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50|回复: 0

施巴新──沉醉毛姆笔下国度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3-2 00:33: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1施巴新──沉醉毛姆筆下國度.jpg

  图:生活在海边的巴新土着,至今还保留着「以物易物」的习俗

  自狄更斯以来拥有最多读者的小说家毛姆有一部《叶之震颤》,里面汇集了七篇南太平洋的故事。恰好到巴布亚新几内亚前后半月有余,把这本小书塞进旅行袋,内心想的则是跟着他游赏一番,寻找藏在字里行间的那些光影变化的泻湖、信风吹过高地葱茏的绿意,以及寰球旅行家到访最后一站的人文风情。

  巴布亚新几内亚(简称:巴新)虽然是南太平洋地区最大的国家,但相较于一般玩家熟悉的帕劳和斐济,想要造访这里并非易事。首都莫尔兹比港曾被誉为世界上最危险的首都,全城拥有绝好的山海景致,可五星级酒店的数量不用一个手指头就能数得过来。

  从北京出发取道马尼拉,抵达时是莫港的一个清晨。快降落时从机舱中向外看,我打赌这里和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的首都圈景致都不一样。大地上尽是原始森林的莽莽绿色,间或有白色的炊烟升起,一条蜿蜒的巨河好像十分服帖地黏在地上。

  感受叶之震颤

  如果只让我推荐一处莫港必去的景点,那必然是首都自然公园,我就是在这里体会到毛姆笔下「震颤的树叶」这样的意境。名为公园其实这里是一座动物园,最出名的要属巴新的国鸟「天堂鸟」。这种鸟又名「极乐鸟」,下垂的尾羽又大又灵动,在中国人看来,这恐怕就是缩小版的「凤凰」。以前人们只看见「天堂鸟」在空中拖着尾巴飞翔,但从未看到牠们着陆或飞到何处,於是信奉「拜物教」的巴新土着就流传出这样的传说:天堂鸟就是生活在天国中的神鸟。

  天堂鸟就被安置在巨型的笼子中,里面模仿自然生态定时喷淋。走进另一处巨型的热带雨林区域,彷佛一下子回到了侏罗纪时代。地上是在低矮灌木中随意走动的珍珠鸡,头顶是阔叶树木遮蔽的天空,耳边全是流水声和此起彼伏的各式鸟鸣,虽然是正午十分,但却显得十分静谧。不时有一只红色的翠鸟迅速地在一处绿色掩护中飞出一道漂亮的弧线,我看到一片原本静止的树叶,被这鸟起飞时带动的气流上下浮动,这就是所谓的「叶之震颤」了。

  暮色中的礁湖泛起鸽子胸脯一般的色彩,柔和而富於变化;夕阳让礁湖呈现出玫瑰色、紫色和绿色,美丽异常。(毛姆作品:《爱德华巴纳德的堕落》、《麦金托什》)

  南太平洋地区岛国多,毛姆经常描写泻湖和海边。在莫港的时候,当地的朋友极力促成我在工作喘息时来一趟「三天两夜」的跨岛旅行。结果隔天就踏上福克100型号飞机,目的地是东不列颠群岛的城市拉包尔。

  我通过巴新国家旅游局朋友的介绍预订了「RAPOPO种植园度假村」,这是南太平洋地区排名前25的度假村,到处散发着热带植物的气息。飞机刚掠过火山降落在小机场,前来接机的女向导就介绍说,我们所处的位置离原本热闹的市镇拉包尔大约一个小时车程,1994年一次剧烈的火山喷发令老市镇丧失了往昔繁华,人们多迁居到西南方向的新定居点。

  穿越密林大约20分钟,就到了度假村。接待处阔落的门廊呈现出木质本来的颜色,天花板则粉刷一层白色,配上同样颜色的吊扇。房间也很有岛屿风情,从外面看是距离地面几层台阶的现代改良版木屋,每个房间都有阳台。里面则配有浴缸和空调,甚至还有一部我在居停期间从未打开过的电视。

  每天在饭点,度假村客人开始聚集在门廊上的餐桌前吃饭,更多人喜欢在伸向海面上的栈桥尽头用餐。抵达後不久,天色就开始变暗,紫罗兰一样的晚霞很快覆盖住远处的火山。犹如泻湖般被半包裹的海湾也呈现出别样的颜色,早两个小时透过房间的木窗看水面还是澄净透明,眼下则犹如坦桑蓝宝石般,再过一会儿则深幽如墨,明知道很浅但好似深不见底,水面上点缀的是弦月的影子和南半球的星光。

  晚餐也十分特别,一块烧热的石头上摆放着厚切鱼片和新鲜龙虾,靠着热力不久就烤熟了,搭配着莫吉托和巴新当地啤酒,自然感觉像生活在伊甸园一样。

  跟英国那种轻柔洒落大地的细雨不同,这里的雨十分无情,甚至有些可怕,带着自然界原始力量包含的那种敌意。(《雨》)

  二战遗迹震撼

  在拉包尔可以游玩的项目有许多,喜爱人文历史的旅行者自然不能错过二战遗迹寻访之旅。拉包尔是二战时期盟军重要的海军基地,也是防卫澳洲的第一线阵地。太平洋战争爆发後,日军於1942年1月登陆并占领了此地。此後,这里成为日军南太平洋最重要的军事基地之一。今天很多人知道这个地方,或许是因为日本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

  1943年4月18日,这名罪恶的军国主义好战分子的飞机从这里起飞被美军击落,山本五十六也成了二战中唯一一名战死在前线的最高司令官。

  我在名叫萨拉的女向导带领下开始了「二战遗迹寻访之旅」。本以为是一趟不容易的行程,可是,当我很快就从发现战时留下的堡垒感到新奇,过渡到见怪不怪,我明白原来这片土地下隐藏着这麽多的罪恶,覆盖着宽大绿叶雨林植被的山体几乎都被日本人挖空了,他们强迫战俘把这里变成了他们的攻防基地。

  我和萨拉说,这些堡垒大同小异,看多了直让人感到压抑。话音才落,她就和司机用英文交流,紧接着告诉我接下来去行山。萨拉嘴里的山并不是一座普通的山,而是那座1994年曾喷发的活火山。我突然来了兴致,从前爬过不少山,包括位於南非开普敦的「世界第八大奇迹」桌山以及位於中朝边境的长白山,但第一次爬一座原始的活火山,确实是新奇的体验。

  这座火山就矗立在海边,我们小心翼翼地蹚水前行,萨拉不时会让我看小小围堰水塘里汩汩上涌的水泡,看来这个地方的地壳运动仍然十分活跃。绿色的植被和黑色的火山灰地带分界很明显,越往上走绿色越少,後来乾脆只能分辨出是长着绿叶的树梢,下面全部被埋藏在火山灰中。

  和早前想像中的爬山不太一样,我忽略了这座火山本是无人之境,没有任何现代化的步道。起先往上爬还不算太吃力,可是很快下起了雨,雨水夹杂着汗水再加上紧张所致,数度眼瞅着脚下细碎的火山石向下滚落。这时经验丰富的萨拉给我打气说:「不要怕,仔细看另一名向导踩过的石头再前进。」

  也不知道中途休息过几次,当硫磺的味道越来越刺鼻时,我知道离山顶不远了。在越来越大的雨中仔细看,火山口附近黑色的山体上布满了硫磺,有白色烟气不断喷出,不禁感叹大自然的力量。下山的时候,我和萨拉自我安慰说,今天登山的经历就好比一名战士野战行军磨炼意志了。话虽这麽说,一到平地上我立刻给了两名向导慷慨的小费,那实在是他们陪我行危山又保平安的必需犒赏。

  当你的船离开火奴鲁鲁,他们会把一只只花环挂在你的颈上,上面的鲜花香气袭人。(《跋》)

  见识「食人族」

  毛姆笔下的南太平洋,看似写景致实则写人性。用今人的眼光来看,拥有800多种语言的巴新是人类学研究的圣地。这个国家有高地和低地之分,不同的土着部落习俗也不尽相同。

  想要一次性走进巴新全部土着部落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好在就在我又回到莫港的时候,为了迎接巴新历史上首次主办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晤,主办方特意把全国大小部落一个不漏聚集起来,在国家足球场的草坪上上演了一次一生难得一见的大汇演。

  胡里(Huli)人的识别度最高,几乎成了巴新在国际社会的标识。生活在高地原始森林中的他们有食人历史,就是外界口中的「食人族」。他们会将脸涂成黄色、红色和白色,头上戴的发饰是根据所在的部落和功绩佩戴的,通常是稀世羽毛。

  在东部高地则生活着阿萨罗泥人族(Asaro),在20世纪的时候才被外界发现。据说,身抹白浆头套面具的原因是他们的祖先被一个敌对部落打败,被迫逃到阿萨罗河一带。他们一直等到黄昏才冒险逃走。看到从泥泞的河岸冒出满身泥浆的阿萨罗人,敌人误以为是鬼魂,结果四散而逃。此后附近所有村落的人都认为河里的鬼魂附在阿萨罗人身上。阿萨罗部落的长者意识到这种做法能够保护部落,随后便有了涂抹泥浆的传统。

  我翻阅整个华文世界,发现没有一份详尽有关巴新部落的图文资料,碍于篇幅所限,这里只是展现巴新独特人文风情的片段。如果有机会,我会单独全景介绍巴新的整个部落,把这个奉「猪」为神的国家在己亥年介绍给准备亲自出发前往南太平洋的旅者。

  【华发网根据大公报采编】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3-23 21:3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