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45|回复: 0

算术是法轮功的最大克星(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5-19 00:46: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核心提示:格雷戈里·格洛巴是乌克兰全国记者联盟的成员、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公民报》记者。本文选自格雷戈里·格洛巴文集《法轮功的“红莓树”》,作者从法轮功媒体的报道材料以及法轮功信徒提供的宣传资料入手,对法轮功炮制的“苏家屯事件” 中数据、证据、证词等进行了客观、理性的分析,入木三分地揭示了其中的矛盾和漏洞。

  第一章:面包·盐·宣传……
  第二章:与法轮功习练者谈新闻调查方法

  法轮功信徒经常问我,为什么你确信中国不存在血腥迫害?难道你不怕犯错,无意中成为罪犯的同谋者?在此首先声明,我从未写过关于中国以及发生在中国的事情,我也从未去过中国,因此,我(其实法轮功习练者也一样)并不了解中国发生的事情,也不太相信美国新闻机构的报道。

  不过,近年来我亲眼目睹了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法轮功信徒的所作所为,由此我可以得出有关该组织的一些结论。因此,我写的是关于乌克兰法轮功及其给乌克兰公民传播的信息,而非中国法轮功,因为我不了解关于中国法轮功的信息。我之所以要把这样的信息传递给读者,是希望读者能够自己分析、自己思考、自己做出评价,而不是简单看之信之。

  我认真研究了第聂伯罗彼得罗夫斯克法轮功信徒给我提供的宣传材料以及俄罗斯、乌克兰的法轮功法轮功媒体网站的信息资料,同样可以得出一些结论,毕竟,乌克兰和中国的逻辑法律是一样的。如果一个人信誓旦旦地说,2加2等于5,不管他说的是5个乌克兰人还是5个中国人,其答案都是错的,完全没有必要到中国去求证其谬误所在。

  且看法轮功媒体报道的苏家屯医院活摘人体器官情况:“2005年初苏家屯有囚犯10000人,2006年初减至6000人,没有人可以从苏家屯‘死亡集中营’活着出来。”

  不妨做个简单算术题(即便在共产主义中国也没有人可以废除数学)就可以得出结论。从法轮功媒体提供的数据看,苏家屯在2005年一年中摘取了4000人的器官,我们再做个除法笔算:4000÷365(一年的天数)=10.96。如此说来,苏家屯每天要杀11人!节假日和休息日也不例外!如果只是简单杀人,倒也有可能,但要说活摘器官,那要复杂得多,因为这必须要由外科医生来做手术。

  而做手术必须遵照消毒规定,如果为了出售器官,不按消毒规定连续不休地做器官摘取手术的话,这是非常严重的犯罪,如此摘取的人体器官只能扔进垃圾桶里去。每例手术结束或过1、2天后必须用消毒液对手术室进行彻底消毒,从天花板到地板的每个角落,以及用紫外线灯照射消毒一整夜。做手术可不是在屠宰场屠宰牲口,可以流水线操作。

  此外,一个手术室一天不宜超过3例手术,以免违反消毒规定,即便在中国也没有人可以违反医学卫生规定。在此,请体会一下“难以置信”与“不可能”之间的差异。要说外科医生不加消毒摘取用于出售的人体器官,绝对不可信。

  且一天做11例器官摘取手术,苏家屯医院至少要有四个手术室,至少要有12名医生,还不能安排普通手术。那么,拥有330张床位的苏家屯中西结合血栓病医院究竟有几个手术室?这是一个基本问题,假如没有足够的手术室,也就是说,杀人没有凶器,犯罪指控不能成立。这个问题简单而关键,可以衡量所有指控是否站得住脚,然而法轮功媒体和“证人”均无言以对。一个化名为“安妮”的女证人,却不知道自己曾工作的医院里有几个手术室,其在苏家屯医院当外科大夫的丈夫,竟然对此也一无所知。

  之后(2006年5月20日后),安妮在大卫·乔高的采访中又称,医院平均每天做3例手术。这个数字远比想象中的少,而且又与其他证人提供的数据相矛盾,如此慢的速度怎么能使集中营的囚犯一年内从10000人减至6000人?为了能自圆其说,安妮又不得不补充说在其他医院也进行着同样的手术。然而这个说法却给“调查者们”带来更多的麻烦:具体在哪些医院?那些医院是否具备做此类手术的条件,如足够的手术室、用以消尸灭迹的“焚尸炉”、保卫保密措施等?为什么其他证人没有提及过此事?为什么那些记者和外交官只去那家血栓病医院?既然“死亡集中营”分布在全市各家医院,怎么可能保证不为外人所知?

  总而言之,待熟悉法轮功媒体的材料之后,就能明白一点,算术是法轮功的最大克星。中国刑警学院教员杨涛指出:“每100名囚犯配以15名狱警、3名医务人员,每50名囚犯由1名狱警官管理。如果法轮功的指控成立,苏家屯果真有6000名囚犯的话,那里至少需要1000多名工作人员。”对此,法轮功媒体企图反驳,写道:“所谓15%的警力配比根本没有必要,因为那些工作人员就可以充当警力,根本不需要狱警。”

  想必那里的警卫应该是穿白大褂的医务人员,而不是穿制服的狱警,但警卫还是不能少的,不然的话,囚犯会发起暴动并四处逃匿。

  问题是,拥有330个床位的苏家屯医院以及“安妮”提及的其他医院,包括医生和实习生在内,有没有1000名医务人员?

  面对如此重要的细节,那些发表长篇大论、声讨“死亡集中营苏家屯”的写手们却哑然失语。无言以对的还有 “安妮”本人,这个在医院工作几年、一直在统计集中营死亡人数的医务人员竟然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同事!总而言之,只要涉及到无需保密的具体数据,那些巧言善辩的“调查者”和 “知情证人”就会变得出奇的少言寡语、闪烁其词或模棱两可。

  他们沉默就对了。因为他们很清楚,只要他们公布具体数字、证据或地方,他们就会和其他“诚实证人”的证词互相矛盾。因此,这些“反迫害斗士们”不得不遵守“沉默是金”的原则。
无标题.bmp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0-5-27 07:37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