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24|回复: 0

古北口自古便为长城要塞,有 “京师锁钥”之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2-19 02:06: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01911d88ae2d43087e.jpg

  古北口自古便为长城要塞,有 “京师锁钥”之称,是兵家必争之地,是长城诸多关口中的重要关口,长城中的咽喉要塞之一。自古以来古北口因其蟠龙山,卧虎山两山双峰壁立,潮河,汤河穿镇而过被誉为"地扼襟喉趋溯趋,天窗镇钥枕雄关。"

  在中国军事历史上特别是在自西汉以来的军事历史上,古北口的历史地位是其他所有关口都不能比拟的。中国历史上的几千次战争,曾经有几百次与古北口有直接或间接的关系,所以人们都说古北口是万里长城上战事最多的关隘之一。有史可查的大小战役即达138次之多。特别是中国的历代大事和著名人物大都与古北口有关。可以说古北口的历史就是一部中华民族历史的缩影。

  历史上,我国北方的少数民族统治者曾多次进攻过古北口,并从古北口进入中原腹地抢掠。在近代史上,也曾有日本鬼子进攻并占领古北口,苏蒙联军也来解放过古北口,更有八路军和国民党军队争夺过古北口。在1933年的长城抗战中,古北口战役成为“激战中之激战”,以战况最激烈、战时最长,对战局影响最大而成为长城抗战的主战场。广大爱国将士,抱誓死卫国之决心,为民族争生存,同仇敌忾,血洒长城。

  景区地址:北京密云区古北口镇

  门票:20元/人,包含令公庙、财神庙、药王庙、二郎庙、民俗展室、九曲黄河阵、御道宫灯、古北口长城抗战纪念馆。蟠龙山长城25元门票,沿着古镇一直往里走即到长城脚下。

t016feb56504c08b596.jpg

  我到古北口的时候,老庞已经在镇子边的牌坊那里等着我了。这几年镇子里家家都装了太阳能热水器,老庞的澡堂子逐渐少有人光顾,转手几次后就不再经营了。因为老庞对古北口文化和长城历史研究较深,后来经人推荐在镇政府上班,其主要的一个工作是下乡放电影。

  放电影在记忆中孩提眼里是一项非常神圣的工作,在充满蛙鸣和蛐蛐叫的乡村场院,那么多美丽的故事被一个人拨弄着两个大盘子投射出来,感觉尤为神奇。当然,随着现在娱乐形式越来越多样化,时下在乡村放电影远不如以前那么热闹了,但是这仍然不妨碍老庞对这项工作的专注。因为在这样一个被长城环抱的安静小山村里,电影里的场景和现实这个古战场上的景物会发生很多交错,战与火,灵与肉,爱与恨,这种现实与历史的蒙太奇估计在城市的五星级电影院里是感受不到的。

  我答应随老庞一起去村子里看他放电影。放的片子大多都是我小时候看过的一些儿童战争片,还有一些国外最新引进的大片诸如《怪物史瑞克》等等。当然,我想说的不是这些,而是在人群散尽的时候老庞用他那很老旧的幻灯机给我放的很多老照片。

  那些老照片大多是古北口长城保卫战期间的一些国际记者的真实记录,再现了那个时代的惨烈,我不知当初那些国际战地记者是在何等敬业的状态下拍出这些照片的,有潮河边的姊妹楼,有日寇轰炸后村庄,有列队的中国军队和日本军队,甚至有慰安妇队伍,我们在不间断的咔嚓声中用最原始方式看着这些照片,并把照片中的地方和我们所处的位置一一对应。历史彷佛一本书一样摊在在田野里。

  老庞始终没有说话,接着给我切换到一个让我至今难忘的照片:一个锈迹斑斑的子弹,深深镶嵌在古北口长城的砖体里,旁边砖上是更多较浅的子弹的锈迹。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我彷佛被那颗子弹击中了,脑海中已经无法分辨夜晚乡村里那些山峦的方向。老庞很认真,当初拍那个照片的时候还仔细给每个弹头和弹坑编了号码。想想那个段长城曾是怎样的枪林弹雨,又是怎样的一场浴血奋战啊!此时,我相信了村里的老人,尽管我们播放的是幻灯,但似乎真的能听到很遥远的厮杀声。

t01604e38afd9946dc9.jpg

  这让我想起几年前,长城小站(一知名的长城网站)上的一位网友在网上公开征集讨论长城保卫战期间一张老照片里一位小战士站岗的具体位置在哪里,后来在很多人的指引和帮助下,那位网友找到了照片中的现实背景,就在古北口的蟠龙山一带。在为那位仁兄高兴的同时,我们都对照片中极其生动的那位小战士产生了种种联想,不知他是否已经在战争中捐躯,若是活着,现在也是几近百岁的老者了。不知那些网友们后来有没有接着追踪照片中小战士的下落,但是这已不重要,他在照片中的形象足以代言那场战争中所有的英烈了,当然,也包括在这个关口守护长城的其他朝代的那些甲乙丙丁。

  最初认识老庞就缘于这段长城,可以说这是北京最优美的一段长城,卧虎山与蟠龙山,一个巍峨一个蜿蜒,长城的中间被潮河截断,没有任何粉饰与雕琢,这些长城几乎每个角度,每片砖瓦,哪怕是残垣断壁,都能把人带入他在历史相应的坐标中,让人体验这段历史赋予他的壮美。"没有皱纹的祖母是可怕的。"记得有位国外的作家这样说过。但在举国上下追求GDP的呼声中,过多的翻新与改建已经让我们无法看到祖母的年龄与历史。从这个角度来说,古北口是难得的,因为这里的长城既没有遭到人为拆除性的破坏,也没有遭到修建性的破坏。

  说到古北口长城,可以把古北口的历史大致分为三个主体部分:

  一是大宋抗金时期,当初佘太君就是在望儿山(今北京香山附近的百望山)上望着自己一个又一个孩子率军出征,其中杨七郎就血洒古北口,至今据说他的坟还在卧虎山上。

  二是明朝万历年间,戚继光被委派到此修筑长城,可以说古北口的明长城大多都是戚继光亲自率领官兵修建的,所以其坚固与精致是其他地方无法堪比的。当地老人甚至还很生动地告诉我当年戚继光办公的碉楼在哪里!至今戚继光修葺古北口长城的碑记还存放在古北口村的民俗展室内。同时,也正因如此,当地人在古北口的广场上立了一个威风凛凛的戚继光的雕像。不过遗憾的是,雕像应该面朝北方,以显示当时戚继光抗击外来侵犯的威严,而当地政府却把雕像修建得面朝南方,也许是考虑到向阳的原因,不过据说当时因为这个朝向问题在村民间还引起不小的争执。

  三是长城保卫战期间,国民党十七军为了抗击日寇侵入北平,双方在古北口发生的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战斗。

  针对这三个阶段,我觉得古北口最值得欣赏的看点有以下几个:

  一是令公庙,也就是令公祠。据说杨家后人在古北口修建的令公祠是至今国内建造最早保存最完好的杨家祠堂,古北口的村民多是当年驻守长城的官兵的后代,他们很会保持对祖先的基本的尊重,即便在那个文化浩劫的动荡年代。

  二是二十四眼楼子,据说戚继光就是在这个楼子里办公指挥修建长城的。虽然无据可查,但是我愿意相信,因为那个楼子在蟠龙山所有的碉楼里,是修建得最有气势,也是最精致的!

  三是帽儿山下的古北口七勇士纪念碑,老庞告诉我,七勇士的故事在古北口长城保卫战里是很有名的一段:当时大部队已经撤离,只留有七位战士在将军楼子顽强守卫,日寇连续攻打不下,后来扔了一颗手雷……据说七勇士的墓最初是日本人给修的,并在埋葬现场行了脱帽礼。勇士是值得每个人尊敬的,不分敌我。不过巧合的是令公庙也不是宋人修的,而是大宋的敌人辽人修建的,同样,他们也敬重心中的勇士而不分敌我!古北口的青山是埋忠骨的地方!

  四是大花楼子,这个碉楼在古北口隧道顶部的山上,是迄今保存最完好的北齐长城。古北口长城最独特的魅力就在于北齐长城和明长城双长城的保留,这在长城研究领域是非常有意义的,同时双长城也给了这个镇子一种独特的魅力:两段长城犹如两道臂膀,把一个小小的古镇揽在怀里!

t01e5e51062e2f520ef.jpg

  古北口的铁道曾经在卧虎山的山谷里运载着无数日寇侵入北平,所以古北口铁道站也是抗日历史一个重要的栖落点。以前我来古北口经常在西直门火车站乘火车前来,但后来不知何故这条线上唯一的两趟火车不再在古北口停靠。也许是不远处的京承高速公路开通的原因。但是我觉得从旅游和文化的意义上来看,这两趟火车放弃古北口站是个很大的遗憾。

  不过好在镇子还是以前的镇子,很多老建筑还完好的保留着,那个古老的邮局仍然为很多集邮爱好者不厌其烦地盖着古北口的戳,一张长城的明信片加一张长城的邮票,再盖上一个古北口的邮戳,的确是很不错的收藏与纪念。

  在老庞的家里,我看到了很多他收藏的古北口当地民间的玩意,包括一些老家具和摆设。其实最多的是日寇侵占古北口的时候的一些物件。墙角的一个锈迹斑斑的钢盔引起了我的注意,老庞说,得到这玩意儿可不容易呢,当时村里的一位老头把这个钢盔绑在木棍上当粪勺,老庞提出买这个粪勺,他死也不肯卖,老庞心想老头也许在撬价,索性翻了两倍的价钱,但他还是执意不卖。老庞实在不愿意放弃,纠缠了老头半年多,最后老头开口了:“除非你能帮我做一个和这个一样好用的粪勺,我就给你!”老庞捧腹大笑,赶紧请木匠给他做了一个结实耐用的粪勺,老头就欢天喜地把这个钢盔给他了。在当地很多老百姓眼里,物品的价值不在于价格的高低,而在于其本身对他们的实用性。

  记得初到古北口的时候,老庞就为我引介了他的叔父白天,一位当地的退休教师,在古北口颇有名望,其名望来自其数十年对古北口史料的搜集与研究,很多史料都是结合自己小时候亲历的长城保卫战情节整理的。老人写了好几本书,大多已经作为当地导游词的范本,其中最具有代表性的就是他编著的《古北口往事》。若没有老人的这些工作,也许今天我们了解到的古北口会有太多残缺。

  我再一次踏进老人的小院的时候,老人已经卧病在床,两位女儿照料着他的衣食起居。令我高兴的是事隔多年他仍能记得我是那位买了他很多书的并要求签名的小伙子。老人打起精神跟我讲古北口的事情,其中说到政府给七勇士重新立碑要求他撰写碑文一事时,老人有些激动,老人的女儿打断了他,示意让他安静休息。后来他们告诉我,老人在答应当地政府为七勇士墓撰写碑文的时候,将当时的日军称之为日寇,但是政府相关负责人执意要修改为日军,老人因此吃力,身体状况大不如前。

t01f6cee8eeeb04cd40.jpg

  告别老人,回来的路上,很多村里邻居跟我谈起老人就叹息。也许历史正是这样的,无数人谱写,无数人篡改,最后的篡改者也成了谱写者。而个中滋味,只有那些亲历者才最清楚。再一次翻开老人的《古北口往事》,我觉得那里面记录的不再仅仅是一场简单的敌我战争了。因为这让我猛然记起,古北口一共有三个纪念碑:一个是抗日长城保卫战纪念碑,在长城纪念馆的附近,经常会有各级领导来此祭奠。另一个是七勇士纪念碑,也就是碑文里为究竟写日寇还是日军发生争执的那个纪念碑。其实还有一个,很高大,却很少被人提起,甚至清明的时候都少有人去,在古北口的东山。

  那个碑叫古北口保卫战纪念碑,是关于共产党和国民党的解放战争的。

  根据北京日报(北京)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5-25 17:52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