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58|回复: 0

德纳:再探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的证据、所隐藏真相及中国反击策略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6-14 08:09: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编者按】秦安战略研究院“美国工作组”核心成员德纳,持续研究了新冠病毒来源的情况,发表了一系列文章。此次中央台播放了美国电子烟肺炎与新冠肺炎症状几乎无差异的情况,这几乎就是铁证。为此,德纳同志推出了1万7千余字的长文。为了尽可能完整地揭露新冠病毒来源于美国的证据、分析美国所隐藏的真相及中国反击策略,特别全文推出,尽管很长,但的确值得一读、细读、深度。欢迎大家留言交流,不当之处,也请大家批评指正。文章仅仅代表个人研究分析,不是权威机构的权威调查。
20.png

一、生态健康联盟和美国联邦政府的关系
安东尼 ‧ 福奇博士通过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的分支机构,即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福奇任所长)资助美国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该组织主席为彼得·达扎克。他也是一位美国病毒学专家,专门从事在野外寻找病毒、预测大流行病的工作。号称病毒猎人。美国非盈利组织“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长年收取美国联邦政府拨款从事相关病毒研究。彼得·达扎克出任主席的“生态健康联盟”多年来收到美国联邦政府资助,再将其分发予美国个别有关生物实验室和科研机构,在美国病毒学界形成巨大影响力。生态健康联盟是美国一家非政府机构病毒研究组织,它等于是美国联邦政府和研究机构、实验室之间的资金中介。是美国政府从事生物病毒研究包括国防生物武器项目的资金白手套。给生态健康联盟的资助机构包括: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减少国防威胁机构(DTRA)、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美国国土安全部(DHS),以及国家卫生研究(NIH);生态健康联盟的出版商(斯普林格-自然(Springer-Nature)和《柳叶刀》杂志(Lancet)。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在2009年已经开启了名为“PREDICT”的项目,该项目由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生态健康联盟、史密森学会、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和加州公司Metabiota共同领导。该项目的任务是在新的人畜共患病(包括冠状病毒)传播给人之前,识别并应对它们。在它运作的10年里,获得了大约2亿美元的资助。目前获得2亿美元资助,在31个国家搜寻野生动物中的病毒,收集样本、分析序列、储备数据。该组织目前已经收集了15000多个蝙蝠样本,鉴定了大约500多个新冠病毒。生态健康联盟发表声明指,该组织过去20年与超过25个国家的科研机构合作研究。

其中生态健康联盟在2014-19年间,按福奇所说:通过生态健康联盟向武汉病毒研究所提供的一笔赠款进行合作。该拨款约为60万美元,为期5年。其目的是研究动物与人类的关系,进行监测,并确定这这些蝙蝠病毒是否有能力感染并传播给人类。60万美元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用于PREDICT项目。这个项目是美国国际开发署资助的新发传染病威胁(EmergingPandemic Threats (EPT))计划的一部分。根据PREDICT项目公开的数据显示,自2008年4月至2018年9月,PREDICT项目针对冠状病毒总计在中国采集了约388批次,8680件来自蝙蝠,老鼠及人体的病毒样品进行监测预警,其中PREDICT 1 项目为238批次,4874件样品,PREDICT 2项目为150批次,3806件样品。以及总计241批次PREDICT 1和PREDICT 2项目的样品检测结果。据统计,至少有上万件左右的动物及人体的病毒,由中国被运至美国的试验室里。帮助美国政府建立了冠状病毒基因库的一部分。当彼得·达扎克Daszak的团队收集到冠状病毒样本后,他们就将其储存到液氮中,然后送到美国的合作实验室进行分析。这部分就是60万美元资助武汉病毒研究所为美国所做的工作。也就是美国所说的前哨实验室,当美国病毒研究实验室下手!去野外帮助找蝙蝠,查蝙蝠冠状病毒毒株,为美国干脏活累活,收集冠状病毒毒株及进行基因测序。让Ralph S. Baric教授拥有所有已收集到的SARS病毒样本。所以石正丽被美国病毒学家称为天真的白雪公主。但美国也授予石正丽为美国微生物科学院院士作为奖励。



而美国造谣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做功能增益实验不是事实。它们没有这个能力和技术。只不过是帮美国重组冠状病毒研究打打下手!只是帮助实验提供了SHC014棘突基因序列和质粒,做的是实验标本的准备工作。而作为2015年论文《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共十五位作者中,中方也只排在第九位。但按我于2020年5月12日所写《新冠病毒来源美国的部分科学证据》一文中所呼吁的,应尽快建立国家生物安全法。同年2020年10月17日国家正式出台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生物安全法,未来再提供给美国来自中国的病毒标本和病毒基因序列应不允许!这已涉及到国家生物安全威胁。会变相为未来美国对华发动生物战提供炮弹!而美国国防部却早已成立减少国防威胁机构(DTRA),专门进行国家生物安全防御计划防范生物武器威胁。中国也应尽快成立类似国防生物安全防护机构。



所以在2021年5月12日的美国国会证词中,福奇博士强调否认美国曾资助武汉实验室有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这也是事实。因为进行功能增益实验所需嵌合病毒的方法发明来自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教授独家专利,并受专利保护。其团队拥有人类科学家中最权威的解释权和最强的嵌合病毒能力,因部分专利属于世界专利,如果各国科学家在病毒研究过程中产生了此项需求,需要向该团队进行申请并缴纳专利授权使用费。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应该没有专利使用记录,也没有这个能力和技术从事这项研究。嵌合病毒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过程,该过程中所使用的专业技术、专业软件均为该团队特有。此外,对嵌合技术有帮助的辅助软件、基因比对设备、大数据平台也均为美国特有,任何人使用都需要授权并留有使用痕迹。因此,世界上如果有未经美国授权的嵌合技术病毒产物,其嵌合过程一定发生在美国,这包括Baric教授的实验室或者与其有相同专利使用权限并有其毕业学生工作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这个证明了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一定是在美国!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总裁、病毒专家达萨克4月26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武汉病毒实验室尚未拥有引发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我们找到的只是病毒的近亲,而非其本身,所以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是不可能的。
二、生态健康联盟、福奇和新冠病毒发明人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是新冠病毒溯源相关共同体关系。
(一)生态健康联盟、巴里克和美国军方关系:

根据美国联邦拨款数据显示,2017~2020年期间生态健康联盟获得美国政府1.23亿美元,其中最大的资助者来自美国国防部。自2013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就资助了3900万美元。全部用于包括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

人工培育新型SARS病毒应该是国防部研发生物武器项目中的一部分。与此同时,吉利德科技同样有他的小算盘,有商业想法,一旦病毒泄露并传播,他们可以将瑞德西韦GS-5734以极高的价格卖到世界各地,并研发疫苗赢利。
(二)中美争论人工合成新冠病毒溯源的关键在于谁在做功能增益实验?
美国现在甩锅中国污陷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中美两国谁在做功能增益实验就成为了谁才是新冠病毒实验室制造者。现在只要能够证明美国有做功能增益实验就是美国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的实锤!
(三)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在美国进行的证据:

受其资助的是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首席病毒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领导的实验室,它们于2015年进行了世界上首次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的成功研究。石正丽在研究中的作用是她仅提供了SHC014蛋白基因序列和质粒,这相当于是提供研究中试验的基础性原材料。以Ralph S. Baric为首的十五位美国科学家研究团队所做的《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的整个实验研究,是将来自云南中华菊头蝠的冠状病毒SHCO14上的S蛋白和适应老鼠的SARS-CoV主链结合形成了SHC014-MA15这一嵌合病毒。之前石正丽团队发现了来自云南中华菊头蝠的与SARS病毒高度相似、不能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SHC014;而主导研究的以Ralph S.Baric为首的美国新冠病毒科学家在此基础上,利用SHCO14的S蛋白结合适应老鼠的SARS冠状病毒主架,通过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进行了基因工程化合成形成重组冠状病毒SHC014-MA15。该嵌合病毒可以通过老鼠呼吸道ACE2受体感染老鼠呼吸系统并造成损害。



Ralph S. Baric美国研究团队又参与了2016年重组冠状病毒感染人的研究。研究论文名称为: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 [中文翻译: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把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改造成从原来老鼠到人也可以感染的类型。这次的研究团队全都是美国科学家。

它们的这个从事冠状病毒实验室功能增益实验(Gain-of-Function)。“GOF研究”,是指通过增强病原性或通过呼吸道飞沫提高其在哺乳动物之间的传播性,以提高这些传染原引起疾病的能力的科学研究。所谓功能获得型突变(GOF),是一种脱氧核糖核酸工程技术,提高了SARS冠状病毒和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重组体在人类中的传染效率,使其达到了瘟疫和大瘟疫水平。所进行的冠状病毒“功能获得性”研究,是以蝙蝠体内的天然冠状病毒为“骨干”,结合新的刺突蛋白,改造成致命且具高传染力的新冠病毒。功能获得性突变(GOF)对SARS冠状病毒\人类免疫缺陷病毒(SARS-CoV/HIV)重组体进行了“涡轮增压”,并且第1次将其转化为世界上最强的、大瘟疫口径的生物武器。这便是新冠病毒的起源。

所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流行病学系主任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的研究团队于2015年、2016年分别参与了世界上首次和中华菊头蝠有关的重组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老鼠和人的成功试验!


该项研究的资金资助方国家卫生研究院发表了免责声明:在GOF研究基金暂停之前,启动并执行了全长和嵌合体SHC014重组病毒的实验,并已由NIH审查和批准继续研究。内容完全由作者负责,不一定代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官方观点。也证明了功能增益实验在美国还在继续的证据!

这个试验论文发表后在美国引起巨大争议,美国医学专家则在《自然》上撰文,批评这种实验存在一定的道德和安全风险。美国新泽西州皮斯卡塔韦罗格斯大学(Rutgers University)的分子生物学家和生物防御专家理查德•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表示:“这项研究的唯一影响是,在实验室中产生了一种新的非自然风险!”

而现在美国在指责武汉病毒实验室时却一直掩盖美国早已进行了功能增益实验的事实!目的为何?就是为了掩盖新冠病毒实际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这个事实!却无证据可以指控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增益实验。而公开的确凿证据就是以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为首的美国科学家进行了重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

2019年7月美国CDC向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发出停止和终止函,原因是废水处理系统故障导致了泄漏事故。此时正进行持续多年的针对四种致命病毒基于抗体疗法的研究。这个计划只是USAMRIID科学家们正在进行的众多项目中的一个。可以推测的原因是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研究人员在尝试Baric嵌合病毒专利方法的过程中,进行HIV与SARS-Cov类型冠状病毒的RNA嵌合实验,实验之后,研究人员用实验室的清水清洗了实验器皿,病毒进入废水处理系统,恰巧废水处理系统出现故障,病毒在水中逃逸,并传播给附近居民;2019年7月12日,美国广播公司报道,弗吉尼亚州一个退休人员社区“绿色春天”(Greenspring)爆发致命呼吸系统疾病,54人出现发烧、咳嗽和浑身无力等症状,2人死亡。



Baric教授团队不但长期接受美国军方研究资金,为美国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提供研究服务,甚至还将自身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所研发的专利技术共享给美国军方,也算是美国生物战的军民融合公司生物武器项目。这种行为将导致科学界的最新科研成果被输送给战争机器,而战争机器可以通过在其过程中获得的技术和人员进行生物武器研究,进而导致人道主义危机。在明确知晓美军长期以来都拥有生物武器研发计划的情况下,Baric教授不但没有严守科学伦理道德,还将本应用于造福人类的病毒嵌合方法提供给美国军方生物武器实验室,这是科学界的可耻行为。

以上同样这批以巴里克为首的美国病毒科学家2017年也参与了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抗冠状病毒药物的成功研究。而美国吉利德公司有军方背景,美国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任吉利德公司董事长。吉利德公司也算是美国军民融合公司,也帮助美国发展生物武器。
而且美国媒体却一直隐藏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及所从事的重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引述的外泄电邮亦显示,生态健康联盟主席彼得·达扎克曾致函北卡罗来纳大学新冠病毒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称他不应加入在柳叶刀杂志上联署的27位科学家以宣称新冠病毒来自大自然,以免反令外界关注他做的新冠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科研内容。


(四)巴里克继续从事功能增益实验的强有力证据:
2014年奥巴马政府暂停为一切可能使流感、中东呼吸综合征或SARS病毒更具毒性或传染性的功能获得性研究项目提供新资金。2014年,美国政府以可能不慎造成疫情失控为由,公告禁止联邦政府资助将SARS、MERS或流感病毒提升毒力、提升传播能力或扩大宿主物种范围的功能获得型研究(gain-of-function research),巴里克对此深感不满,写了一封长信给美国国家卫生院,表示这项限制会严重影响冠狀病毒研究,未来如再有疫情爆发,可能会减慢科学家应变、控制疫情的速度。之后巴里克当时进行中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研究仍被允许继续。包括于2015、2016年还是继续进行了功能增益实验研究。《名利场》说,一个脚注显示豁免了“为保护公共健康或国家安全至关重要”的项目。
(五)美国生态健康联盟和巴里克有操纵蝙蝠冠状病毒基因的历史:

就在2019年12月武汉首次报导新冠病例的前几周,该机构主席彼得‧达斯萨克(Peter Daszak)在新加坡拍摄的一次播客采访中谈到了这一点。“你可以很容易地在实验室操纵(冠状病毒),”达斯扎克说。“突刺蛋白推动了很多冠状病毒的研究,造成人畜共患病的风险。你可以得到序列,可以构建蛋白,我们和北卡罗莱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奇(Ralph Baric)合作,插入另一种病毒的主干,在实验室里做一些工作。”

而且国务院主管生物政策的官员克里斯托弗·派克(Christopher Park)警告说,不要提到任何可能指在向美国自己有关“功能获得性”的研究。

5月12日的美国国会证词中,福奇博士强调否认美国曾资助武汉实验室有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总裁、病毒专家达萨克4月26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武汉病毒实验室尚未拥有引发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我们找到的只是病毒的近亲,而非其本身,所以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是不可能的。



(六)新冠病毒与爱滋病毒基因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新冠病毒真是一个聪明的病毒!如同人工智能病毒!似乎很擅于学习对付人类!新冠疫情至今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174026529例,累计死亡病例3742939例。从新冠肺炎患病症状看也确实有HIV病毒特征:潜伏期症状不明显、患病不易察觉可以骗过人体防御系统、核酸假阴性、无症状感染、免疫系统受损淋巴细胞减少、长期核酸带阳!比如近日台湾出现的英国变异病毒潜伏期更短了!症状更不明显了!新冠病毒带有爱滋病毒基因片段,在COVID-19病毒的刺突糖蛋白(S)中发现了4个嵌入点位,COVID-19(也称SARS-CoV-2)病毒新增了四个外源嵌入的RNA片段,所有4个嵌入点位中的氨基酸残基均与HIV1gp120或HIV-1Gag中的氨基酸残基具有相同性或相似性。病毒在自然进化的角度上完成其具有该特征的自然嵌合进化也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而人工嵌合病毒的概率大于99.9%。

而福奇既是新冠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研究的投资人,又是世界知名的爱滋病毒专家。应该他也是参与者。巧的是2020年2月4日世界知名冠状病毒及爱滋病毒专家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开会期间,却突然以心脏病发作之名去世!而其所拥有的冠状病毒和爱滋病毒高等级专业能力,他可根据新冠病毒基因图谱上的基因痕迹,即可查出谁是人工制造新冠病毒的科学家,因为每个病毒科学家有独特的重组基因手法,依此他可以查出事实真相,所知非洲肯尼亚是美国中情局的东非大本营,美国CIA曾在新冠疫情爆发初期,在肯尼亚仓库偷走德国几千万支N95口罩送到美国纽约。所以加拿大首席病毒学家及加拿大国家微生物病毒P4实验室主任、世界爱滋病专家Frank Plummer在肯尼亚的突然去世不禁让人产生联想!他研究冠状病毒几十年。并曾多年研制抗SARS冠状病毒疫苗。



有关时间轴1:

1、2019年5月,据称Fort Detrick的USAMRIID发生病毒泄露事故;2、2019年7月,据称病毒泄露事故被发现,USAMRIID被关闭;3、2019年7月,Frank Plumme的学生邱香果、程克定(很巧程克定研究的也是涉及冠状病毒、SARS、艾滋病毒感染资深专家)夫妇被查;4、2019年7月,Frank Plummer表达了对邱香果、程克定夫妇被加拿大骑警带走事件(俩人至今仍无任何消息)的看法,认为这是无中生有;5、2019年12月,Frank Plummer接受采访,声称经过一年多的治疗,酗酒问题得到解决,健康恢复很好;6、2019年12月-2020年1月,武汉新冠肺炎爆发;7、2020年2月4日,Frank Plummer突然去世;8、2020年2月22日,Frank Plummer的太太Jo Kennelly在Twitter上辟谣,说Plummer是心脏病突发死亡。

新冠病毒爆发的相关时间轴2:2019年7月,位于德特里克堡的美国陆军最高机密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被关闭;2019年8月,一场大规模的“流感”造成(美国)10000多人死亡;2019年10月,美国在中央情报局副局长艾薇儿·海恩斯(很巧也是现在拜登政府的国家情报总监)的参与下组织了201-全球流行病演习;2019年11月,中国发现不明原因肺炎;2020年2月,世界暴发新冠疫情大流行;



三、美国研制新冠病毒的科学证据

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实验室大多数的研究是以冠状病毒为模型,研究涉及RNA病毒的转录、复制、持久性和跨物种传播的遗传学领域。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成立于1789年,是美国成立最早的公办大学,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生物学专业非常有名。至今为止,全球实验室创造的十大病毒和细菌排名中,第六名就是来自北卡的SRAS2.0。

北卡罗来纳大学的堪称“冠状病毒之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Baric,他应该算是一个缺乏科学伦理制约的科学天才狂人!集天才与科学狂人为一身!真是一个典型的美国形象!其研究论文常常站在病毒的立场上研究,所以隐含着人类会失控的风险!在美国就发生过邪教“克隆人”实验室事件。而巴里克研究冠状病毒几十年,近十几年来一直致力于多种冠状病毒RNA的基因重组、嵌合研究。并进行对冠状病毒人工重组感染人的研究,发表科学论文(Ralph S. Baric研究团队参与了2016年重组冠状病毒感染人的研究。研究论文名称为: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 [中文翻译: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把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改造成从原来老鼠到人也可以感染的类型。这次的研究团队全都是美国科学家。)Ralph S. Baric早己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重组冠状病毒的核心技术!他拥有重组基因编辑技术并对冠状病毒重组方法进行专利保护:查询到,Ralph Baric对冠状病毒的重组方法申请了多项专利保护,其中,这个专利号为US9884895的专利,是嵌合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方法和组合物,专利在2015年就申请了。还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则是重组冠状病毒的方法。在专利上这样写着:本发明涉及产生重组腺病毒载体,特别是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所以这项基因编辑技术只掌握在美国少数几位科学家团队手中。并受专利保护!外人不得染指!但是又将美国马里兰州德特里克堡的人员被列为共同发明人,这种做法更有利于隐蔽式的分享专利,使德特里克堡实验室的工作人员在今后的病毒制备中不必再为此支付专利费用。所以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与德特里克堡实验室关系密切!可视为一体!美国军方可以在不取得授权的情况下使用这项专利技术对病毒进行改造和研发;其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实验室的Ralph S. Baric早在2003年SARS疫情结束后就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合作研制出了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反向遗传克隆平台。并于2013年MERS爆发时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全长cDNA克隆,而这一技术也是随后各大病毒改造项目所依赖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仅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即可人工构建出病毒的克隆。



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拥有所有SARS病毒样本。他是SARS的专家,冠状病毒之父。他于2003年发表了《反向遗传学与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冠状病毒的全长感染性cDNA》,这意味着自2003年以来,他可以无限地复制SARS病毒。2003年SARS发生之后不久,Ralph就从NIH(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获得了一项资助,名为“SARS反向基因工程(SARS Reverse Genetics)”,用于研究SARS病毒的复制与变异。项目的起始时间是2004年。

而人工培育新型SARS病毒应该是国防部研发生物武器项目中的一部分。

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华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在实验室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欧洲科学家发表论文证明了基于酵母的合成基因组学平台的完整功能,可用于多种RNA病毒的基因重建,比如,可以重组冠状病毒科。

美国生态健康联盟总裁、病毒专家达萨克4月26日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时称,武汉病毒实验室尚未拥有引发新冠肺炎疫情的病毒,我们找到的只是病毒的近亲,而非其本身,所以病毒源于武汉实验室是不可能的。

新冠疫情全球爆发后,美国把新冠病毒来源归于武汉P4实验室,但帮助建造武汉P4实验室的法国里昂P4实验室主任哈邬尔(Hervé RAOUL)2020年4月20日表示,通常P4实验室不研究冠状病毒。一般而言,在P4的实验室里,实验的病毒是很活跃更致命的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或拉萨病毒(Lassa virus)马堡病毒(Marburg),从来没有研究过冠状病毒。若看法国的研究计划,所有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都是在P3实验室。更证明了武汉P4实验室外泄冠状病毒是谎言!反倒是以上2015年、2016年美国病毒科学家研究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老鼠和人的研究恰巧都是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武汉国家生物安全实验室主任袁志明表示,该研究所“无意也并不具备设计及创造一种新型冠状病毒的能力”。



2020年3月30日-(布拉格)捷克分子生物学家SoňaPeková博士详细解释了为什么她认为新型冠状病毒起源于美国的实验室而不是中国的实验室。她还试图反驳在《自然医学》杂志上发表的关于该病毒由自然突变演变而来的说法。 在接受捷克新闻频道TA3的采访时,她公开讨论了COVID19的起源,并向主持人详细解释了它起源于美国实验室而不是自然界。 在她的研究中,她发现COVID19的RNA控制中心被人为倒置并且可以正常运行。从生物学家的角度来看,看起来有人入侵了这个RNA控制室,将其彻底翻转,并且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方式, 清除所有多余的部分,并使其功能非常清晰。 在采访中,她还提到美国已下令所有美国科学家否认该病毒来自美国生物实验室的所有报道。和美国政府敦促科学家撰写反分析,以驳斥来自中国的指控。这使得所有与COVID19起源于实验室的矛盾信息都像我们对危机管理的干预一样。
美国《名利场》杂志日前发表的一份近一万两千字的调查报道中,披露了在一份美国政府内部备忘录,美国国务院军备控制、核查和合规局前代理助理国务卿托马斯·迪南诺(Thomas DiNanno)在备忘录中写道,国务院工作人员警告内部领导人不要对新冠病毒的起源进行调查, 否则可能会打开一个“装满蛆虫的罐子open a can of worms”。这个报道说,一共有四名国务院的前官员说,他们曾经被警告不要调查新冠病毒的起源。应该他们怕的就是引火烧身!反而会查到真正的新冠病毒起源地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及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了。


时任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主任雷德菲尔德(Robert Redfield)受访时更表示,他今年3月表示支持调查“外泄论”后,收到来自一些著名科学家的死亡恐吓。 “我预计会来自政客,没预计会来自科学界”,他说。

CNN称,早在2020年2月7日,特朗普就已经向曾揭露“水门事件”的美国调查记者伍德沃德表示,新冠病毒是一种“致命的东西”,致命性要比重症状的季节性流感严重得多。在3月19日又一次面对伍德沃德时,特朗普坦白:“我一直想把疫情淡化,到现在都还是坚持这个想法,因为我不想制造恐慌。”但他为了选举,淡化新冠疫情的威胁,造成美国疫情的进一步失控。



四、欧美疫情失控的部分科学原因
Ralph. S. Baric教授相信SARS-II(COVID-19)不会对美国的白种人造成严重伤害,因为不同人种的ACE2分布不同(ACE2是新冠病毒受体,是病毒入侵人体的“门把手”,有文章显示东亚人的ACE2表达高于白人)。这也是为什么中情局最终决定不发布病毒传播的预警。

欧美领导人在疫情爆发早期早己从他那儿得到了新冠病毒有关资讯。认为新冠病毒(因基因片段SHC014来自亚洲)和之前SARS一样只针对亚洲黄种人!曾有媒体报道日本外相透露欧美外长们告诉他新冠病毒只影响黄种人。而纽约州州长也在记者发布会上说他得到资讯,新冠病毒只针对黄种人。难怪欧美国家在全球疫情早期完全放弃抗疫行动!但不幸的是得到了一个错误资讯,因RNA病毒容易变异不稳定!从而造成了至今欧美国家疫情失控!



五、美国发动新冠病毒溯源宣传與论战的策略
国内的石正丽等研究团队和生态健康联盟同一个调,她虽说做了一些有益的科学研究,但在还没有找到中间宿主的情况下就草率下结论,先是将新冠病毒的起源地指向了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提出病毒来源于大自然,并坚称新冠病毒绝对不是来自人造,不经意中就给有可能的真正的源头制造者洗地,让中国陷入更加被动的境地,成了美国现在“甩锅”的对象。
目前,美国己有完整的两套有关新冠病毒起源甩锅中国的宣传主轴策略:
1)中国武汉病毒实验室引起的;(特朗普、蓬佩奥等政客的观点,也毫无科学证据,当初只是为了政治选举。美国拜登上台后为了反中也采用此观点!对此,己有帮助建造武汉P4实验室的法国里昂P4实验室主任哈邬尔(Hervé RAOUL)以科学证据进行了反驳:通常P4实验室不研究冠状病毒。一般而言,在P4的实验室里,实验的病毒是很活跃更致命的伊波拉病毒(Ebolavirus)或拉萨病毒(Lassa virus)马堡病毒(Marburg),从来没有研究过冠状病毒。若看法国的研究计划,所有有关冠状病毒的研究都是在P3实验室。更证明了武汉P4实验室外泄新冠病毒是谎言!)。 反倒是2015年、2016年美国病毒首席科学家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的研究员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Baric研究团队研究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人研究恰巧是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

2)中国的动物自然形成的;(属于影子政府deep state包括美国军方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中央情报局国家情报总局、福奇及有关病毒科学家一派的观点,目的是转移影子政府deep state所属军方、CIA等制造实验室病毒的焦点)

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The Office of the Director of National Intelligence)曾于2020年4月30日发表声明,认可了这一结论。声明说:“情报界也赞同广泛的科学共识,即新冠病毒不是人工制作或者转基因合成的。

福奇有关这番新冠病毒是自然形成的观点表达是想避开洗白他实际投资参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重组新冠病毒研究的指责!这次福奇反水不再说动物自然说,说要再对武汉进行调查,也是他在美国政府及共和党压力之下的一种免责声明。


美国的新冠溯源国际與论战这两套方案是一体两面!
这两个宣传主轴无论哪个都对中国非常不利!诱导中国在这两个选择中不得不二选一!这种二选一本是营销技巧,使人只能二选一!第二种说法目的也至少让中国被人坐实病毒自然起源,动物背锅,病毒起源地坐实,嫁祸中国,然后坐实中国隐瞒疫情,抗疫不力,再栽赃中国责任要求赔偿。这是美国政府一整美国将对新冠起源“彻查”到底,并向中国追究责任套两手准备针对中国的完整阴谋!关于新冠病毒来源争论整个中国己被美国主导的舆论所导向,中了美国的圈套!中国需要警惕!现在国内病毒科学界主流反驳方向仍聚焦在病毒起源是动物自然产生的说法上!这反而在给美国攻击中国制造了炮弹和更多证据!对
中国不利!所以我们应该跳出美国设置的以上二选一圈套!应该走第三个选择!即中国政府的应对主轴是应该行动起来找出美国实验室病毒科学证据才是应对美国指责的正道!才能扭转中国被动应对的局面!中国要根据科学证据反击美国的新冠病毒来源中国说。


六、中国反击美国针对新冠病毒来源沫黑中国的策略
美国在打了新疆牌之后,破坏了中欧投资协议,又想借此搞乱新疆,但被中东巴以冲突所抵销,中国以此团结了阿拉伯世界,让新疆牌无效,并迫使美军航母移师中东保卫以色列。加上台湾疫情失控,台湾所谓民主防疫形象破功,美国只能又打算对中国重打新冠疫情牌!美国为了对付中国,美国手上始终是要对中国同时打两张牌的!之前是同时打新疆牌、台湾牌;现在是打新冠牌、台湾牌这两张牌;日前美国国务卿布林肯表示美国将对新冠起源“彻查”到底,并向中国追究责任。靠谎言污陷中国,以此形成全球反中统一战线。妄图制造索赔来打击中国经济!
(一)中国该如何反击?
现中国主流媒体陷入动物自然起源说及新冠病毒来自美国实验室的两种矛盾说法。针对中国主流媒体及中国病毒科学家推崇的动物自然起源说,如今的即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所长福奇博士却利用动物自然起源说再次大放厥词,狂言新冠病毒与中国矿工有关,要求中国公布所谓6名矿工进入洞穴的信息,福奇博士宣称有3名矿工死亡,另外还有3名实验室的人与矿工有接触。福奇在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完全可以想象,Sars-Cov-2 起源于那个洞穴,要么开始自然传播,要么通过实验室传播。”这让中国自己挖陷阱自己跳进去。因此中方还坚持动物自然起源说会让中国陷入被动!所以中国针对美国的反击应从病毒基因层面科学反击,应放弃动物自然说,而应认定是来自美国实验室制造并泄露才是正途!才能让中国不陷入被动!抓住美国从事功能增益实验的科学证据,2016年的巴里克冠状病毒增益试验以重组冠状病毒感染人的实验证据。包括有专利合成病毒技术。也有专利保护号证据。
(二)国内主流媒体反击策略检讨:
现在国内主流媒体新冠病毒溯源反击策略主要聚焦在德克里克堡实验室和731部队关系上,但731部队过去主要是生物细菌战方面,而且年代久远,只从历史层面,这两者关联也只有间接证据,缺少直接涉及新冠病毒的直接证据。科学说服力不够!关键还是要聚焦在病毒基因层面的科学证据。因现代军事生物战己由过去的细菌战转到了生物基因战!我们也要与时俱进!针对新冠病毒的病毒基因层面反击!
(三)反击美国沫黑的科学证据材料:
证据1:科学证据显示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拥有人工合成冠状病毒的方法和专利及运用;

1)人工合成病毒的方法:

科学证据显示新冠病毒来自于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其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实验室的Ralph S. Baric早在2003年SARS疫情结束后就与美国范德堡大学和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院(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就在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合作研制出了一套用于合成SARS病毒的全基因序列的反向遗传克隆平台。并于2013年MERS爆发时率先用此方法合成了MERS病毒的全长cDNA克隆,而这一技术也是随后各大病毒改造项目所依赖的核心平台。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可以仅根据病毒的基因序列即可人工构建出病毒的克隆。

2)人工合成病毒的专利及专利号:

所以Ralph S. Baric早己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重组冠状病毒的核心技术!查询到,Ralph Baric对冠状病毒的重组方法申请了多项专利保护,其中,这个专利号为US9884895的专利,是嵌合冠状病毒刺突蛋白的方法和组合物,专利在2015年就申请了。还有一个专利号为US7279327B2的专利,则是重组冠状病毒的方法。在专利上这样写着:本发明涉及产生重组腺病毒载体,特别是冠状病毒载体,并从所述载体表达异源基因的方法。

2021年5月12日的美国国会证词中,福奇博士强调否认美国曾资助武汉实验室有争议的功能增益研究这也是事实。因为进行功能增益实验所需嵌合病毒的方法发明来自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教授独家专利,并受专利保护。其团队拥有人类科学家中最权威的解释权和最强的嵌合病毒能力,因部分专利属于世界专利,如果各国科学家在病毒研究过程中产生了此项需求,需要向该团队进行申请并缴纳专利授权使用费。相信武汉病毒研究所应该没有专利使用记录,也没有这个能力和技术从事这项研究。嵌合病毒是一个较为复杂的过程,该过程中所使用的专业技术、专业软件均为该团队特有。此外,对嵌合技术有帮助的辅助软件、基因比对设备、大数据平台也均为美国特有,任何人使用都需要授权并留有使用痕迹。因此,世界上如果有未经美国授权的嵌合技术病毒产物,其嵌合过程一定发生在美国,这包括巴里克Baric教授的实验室或者与其有相同专利使用权限并有其毕业学生工作的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实验室。这个证明了实验室制造新冠病毒一定是在美国!

3)人工合成冠状病毒的运用:

其在2015年论文《A SARS-like cluster of circulating bat coronaviruses shows potential for human emergence》中指出:“利用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2,我们产生并表征了一种嵌合病毒,该病毒在小鼠适应的SARS-CoV主干中表达蝙蝠冠状病毒SHC014的刺突。



4)美国巴里克团队进行的人工合成冠状病毒的实验:

已知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教堂山分校(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at Chapel Hill)流行病学系主任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的研究团队于2015年、2016年分别参与了世界上首次和中华菊头蝠有关的重组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老鼠和人的成功试验!这个是世界上首次进行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的成功研究。

1.现己提供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合成冠状病毒的功能增益实验研究项目实情。巴里克研究团队于2015年进行了《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的这个实验。实验利用SHCO14的S蛋白和适应老鼠的SARS冠状病毒主架,通过SARS-CoV反向遗传学系统进行了基因工程化合成,在实验室中改造出了通过SHCO14上的S蛋白结合SARS冠状病毒主架形成重组冠状病毒SHC014-MA15。它可以通过老鼠呼吸道ACE2受体感染老鼠呼吸系统并造成损害。他们实验显示新创造的重组冠状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论文展示了它在实验室中重组冠状病毒可以跨物种感染人的潜在危险。

2.Ralph S. Baric研究团队又参与了2016年重组冠状病毒感染人的研究。研究论文名称为:SARS-like WIV1-CoV poised for human emergence [中文翻译:像SARS一样的WIVI- COV病毒随时可能在人群爆发]。把人工合成冠状病毒改造成从原来老鼠到人也可以感染的类型。这次的研究团队全都是美国科学家。



5)从事重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科学家来自美国:

本文己提供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合成冠状病毒的功能增益实验研究(Gain-of-Function功能获得性)“GOF研究”项目实情。2015年的《一个类似SARS的蝙蝠冠状病毒群显示了人类感染的可能性》的这个实验的主要是美国科学家所做以下工作没法否认:V. D.M.设计、协调和执行实验,完成分析并撰写手稿。B. L.Y.设计感染性克隆并回收嵌合病毒;S.A.完成中和试验;L.E.G.帮助进行小鼠试验;T.S.和J.A.P.完成小鼠试验和菌斑试验;X.-Y.G.进行假分型试验;K.D.生成结构图和预测;E.F.D.生成系统发育分析;R、 L.G.完成RNA分析;S.H.R.提供原代HAE培养物;A.L.和W.A.M.提供关键单克隆抗体试剂;Z.-L.S.提供SHC014棘突序列和质粒。R、 S.B.设计实验并撰写手稿。

6)重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Gain-of-Function功能获得性)研究资金来自美国及美国政府批准进行重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

这一系列由Ralph S. Baric美国研究团队主持的类SARS冠状病毒跨物种感染试验主要是由美国国家老龄化研究所卫生研究院(NIH)、生态健康联盟(ZLS)、北卡罗来纳大学等支持。通过以下项目编号的奖励得到了资金支持:U19AI109761(R.S.B.)、U19AI107810(R.S.B.)、AI085524(W.A.M.)、F32AI102561(V.D.M.)和K99AG049092(V.D.M.)项目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的国家过敏症与感染病研究所、国家老龄化研究所的资助;人类气道上皮细胞培养项目,通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编号为DK065988(S.H.R.)项目的奖金,得到了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国家糖尿病、消化和肾脏疾病研究院的资助。但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发表了以下声明:“在暂停资助功能获得性突变(GOF)研究之前,已启动并进行了全长并嵌合SHC014重组病毒的实验,此后经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审查并批准继续开展研究。内容完全由作者负责,不一定代表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官方观点。”最后两句话构成了国家卫生研究院的免责声明。同时也证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己批准了重组冠状病毒功能增益(Gain-of-Function功能获得性)实验。这个是美国政府和媒体隐瞒不了的事实!



所以这个功能增益实验地点在美国,有名有姓的科学家也是美国人,资金支持也是来自美国!这个才是强有力的、有科学证据的、在国际上有信服力的反击美国的关键材料。中国要在国际與论上紧紧抓住其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这个人不放!他才是新冠病毒的发明人!针对美国媒体一直想隐藏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所做的冠状病毒增益实验(又称功能获得性试验),而现在美国在指责武汉病毒实验室时却一直掩盖美国进行了功能增益实验的事实!目的为何?就是为了掩盖新冠病毒实际来自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这个事实!却无证据可以指控武汉病毒研究所进行了增益实验。而公开的确凿证据就是以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为首的美国科学家干的!

7)巴里克和军方的关系:

一是接受军方研究资金:根据美国联邦拨款数据显示,2017~2020年期间生态健康联盟获得美国政府1.23亿美元,其中最大的资助者来自美国国防部。自2013年以来,美国国防部共资助了3900万美元。通过生态健康联盟全部用于生物武器项目,包括了在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的生化武器基因工程项目!人工培育新型SARS病毒应该是国防部研发生物武器项目中的一部分。

巴里克Baric教授团队不但长期接受美国军方资助,为美国德特里克堡军事生物武器研究基地提供研究服务,甚至还将自身实验室所研发的专利技术共享给美国军方,也是美国生物战军民融合生物武器项目。这种行为将导致科学界的最新科研成果被输送给战争机器,而战争机器可以通过在其过程中获得的技术和人员进行生物武器研究,进而导致人道主义危机。在明确知晓美军长期以来都拥有生物武器研发计划的情况下,巴里克Baric教授不但没有严守科学伦理道德,还将本应用于造福人类的病毒嵌合方法提供给美国军方生物武器实验室,这是科学界的可耻行为。



2.巴里克与吉利德公司、军方关系:以上同样这批以巴里克为首的美国病毒科学家2017年也参与了吉利德公司的瑞德西韦抗冠状病毒药物的成功研究。2017年6月28日的一篇刊登在科学杂志上的文章(题目:Broad-spectrumantiviral GS-5734 inhibits both epidemic and zoonotic coronaviruses【中文翻译:广谱抗病毒药物GS-5734抑制流行性人畜共患的冠状病毒】),GS-5734就是现在所称的瑞德西韦。这个研究又把Ralph S. Baric和Vineet D Menachery和Remdesivir(瑞德西韦,俗称“人民的希望”)所在的Gilead制药公司联系在了一起。美国北卡罗纳大学首席冠状病毒专家Ralph S. Baric也是抗冠状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临床研发团队负责人。这也可以解释在中国新冠疫情爆发时,当中国在2020年1月10日刚刚发布武汉新州病毒命名和基因序列数据,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在同一日就发表论文推介瑞德西韦对于冠状病毒的有效性,这是不是太巧了?为什么美国吉利德能快速地开发出抗冠状病毒的药物,那是因为这家公司有Ralph Baric这样的人物早己在2017年就做好准备了!Ralph S. Baric也是这次参与新冠肺炎国际正式命名的委员会成员之一。目前已经针对新冠肺炎许多治疗证明瑞德西韦确实对新冠病毒有效。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感染上新冠病毒之后,也是服用瑞德西韦这一药物的。结果就是痊愈了!现在印度疫情大爆发,端德西韦在印度己炒到高价。

而美国吉利德公司有军方背景,美国小布什政府的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曾任吉利德公司董事长。吉利德公司也算是美国军民融合公司,也帮助美国发展生物武器。



Ralph S. Baric及吉利德科学公司已经具备制毒和制解药的能力。路线已经很明了,第一波美方人员15年从武研所套出SHC014这个冠状病毒的刺突囊膜蛋白基因序列以及蝙蝠SARS在中国传播情况和相关大批冠状病毒样品并以先进的基因编辑技术创造了重组冠状病毒,造出了一种全新的冠状病毒SHC014-MA15。并以此通过老鼠试验跨物种感染研究;第二波人16年把这相关病毒改造成人可以感染的类型,第三波人17年研制相关的解药抗新冠病毒药物瑞德西韦。

对巴里克来说,他通过生态健康联盟既接受美国国防部研究资金,条件是将北卡罗来纳大学的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实验室所研发的世界上最先进的重组冠状病毒的核心专利技术共享给德克里特堡实验室,好让美国军方与他一起从事美国生物战军民融合生物武器项目。另一方面又接受军方背景的吉利德公司支持研究抗新冠病毒药物瑞德西韦。吉利德科学公司研究瑞德西韦也是在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资助参与指导下进行的。USAMRIID即美国陆军传染病医学研究所,所在地是Fort Detrick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

巴里克和吉利德公司的商业研究动机:吉利德科学公司及Ralph S. Baric研究团队已经具备制造新冠病毒和制造解药的能力。它们都是一个涉及重组新冠病毒的实际参与者。也许是为了商业利益。对一个有商业头脑的人来说,除非疫苗或广谱抗冠状病毒药能卖出好利润,否则为什么要花钱制造一种能杀人的嵌合病毒,并找到针对这种病毒的疫苗和解药呢?



结论:我们就要根据里拉尔夫·巴克Ralph S. Baric美国团队己有的从事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的这些强有力科学证据对美国作出反击,而且这些所有的功能获得性试验的科学证据都是公开可查询的!中国科学调查组就应继续深挖下去,中国才能化被动为主动!这反而可让美国陷于被动!而美国又是唯一阻止《禁止生物武器公约》核查机制的国,183个缔约国中的182个都支持该决议,唯独美国反对。不想让国际社会去美国包括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核查。这个也是美国心虚的表现!

(四)反击新策略

中俄双方应根据公开的科学证据,站在道德高地,联合国际社会展开联合调查新冠病毒起源地美国生物实验室。特别是对美国北卡罗来纳大学BSL-3实验室及首席科学家拉尔夫·巴里克Ralph S. Baric及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进行重点调查!中俄联合调查组要当面向其确认是否做过冠状病毒功能增益实验研究。现俄罗斯周边己被美国生物实验室所环绕威胁。俄罗斯应也有动力参与此项调查。

中国反击新冠病毒溯源问题需要由国家组织顶尖爱国病毒专家和媒体组团合作一同参与。因为新冠病毒是专业性很强的领域。中国媒体需和爱国的病毒专家一起合作,针对美国的新冠病毒溯源沫黑,采取有针对性地科学专业反击才更有力!这样才能取得新冠病毒溯源的国际话语权!才不能被美国所左右!避免中了美国的圈套!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1-9-24 17: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