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7|回复: 0

美丽的大榭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7 23: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6美麗的大榭島.jpg

  图:大榭岛实行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政策後开始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进步

  大榭岛位於宁波北仑的东边,是位於东海之滨的一个小岛。古时候,岛上草木繁茂、葱葱郁郁,先辈们觉得远远地望去,犹如海面上的巨大水榭,故得名大榭岛。早在五千年前的新石器时代,大榭境域内就有先民在那里生息蕃庶。大榭在春秋时代属越国;秦时归属句章县,因地处句章县治之东,故称句章东境;唐代时期属鄞州鄮县;到了宋朝初年属明州奉国军鄞县海晏乡。从宋朝到明朝初期,大榭岛及周边小岛定格为村级建制,行政上一直归定海县(即镇海县)管辖。清康熙二十七年(公元一六八八年)起,大榭归定海县(舟山市)管辖,区域范围包括本岛、长腰剑岛、穿鼻(古称小榭)、外神马、涂泥门岛等大小十三个岛屿。

  说起大榭岛的开发,原国家副主席荣毅仁先生厥功至伟,一九九二年暮春,时任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董事长的荣先生视察宁波。在这个时间节点上,邓小平南巡讲话精神正像新生的浩荡春风在神州大地上劲吹,而荣先生在全面考察了宁波的经济社会情况以後,被这个尚未被充分重视,然而却有着得天独厚发展潜力的宝岛触动了心弦,从此,大榭岛的历史掀开了一页值得浓墨重彩、大书特书的篇章。一九九三年三月五日,国务院批覆同意由中信集团成片开发大榭岛,实行国家级经济技术开发区政策。於是,大榭岛在这一天开始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和进步。

  这个面积三十点八四平方公里,海岸线总长二十六点一四公里的海岛曾有一个「十八只金麻雀」飞到岛上筑巢、为岛上人家招宝进财的民间传说,但在这个小岛上,人们的生活并不富裕。现在大榭中心幼儿园任教的王晓萍一九七○年在大榭岛出生,她告诉我说:小时候家里生活不富裕,岛内资源匮乏,她父母这一辈人中有的是渔民,有的在岛内的工厂上班,但绝大部分人家还是务农种田。

  我笑问王晓萍她家当时有没有自制萝卜乾,因为大榭岛在五六十年前曾以出产咸淡适中、口有余甜的萝卜乾而闻名。「大榭萝卜乾」一度盛销全国,与省内着名的「萧山萝卜乾」齐名。王晓萍仔仔细细地向我描述了他们一家人制作萝卜乾的乐事。勤劳的父母也是大榭制作萝卜乾大军中的「主力」,他们将萝卜种在早稻收割後的水田里,入冬以後开始收获。每天天未亮爸爸妈妈就去田里拔萝卜,运回家来以後,爸爸洗、妈妈切,而她们三姐弟每天下午放学回家,第一件事儿就是帮忙妈妈割萝卜蒂头。妈妈把萝卜纵向切成均匀的三角形萝卜片条,爸爸再把妈妈切好的一筐筐新鲜萝卜条放在翻笠上,迎风倾斜摆放,以便透风晾晒。当水分大量蒸发,一百斤重的鲜萝卜片条就成为十五六斤重的萝卜乾片条。这样前前後後忙碌了好几周,爸爸才开始把萝卜条一簸箕一簸箕放入大缸里,摆上一层萝卜条撒上一层盐,然後带着他们三姐弟用脚踩呀踩,这也是三姐弟和爸爸之间最原始、最开心的亲子「律动」,爸爸会轮番牵着他们的小手,让他们小脚跟着大脚,边踩边哼着歌……王晓萍沉浸在童年时劳动的回忆中,虽然辛苦,但现在想想,和爸爸妈妈一起做活儿的画面是多麽的温馨!

  大缸里的萝卜乾很快就可以吃了,要是想贮藏到三伏天的话,还需再翻踏一次,由白色变成橘红色,从缸里捞出来时满院飘香。王家爸爸妈妈把萝卜乾装在手拉车里,从大榭摆渡出岛,徒步行走,边走边叫卖,一直拉到镇海的集市上。大榭人实诚,卖的萝卜乾味道又特别好,到了集市上用不了多久就全部卖完了。另外她的爸爸妈妈还将自产的萝卜乾远销至嵊泗黄龙岛。那个黄龙岛是真正的渔村,岛上几乎没有蔬菜,渔民出海也备上很多大榭萝卜乾。王家爸妈用船把萝卜乾运到黄龙岛,换回来一些钱,由於渔民的生活也不富裕,更多的时候他们用自家捕捞或者养殖的海产品以货易货,王晓萍的爸爸妈妈把这些鱼货再运回大榭卖掉。

  王晓萍说:「我们家後来改行较早,我十七岁的时候父亲就开始自己创办企业,家里不再种农作物了,但是,对萝卜乾的情结深重,现在大榭的土地全部被徵用了,妈妈还是不忘在厂里的花坛辟一小块地,每年种一些萝卜,制作一罎子萝卜乾,逢年过节,我们全家吃着妈妈炒的萝卜乾,回忆都是甜丝丝的!」

  中信公司轰轰烈烈地开发大榭,大榭岛民感到很兴奋,但在期盼中又心存忐忑。他们知道开发大榭会给他们带来更好的生活,但即将到来的新生活又让他们惴惴不安。一九九三年,王晓萍二十三岁,从高中毕业後参加工作已经好几年了。当时她在大榭农村信用合作社做职员,刚结婚不久,就搬到了大榭第一处商品房「大发新村」。她说:「大榭开发是实质性的,牵涉到老百姓自身利益最多的应该就是房屋拆迁了,夫家的关外村就是第一个被徵用的村子,那时候大榭百姓基本都有自建的楼房,被徵用前,丈夫的爷爷一直住在老房子里。」她感觉从那年起,大榭淳朴的百姓心中有了很大的波动,辛辛苦苦自建的房子被徵走了,要离开熟悉的家搬到别处去,从心情上讲,这是一种非常难以割舍的感觉,但是被徵用的田地和房子,都给付了赔偿款,现金落袋,想到将来的生活不再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再整天在田地里日晒风吹了,对於被徵被迁的岛民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华发网根据大公报采编】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1-16 07:1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