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71|回复: 0

边唱边走士嘉堡:走走聊聊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2-1-13 16:15: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lanyou 于 2022-1-18 18:36 编辑

相信有不少唱着“红河谷”踏上枫叶国土的新移民,知道暂栖的土地叫士嘉堡(Scarborough)时,会哼起“士嘉堡集市” (Scarborough Fair/斯卡伯勒集市),一种亲切感油然而生。至今,每当这悠缓旋律回荡,熟悉的士嘉堡景色依旧会一一浮现在走走聊聊脑海。


多伦多唯一的自然奇观


说到风景,首推的必然是士嘉堡悬崖,这可是大多伦多唯一的自然奇观。整个悬崖总长约有 14 公里,最高处有 65 米。这没什么。奇妙的是,它矗立在安大略湖岸。从湖上向岸边望去,那悬崖,长长的,向东西延伸,似乎没有尽头,也很有气势。因此,一些富有想象力,并喜欢类比的国人,就称其为湖上长城。这种说法,虽然不是十分贴切,但还是有点形象化,有点那个意思,也易于记忆。


看万里长城,最有名的是八达岭;观赏这湖上长城的最佳地,自然是 Bluffers Park ,也就是大家熟知的士嘉堡悬崖公园。沿着 Brimley 一路南下,过了 Kingston 后,当你感觉似乎进入了清幽的山间小道时,你其实已进入公园了。山道有点弯弯曲曲,而且是连续的下坡路。当你在提心吊胆至极时,前方会突然豁然开朗。远处碧波茫茫,白云悠悠,蓝天无限。近处,树茂草盛,虫鸣鸟啼,桅杆高耸。泊好车,不觉已置身崖下园中。


无法想象的是,脚踏的美丽土地在 30 多年前居然是个垃圾场。1940 年代后,由于地理特点和区位优势,先是富人,后来是中产阶层,蜂拥而至兴建度假屋;随之,城市化无法可挡。急剧增加的垃圾便把这里当作了收容站。要命的是,悬崖边建筑的增加使得滑坡塌方频频发生。政府为此决定整治悬崖环境,计划之一就是把垃圾场华丽变身为市民公园。如今公园里的码头,堤坝和半岛,都是用建筑垃圾和渣土等填埋后建成的。


进入悬崖公园,游客就会发现这是个傍湖的水景公园。园区由出入口东边的游泳沙滩,游艇俱乐部,和西边的休闲区三部分组成。这里,一年四季景致不同,但都充满了大自然的幽美和壮阔。自然,游客最多的时节是在暮春到仲秋之间。人们到这里野餐,烧烤,健步,戏水,游泳,垂钓,划船,驶艇,甚至攀崖,也有在花草的清香和波涛的和声里打盹。有三五成群,也有亲朋云集,更有独行和牵手缓步。


游走悬崖看大湖


游客信步最多的地方是西部休闲区。这里石垒的堤坝上,树木婆娑,到秋天,红黄斑斓,恍如丝绒油画;湖鸥在风的追逐下成群掠过,有时还会大声鸣叫;清冽洌的湖水里,鱼儿在蔓生的水草间自由游弋,湖面上则有白天鹅和野鸭在和谐共处。禁止游泳的沙滩,却禁不了童心,大人都会赤脚戏水,再在水面上用石子打水漂。林荫下的草坪,是玩累后最好的休息处,可以吃吃躺躺,聊聊睡睡。最好的两人世界是在高高树草合围的方塘里,塘上的栈桥组成的回路,应该上演过无数回的山盟海誓。


在悬崖公园,是绝对忘不掉好好看看悬崖的。多伦多没有高山,在水边仰视士嘉堡悬崖,却有一种高山仰止的奇特雄伟感觉。悬崖,更象一堵天然的屏障,将公园隔离成天然的桃园。崖壁上,有的披着绿装,有的则露出土灰色的陡峭悬崖。裸露的悬崖,有的如刀切般整齐,有的在雨水风雪的侵袭下显露出张牙舞爪的奇峰。最喜欢公园西部,那静静矗立在湖水中的一段。这伟岸的身影,总让走走聊聊想起勇敢,坚定和毅力。这地理奇观,是在第四纪冰河期形成的,也就是说悬崖已在此默默守望几百万年。


在悬崖下观望这湖上长城,是远远不够的,还应该登上崖顶俯视公园,远眺大湖,才称得上是完美的行程。虚席以待的 Scarborough Bluffs Park 就是最佳地点。去公园,得回到Brimley夹 Kingston。西行一个街口,经过一个漂亮的天主教学校后驶向湖边即是。公园似乎是多伦多保护区管理局的地盘。


伫立崖边,遥望远处,没有任何的遮挡,云蒸霞蔚,水天一色,一切都是那么大气。身边的崖壁和尖峰,似梦中般雄奇,且触手可及。俯视脚下鹅黄翠绿的公园堤坝,犹如江南的女子,阿娜多姿。在侵蚀后的悬崖嵴背上,常常有人边走边看,颇有豪情气概。凑巧的话,还可以看见勇敢的年轻后生在偷偷攀崖。


另一个绝妙的崖上公园,是 Cathedral Bluffs Park 大教堂悬崖公园。它是整个士嘉堡悬崖的最高处。崖底就是游泳沙滩。切莫以为有什么教堂,这里只是纯粹的崖上平台,不过真是绿草如茵。之所以如此命名,是因为站在这制高点,可以饱览悬崖在风侵雨蚀后所展现的险绝奇峻的壮观,宛如天主教大教堂那笔直争锋的群塔。这些崖壁完整地保留着五种冰川纪的地质遗迹。


站在悬崖之上,你一定会想,这不是崖上崖下来一趟就够的,一定要春夏秋冬转一圈,领略它四季的变化和神妙后方能罢休。你也一定会想,这里是人们亲近自然,聆听自然的吟唱,呼吸自然芬芳的伊甸园。


永远的玫瑰园


悬崖之上,还有一个公园是值得到访的。这就是位于Birchmount路尽头的Rosetta McClain Gardens。多伦多众多的休闲公园中,它是少数几个符合国人园林想象的之一。除了所有悬崖之上小公园的特质外,这里还有人工喷泉和石景,以及凉亭和一座废墟。虽说比爱德华花园小,但可以观察200多种鸟类的迁徙或生活习性,足以弥补这点不足。


这座废墟原来是一座蜗居在公园内的一栋私宅。在偌大的公园中,孤零零的私宅,颇有些钉子户的架势。屋主叫Mary West。玛丽也许忍受不了,最后也搬离。此后,公园想把它改设为Café或小卖部,谁知不成功。老宅便慢慢废弃坍塌,剩下断墙残垣。无意插柳柳成荫,废墟居然成为公园一景,游客很喜欢在此留影,记录一下时间流逝的痕迹和美丽。红砖残墙上的绿藤,在阳光的折射下,真的宛如梦境。


最美丽的时刻,必定是玫瑰盛开的时刻,无论是灿烂的色泽,还是浓郁的芳香,都让人着迷;因为公园里有一大型玫瑰花圃。这玫瑰园也确实象征着爱。


Thomas McDonald West是多伦多的一位富商,为J. & J. Taylor Limited和Toronto Safe Works的老板。他在1904-1905年间购得该处16 公顷土地,开设为Rumph农场。后来,他和妻子Emma把土地分给了四个孩子Joseph McDonald,William Needham,Howard Thomas和Rosetta。女儿Rosetta McClain因故于1940年离世。她丈夫Robert Watson McClain为纪念妻子,于1959年把他们的地产捐给市府以作社区公园。后来,她三个兄弟分得的土地也先后捐出(1977年J.M.及H.T. West的土地捐出;1985年,W.N. West 的土地加入),最终形成如今公园的规模,公园名字也是源自她美丽的名字。值得一提的是,废墟主人就是她的侄女。另外,公园里的许多历史铭牌都是由Rosetta的丈夫以及兄长Joseph McDonald亲手所制。


这两年,原本在华人圈不是那么知名的玫瑰园也突然火热起来。此中也有一个伤感而充满爱的故事。多伦多华人圈有个知名女博主乐陶陶。在虚拟世界里,她从不矫情,虽说有傲人的汉文才气;也从不和博友打口水战,给人以柔情似水之感;总是不厌其烦地热心回答网友的疑难问题,要知道是坚持了好多年;和大家分享了无数精彩的照片,让人一窥世界的未知之美。但是,她的美文中也偶尔会泄露出生命易逝的无奈和抓住生命每一秒的勇敢。这会让博友迷惑。当她的挚友披露她的追思会时,众人方知陶陶已和病魔奋争了好多年。玫瑰园就是这位博友心中的花仙子,在生命最后的日子常去的公园,因为这里离家最近,也见证了曾经无数次的爱的散步。如今,仍然不时有人去花园寻找陶陶的背影和轻柔笑声。


愚人天堂的绘画人生


悬崖之上的私宅,也是观景地,有一间还不时对外开放。驱车驶上Meadowcliffe Drive,小路两旁,都是没有篱笆,绿地超大的豪宅。小路的尽头是门牌1号,绿树掩映,没有大门,只有白色的简易栅栏告知大家这里是私家园地。绕过似作屏风的树,满眼是绿绒般的草地。中间,半亩圆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向南望去,安大略湖水天一色。继续走到草地前沿,脚下是士嘉堡悬崖。因为没有啥可以扶手,让人有些心惊胆颤,却也景色无敌。院子的东侧则是密林深壑,其间激流跳跃。西望而去,悬崖公园依稀可见。


院子的北部,坐落着一栋白色木平房。与邻居相比,它有小家碧玉的韵味和艺术气息。这如仙界的院落,便是Fool's Paradise愚人天堂。据说,当屋主一看到这如诗如画的梦幻土地时,她就喜欢上了,发现这就是她所日夜梦想的家园。时间当属1939年,她芳龄29。当她一见钟情般迅速付清1250元这笔当时不菲的价格买下这块面积达12亩的地时,她妈妈觉得太过奢华了,"referring to it as that fool's paradise of yours"。于是,愚人天堂这个名字便诞生了。她于1940年在天堂建了第一座屋,以作为周末度假。但一旦住下,她就舍不得离开,最后把愚人天堂作更日常住处和画室,直至离世。她是谁?她就是加拿大当代最负盛名的画家之一Doris McCarthy桃瑞丝。


桃瑞丝1910年生于阿省,3岁随父母移居多伦多。其父为市府的工程师,曾为联邦建筑遗产R.C. Harris水厂的主营建师。中学毕业后,她进入安大略美术学院学习四年。此间,曾师从加拿大Group of Seven七人画派成员Arthur Lismer。后来,她也去英国留学过。1932年工作后,桃瑞丝一直在Toronto's Central Technical School做老师,直至1972年退休。自然,美术创作是她一生的事业。从她的画作,大家可以看出其与七人画派的一脉相承。


桃瑞丝曾写道:I am passionate about Canada...the raw rugged beauty of an iceberg; the quaintness of the east coast; the vastness of the prairies; the lushness of the forests; the sculptural forms of the mountains; the power of the Pacific; and the granite of Georgian Bay."确实,安大略北部湖泊山峦,加拿大北极的冰山是她笔下描画得最多的,也是最有灵气的,因为她热爱自然,对这土地有满怀的激情。也许,这一切都离不开愚人天堂给她的灵感和情性。


她的创作取得了极高的成就,也为此获得过无数的荣誉。然而,她也是慷慨的。1986年,她捐赠愚人天堂的7亩地给多伦多自然保护区管理局;1998年,她又决定去世后将愚人天堂剩余的5亩地捐赠给安省文化遗产基金会,用作艺术家的创作休闲之处。多伦多市府为了表彰老人,将愚人天堂东侧Bellamy Ravine里的步道正式命名为Doris McCarthy Trail。这条步道蜿蜒于密林之中,充满野趣,最后止于悬崖之下的湖滩。值得敬佩的是,桃瑞丝虽然念过大学,留过学,获得过多伦多大学等众多大学的荣誉学位,获颁过联邦和安省的勋章,但依然学习不止,经过15年不断的课程学习,于1989年获得多伦多大学士嘉堡分校的英语文学士,这时已是79岁高龄。


有一年暮秋,笔者曾经到此寻访,但只敢在门口远望。2011年健步Highland Creek Trail时,再次寻访。可惜的是,一切都已斗转星移,桃瑞丝老人已于2010年11月25日离世,享年100周岁。离世前,她一直住在愚人天堂。  透过木屋的玻璃,看到室内的一切如有人居住般,书柜、沙发、地板一尘不染,似乎老人还在,不过是去北极画冰山,或者去乔治湾画那岩石上的苍松罢了。再瞧瞧工作室,那雕塑分明是她做了一半,觉得有点累,去休息了。再退回院门,看看那门牌上的画依然鲜艷。那飞舞的蓝衣天使,那手持的绿色橄榄叶,那随风而逝的蓝帽,和多年前一模一样。不觉,桃瑞丝老人生动清晰地浮现在脑海里。


恍如隔世的悬崖小镇


悬崖公园大路口的Cliffside Village,是士嘉堡的古老社区之一。和时尚热闹的多伦多Downtown不一样,这里依旧保持着南安省小村镇的风情,除了老街旁的斑驳低矮的店铺外,连行人的脚步也是慢悠悠的,让人恍如隔世。一直觉得,得在士嘉堡的这里边走边唱“士嘉堡集市”,才是最合适的。


让人长久驻步的一定是大型露天壁画。这些壁画,不仅精美,而且刻画的都是小村镇的历史和生活场景。Halfway Hotel是士嘉堡最重要的历史建筑物之一,1865年曾在此设立Mortlake Post Office。Cliffside 最早叫Mortlake,源于英格兰伦敦郊外的小村子。后来,旅馆衰落,楼上的大房间曾先后作为教室,教堂和社区会议堂,一楼大厅则为商业用途。最终的命运,是在1962年整体迁移到Black Creek Pioneer Village黑溪民俗村作为文物陈列。然而,Cliffside的居民们并没有把它遗忘,在Midland Avenue 夹 Kingston Road的原址画上了壁画,作为历史记忆。


Cliffside Village 街头的另外一幅壁画则定格了上加拿大首任总督Simcoe夫妇在湖上泛舟,远眺悬崖的场景。总督夫妇是个地名命名爱好者,安大略的许多地名和路名,都是他俩在游历时命名的。那年那天,总督夫妇在安大略湖上荡舟,当从当时的约克镇,现在的多伦多downtown一路东行到此时,看到了湖上悬崖。这长长高高的悬崖,让夫人想起了故乡英国 North Yorkshire 郡的Scarborough 悬崖,于是便给悬崖取名为 Scarborough。随后,地名也改为 Scarborough。


St. Augustine Seminary是小镇绝对的唯一地标。带有穹顶的Beaux Arts式样建筑,雄伟庄严,路人无不会为之行注目礼。它是加拿大第一家培训说英语牧师的神学院,开设于1910年;现在是Blessed Cardinal Newman Catholic High School,1973年成立。


士嘉堡博物馆寻根


说到寻古探幽士嘉堡,那么一定得去Thomson纪念公园。因为这David Thomson便是士嘉堡最早的白人移民,来自苏格兰。David是在1799年到此定居的。公园北部有一条路叫St Andrews,其西头45号院落,原来有一栋小木屋,建于1815年,就是David的房舍。紧随David而来的,还有弟弟Andrew。他们都是在先期移民美国的长兄Archibald的鼓励下来到这新大陆的。他们依据乔治三世国王的法令,获得了这两块相邻的土地,从而建屋,种地,定居下来。Andrew的住宅,也建于1815年,位于小路东头;也早已消失在小路南部不远处的公园野草之中。


可是,Andrew儿子James的146号住宅却依然强撑着屹立在小路上,俯视着父亲旧宅的遗址。James在1839年获得了这块土地后,翌年就建了这座漂亮的Bank-House。为了建造这屋,James从周边的野地里拣石头,用附近的砖土来制砖,非常辛苦。他的子孙后代一直在此一直居住到1965年。这座房屋,现为士嘉堡最早的建筑物遗存之一。


随着移民的增多,David夫妇考虑到需要建造一个教堂,以满足大家的精神需求,便在1818年捐赠了一块地来建设教堂和墓地。这教堂就是St Andrews路上的St.Andrew's Presbyterian Church。自然,教堂现在已不是最初的样子了,现存建筑建于1849年。教堂边的小屋,可不要小觑,可是士嘉堡最早的公共图书馆。1834年,当地46户居民在教堂开会,决定每家出资5个先令,组建公共图书馆。James被选为图书员。1896年,为纪念士嘉堡建镇100年,图书馆被命名为士嘉堡百年纪念图书馆。该馆一直运转到1961年New Bendale图书馆开放。


从St Andrews路回到Thomson纪念公园,走进士嘉堡历史博物馆,可以了解更多的乡土史。博物馆不大,由迁建的4栋老房子组成,但是简要而精彩地介绍了早期白人定居者的生活工作场景,是士嘉堡的历史缩影。Kennedy和McCowan两座老屋还让人感到非常亲切,因为士嘉堡的著名同名大路的名字就源于他们的屋主。


McCowan log cabin的屋主叫William P. McCowan。他于1820年生于苏格兰,1833年随父母移民加拿大,1848年在Malvern北部买了100英亩的地开设农场,牧场和果园。这座原木屋建于1830年,McCowan 在此居住了54年,直至去世;1974年被迁移至此。木屋的陈设是1850年代样子。Hough Carriage Works是Henry Hough在1856年在Eglinton夹Birchmount西南角开的一间四轮马车作坊兼铁匠工场,所以屋内全是有关物什陈列。The Kennedy Gallery,原是Agincourt肯尼迪家族农场的一座小屋,1972年搬移至博物馆内,现在用于举办展览等活动。


最漂亮的是白色的Cornell House。这是Cornell在1858年所建,原址Markham路上。其家族在此屋生活有八十多年。1944年,被Lye Organ and Piano Works的Lye老板购得。1961年政府征地建造铁路桥,老屋被迁移到公园。房子内部陈列非常丰富,让人得以一睹19世纪末乡村家居生活。参观结束后,您一定会想,只有把士嘉堡悬崖和博物馆连接起来,才算对士嘉堡有一个完整的认识。


(走走聊聊原创,发表于2015年05月29日和06月05日两期星岛加拿大都市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2-8-16 12: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