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355|回复: 0

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5-8 20:23:5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Q5r-fysuuya0407506.jpg

  披雪瀑,古名"披雪洞","披云洞",又名"响雪泉"。

  “水源出乎西山,东流两石壁之隘,隘中陷为石潭,大腹合口若罂,瀑坠罂中,奋而再起,飞沫散雾,蛇折雷奔,乃至平地。”

  这是姚鼐《观披雪瀑记》中的生动描述。瀑流飞泻直下,如雪帘披挂,披雪瀑因此得名。

  瀑布全长900米,分三段。"前瀑"长约50米,瀑流滚迭,飞珠溅玉,称之"迭瀑";中为"溪谷",称"披龙",长约800米,雪浪翻滚,奔腾直前;后为"悬瀑",高约50米,瀑流长悬,雪崩雷鸣,称之为"后瀑"。后瀑左崖有一洞,名"披雪洞",吴用珍有诗云:"巨灵怒试劈山手,铁壁双开万仞陡。中有银河一线通,镇日常作蛟龙吼。"

  据《古今图书集成.职方典》记载:"碧峰山,峰峦分列,一洞逶迤。沿涧而人,四方稍觉豁如,倚南一山,壁立千仞,怪石嶙峋,下有四洞……方至洞口,见瀑水悬崖如练。至前仰视,如白鹭之攒集,如风雨之飕飓,即'披雪洞'也。两旁皆巨石,水啮者利若刃,水凿者深若井,水拭者净若几"、"飞瀑异石,绿荫清潭,堪称负郭胜境。"披雪瀑的风光秀美由此可见一斑。

t01ec60f5171c626874.jpg

  戴名世的曾祖父在此听瀑赏景,谓之“不阴常雨,盛暑犹雪”,"筑室数楹,极竹木之胜,名曰'太古山房'。又于舍房搜得悬流千尺,筑'响雪亭'。"

  明人林胤泸《披雪瀑春游》诗云:"绝嶂千峰合,清溪一径通。听泉来石上,看竹到山中。瀑布晴飞雪,桃花带晚风。前村归路远,明月影胧胧。"

  前瀑西崖石壁下,留有宋绍圣年间题刻,后瀑北面崖壁上,刻隶书“崩雪”二字。

  “前瀑壮观后瀑险,披龙狭长景色奇”。清道光《桐城续修县志》:“披雪瀑雨后飞泻,游人前往观赏,多有题咏”。早在北宋时期,这里已成为远近闻名的游览胜地。

  披雪瀑布位于桐城市区城郊不到十公里,有水泥乡道直通到景区门口,顺着路牌指引来到景区门口,门口是敞开的,简单的景区门口一块巨石上刻着“披雪瀑”几个描红大字,这与那些大牌坊题大字的景区比起来,显得更古朴幽静,而且低调。

  我浏览了一下门口的导览图,这时一位收门票的大叔走上前来问我是否要进去观瀑。。。闲聊几句,他听出我的外地口音,当听说我是从广州来特地来寻找这披雪瀑时,竟然就给我免票,还叮嘱我,现在春雨路滑,走路千万小心,然后就走开了。

  另一块石碑则是姚鼐先生的《观披雪瀑记》,文中提到北宋时期有人留字石壁纪念,姚鼐先生应该是最早发现并记录下来的人,算算,这刻文至今也近千年。

  雪瀑布景区位于两山中间的峡谷中,道路也并不宽敞,石板铺设的路面有几分复古的味道。入门口不远就可以听见瀑布的轰鸣声,而转角便是“披雪瀑”。沿着瀑布旁边的石阶向上,不高,就来到瀑布顶,流水冲刷后的石面显得特别圆润光滑,也留下了一个个水臼。

  要不是旁边放置着一块石碑,还真不容易留意到这里竟然还留有北宋先人留下“到此一游”的石刻印记:敷阳王孚信道、建安陈信臣、荣阳张晓子厚、合淝皇甫升。绍圣而子正月甲寅。古人素来喜欢题壁斗诗,一方面是为了展示自己的书法造诣,另一方面也是通过诗词来彰显才华,而像这种“到此一游”式的标记,或许最早出现在这里。

  石板路到了瀑布顶后嘎然而止,一条乡野小径若隐若现,而此时的景区空荡仅我一人,看着天色尚早,山谷中春天的气息浓郁,便顺着这小径继续往里走。

  小径旁的小溪水缓缓而流,轻柔的流水声中偶尔会夹杂着几声虫鸣鸟叫,让此刻的山谷显得更加幽静。

  还没长出嫩芽的树枝依然显得有点形只影单,地上铺满了落叶,此刻能听见春天脚步声的或许就是溪边的几丛绿草。

  突然看见山涧中一树樱花开始盛放,我一直怀疑这是人工刻意种植在这里的,然而,我环视周围,仅此一棵,而它的根部也是深扎在溪涧下面的石缝中,它应该是棵“野樱花”,没有陪伴,今天只好在这里悄然盛放。

  虽然是乡间小道,但应该是曾经铺设过碎石细沙,即使雨天湿润,却也不会泥泞,几级石阶帮我轻松的跨过陡坡,没有人告诉我,这里的“负氧离子”达到什么万等级,但走在这里,只能用心旷神怡来描述此刻心情。

  我不是桐城人,然喜欢桐城人的勤快,几年来行走在桐城市内外,似乎也不见什么恶人,于是在这幽深之处,我可以尽情的跟着溪涧的流水一起轻哼细唱。

  远远望见几户人家,我赶紧上前,却发现这只是几间空房子。春天的雨说变就变,雨势突然变大,我正好可以躲在这屋檐下。白墙黛瓦的房屋在绿色掩映下显得非常朴实,门前的地坪整洁无杂草,应该一直是有人来平整过,但大门的锁却早已锈迹斑斑,蒙着厚厚的一层灰尘。房屋前面的田地外边围着一圈石头墙,地里种植着茶树和油菜花。

  房屋前,石坡下的田地里,油菜花长势不错,但还不见花蕾,而此前,我还在外面拍了几天盛放的油菜花。或许这正是白居易先生笔下的: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

  趁着雨势渐小,我没有做更多的停留,沿着小径继续向里。我很喜欢这些流水,而这流水经过的石头斜坡,似刻意,却又自然随意。

  人总有忘情山水间的沉醉,也不知道走多远,却突然听见有母鸡觅食散步时发出的声音,循声,小斜坡上一间瓦房座落其中,斜坡边,主人家种植的一排不知名的花此刻开得正艳。

  有陌生人靠近,狗的叫声引出了屋里的主人,看见我的不约而至,老人家显得有点惊讶。听说我是路过客人,老人家热情的把我引进屋里,递上一杯热茶后聊起了家常。他告诉我这是自家种的茶叶,老夫妻平时跟小孩住在城里,偶尔会一起回到这里小住几天,顺便喂喂鸡,养养狗,这虽然是老房子,但也住了几代人了,也没怎么修葺过。

  再问老人家,再往里,可有人家?老人家说,里面还有一个村子,但村里人通常不会从这里走,他们村子边有条宽敞的马路。。。不敢过多打搅,告别了老人家继续沿着小径向里。

  小径尽头有座石头山,一股细流似乎从石缝中冒出,与旁边一股溪水汇聚在一起,不知道这里是否就是姚鼐先生笔下的源头“西山”。轻轻跃过溪水上的几块跳石,继续前进。

  根据洋光摄客等採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8-8-19 20:4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