己的好运。

  这样,我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学了五年英语。

发表于 2013-3-26 17:12:43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不错的啊












ltw8 健康网http://www.38.net,38健康网http://www.38.net,中文健康门户http://www.38.net,女性健康http://www.38.net,妇产科http://www.38.net,健康新闻http://www.38.net,疾病,减肥瘦身http://www.38.net,美容http://www.38.net,育儿http://www.38.net,中医http://www.38.net,健康心理http://www.38.net,健康图库http://www.38.net,急救http://www.38.net,体检http://www.38.net,饮食健康http://www.38.net
发表于 2014-1-23 10:06:56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很棒!












丰胸 什么丰胸产品最好 丰胸秘籍 丰胸精油有效吗 丰胸精油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3-23 21:3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