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7|回复: 0

中评智库:美元霸权若崩溃 美国霸权还在吗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1-20 10:56: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33中評智庫:美元霸權若崩潰 美國霸權還在嗎.png

  美元霸权一旦崩溃,美国霸权将不复存在。

  中评社香港11月20日电/高级经济师、朝阳区经管站副站长潘佳瑭在中评智库基金会主办的《中国评论》月刊11月号发表专文《美元霸权与可能的金融战》,作者认为:美国看上去十分强大,但并非无懈可击。美元霸权为美方带来巨大利益,同时也是美国霸权的最大命门。美元、军事、科技是美国霸权的三大支柱,美方军事、科技实力独冠全球,但它们均受益于美元霸权源源不断的输血。在中、美、欧组成的国际金融大三角关系中,中方立场至关重要。开弓没有回头箭,中方只要出手,无论是被动反击,还是主动反攻,结果将是不可逆的,美元将丧失货币霸权。美元霸权一旦崩溃,美国霸权将不复存在。文章内容如下:

  以1991年苏联解体为标志,冷战结束已将近30年,美国成为全球唯一超级大国,世界格局由两极变为“一超多强”。近年来,随着中美经济总量差距不断缩小,美方认为中国对其霸主地位构成最大挑战,进而实施疯狂打压,中美关系进入1971年两国进行外交接触近50年来最糟糕的时期,而且还在不断恶化。近期很多人关注的一个动向是,美方会否发动对华金融战,如出现极端情形,对全球金融市场和中美力量消长有何影响?要正确回答上述问题,需厘清美元霸权和金融战的几个基本事实。

  一、美元霸权事关美国核心利益

  对任何一个国家而言,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均属核心利益。美国亦如此,但美国核心利益绝不仅限于此,还包括独有的美元霸权,这是超越任何国家主权且其他国家从未有过的超级经济特权。

  美元霸权是美方对外实施掠夺、转嫁危机的利器。1971年尼克松宣布美元与黄金脱钩以来,美方不仅多次利用加息、缩表、做空外币(如1992年做空英镑,1997年做空泰铢)等方式在全球“薅羊毛”,直接引发拉美、东南亚、欧元区等多场重大金融危机,而且在本国经济陷困时大量增发美元,对外输出通胀,转嫁危机。美元霸权更为美国带来巨额铸币税(铸币利差),1971-2019年美国对外货物贸易逆差累计为17.9万亿美元,服务贸易顺差累计为4.9万亿美元,总体贸易逆差高达13万亿美元,这相当于在长达49年的时间里,美方仅靠印钱平均每天就从别国无偿获得价值7.3亿美元的货物和服务。受2020年新冠疫情冲击,全球17个主要经济体名义利率降至1870年以来近150年最低水平①,美国失业率、政府债务占GDP的比重等指标与上世纪30年代大萧条时期相近,但目前情况远非当年那般糟糕,最重要的原因是美联储“不惜一切代价”实施无限量化宽松,增发数万亿美元用于救市或直接给民众发钱。结果美股在一个月内发生四次熔断後继续走高,数百万濒临倒闭的企业得以存活,受救助的数千万民众可以拿钱随意购买各国商品。

  美元霸权还是支撑金融帝国、维持美国科技和军事霸权的支柱。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净外资流入国,美国经济分析局(BEA)数据显示,2020年6月底美国居民的海外金融资产总额为28.9万亿美元,负债总额为41.9万亿美元(不含美国政府债务),两者之差(净国际投资头寸)为-13万亿美元,意味着各国对美净输入资金高达13万亿美元,这是美国股市、债市、汇市数年保持稳定和金融市场长期维持低利率的主因,促进了金融市场繁荣和科技企业发展。美元霸权同时为美方提供了疯狂举债的机会,截至2020年8月底,美国政府债务总额超过26.5万亿美元,相当于2019年美国GDP的120%以上,在保持美元币值相对稳定的同时,不断为联邦政府和美军输血。

  可以说,美元霸权之于美国的重要性,不亚于阿拉斯加、夏威夷等领土主权的重要性,它给美方带来的暴利在人类历史上是空前绝後的,远超当年“日不落帝国”英国称霸百年从海外殖民地掠夺的全部利益。现行国际货币体系下的国际贸易,并非特朗普声称的全世界都在占美国便宜、“中国剥削美国”、欧洲占美国的便宜比中国还多、欧盟成立是为了“剥削美国”,而是美国利用美元霸权对全球各国进行赤裸裸的金融殖民和经济掠夺。为了维护美元霸权,美国不惜对外发动大规模战争,1999年发动对南联盟的军事打击,目的是削弱欧元的竞争力,2003年发动对伊拉克的军事打击,也是为了阻止石油贸易改用欧元结算。

  二、美方有发动金融战的动机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凭藉勤劳智慧兼具的国民优势和效率公平兼顾的制度优势,经济实现快速发展,综合国力不断增强。今天的中国是全球第二超大经济体,2019年GDP为14.3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的67%,接近日本、德国、印度、英国4个经济体GDP(在全球依次列第3、4、5、6位)的总和(14.6万亿美元);与此同时,中国科技、军事实力和国际影响力与日俱增。在美方看来,不搞霸权的中国如果成为第一大经济体,美元霸权必将被撼动,沦为老二的美国将难以继续对各国实施金融殖民,至少很多欧洲、亚洲和拉美国家不会服气,这是美方焦虑不安并把中国列为主要战略竞争对手的根本原因。

  中国追求更好发展,无意谋求霸权,本身无可厚非。但美国视中国为战略威胁,在战略安全、经济、科技、政治、意识形态等各领域不择手段进行强力遏制、对抗或采取“脱钩”的做法,企图延缓乃至中断中国和平发展进程。美方不仅加大对华军事围堵力度,推行“印太战略”,在南海、台海、东海不断挑起事端或公开挑衅,在涉疆、涉藏、涉港等问题上妄加指责和粗暴干涉,而且发动史无前例的贸易战、科技战、舆论战、外交战、规则战等。2020年5-9月,特朗普先後四次公开表示“可以完全切断与中国的关系”,声称保留完全“脱钩”的政策选项,即使两个经济体不继续做生意,美国也不会赔钱。美方对中国的战略遏制不断加码,无所不用其极,後续极限施压动作值得观察和评估。

  金融战是美方遏制对手的重要手段。除早年对日本用过的汇率战之外,美方发动对华金融战的可能方式主要还有三种:一是拒绝偿付中方持有的美国国债,二是冻结或没收中方在美资产,三是限制中资企业或金融机构使用美方主导的SWIFT(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支付结算系统②。相对来说,前两种方式是强占中方资产,不仅严重损害美国的国际信用,而且会受到中方强力反制;第三种方式是限制使用美元进行国际结算,若将中方完全排除在SWIFT之外,短期内将严重冲击中国对外贸易,至少中美贸易无法正常进行,等同于两国经济完全“脱钩”,堪称摧毁中美经济联系的超级核弹。此前,美方已先後将朝鲜、伊朗、委内瑞拉等国踢出SWIFT,限制俄罗斯部分企业使用SWIFT,针对中国石油旗下从事中伊(朗)石油结算业务的昆仑银行,美方也切断其与SWIFT的联系,给有关国家和机构开展业务带来巨大困难。美方遏制中国的手段简单粗暴,在现有手段均无法奏效的情况下,下一步有可能发动对华金融战,限制中资企业或金融机构使用美元进行国际结算,甚至将中方完全排除在SWIFT之外。事实上,美国舆论场已经传出“切断中国或香港进入美元结算市场渠道”的声音③。

  三、美元霸权并非不可替代

  1944年美方主导建立布雷顿货币体系以来,美元取代英镑成为独霸全球的国际中心货币。美元作为世界各国普遍接受的硬通货,当前在各国官方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超过60%,多数国际大宗商品交易、主要期货合约、工业经济原料均以美元计价,90%以上的国际贸易、投资和外汇采用美元结算。SWIFT系统作为最重要的国际金融基础设施,其支付结算以美元为基础货币,覆盖全球近210个经济体,接入的银行、证券机构、市场基础设施和企业客户等机构超过1.1万家,美国CHIPS(美元大额清算系统)通过与之联接,日处理美元交易28.5万笔,金额1.5万亿美元,这是美方能够主导SWIFT的重要原因。

  然而美元霸权并非无可撼动。进入21世纪以来,随着欧元的创立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国际货币体系正发生深刻变化,当前处于由量变到质变的阶段。在纳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特别提款权(SDR)的5种货币中,有三组指标值得关注:一是根据IMF公布的资料,2019年末美元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占比为62%,欧元次之,占20%,日元、英镑、人民币分别占5.7%、4.4%、2.0%;二是根据SWIFT发布的资料,当前美元在全球支付货币中的占比约40%,欧元占34%,与美元相差约6个百分点,日元、英镑和人民币各占3.5%、7%、1.8%;三是各经济体公布的官方资料显示,2019年底美国、欧元区(19个国家)、日本、英国、中国的政府债务占各自GDP的比重依次为107%、84%、238%、81%、51%,综合考虑经济规模、债务负担等因素,美元的货币信用和币值稳定性显然不及欧元。上述情况表明,一旦国际金融体系出现重大事件,欧元有可能一跃成为全球最主要的支付货币,届时各国将大量储备欧元,无需继续储备大量美元,欧元将取代美元赢得全球货币霸权。

  美国主导的SWIFT系统更非不可替代。近年来,部分经济体已建成独立的跨国支付结算系统,如欧洲贸易交换支持工具(INSTEX)、中国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和俄罗斯金融信息传输系统(SPFS),均具不同程度的跨国支付结算功能。其中,INSTEX已有德、英、法、芬兰、荷兰、瑞典等欧洲9国参与或加入,可绕开SWIFT与伊朗进行支付结算,CIPS已有日本、韩国、俄罗斯、德国、英国等97国984家银行加入,在“一带一路”诸多国家投入运行。“大道至简”,从技术难度看,建成替代SWIFT的新系统可谓水到渠成,只要结合现代信息技术,对上述系统稍作升级和相互接入即可。以SWIFT电报码为例,各成员银行的识别代码(BIC)是由英文字母或阿拉伯数字组成的八位码,新系统的每个成员银行识别代码可沿用原代码,改采九位码,在SWIFT电报码之前添加一个“N”(NEW)即可搞定;至于新系统涉及的客户汇款与支票业务、跟单信用证及保函业务等十大类业务代码,可与SWIFT电文完全一致,形成高效的通用技术标准和业务流程。

  四、中方具备打赢金融战的实力

  在当前国际货币体系下,各国每时每刻都在遭受美元霸权剥削。为摆脱被美元霸权长期压榨的命运,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是,在各国共商共建共享的前提下,设立全球性央行并发行一种取代美元的新型超主权货币。这是国际货币体系改革的终极目标,也是中国与欧盟、东盟等区域经济体和各国共同努力的方向,但这通常又被认为需要经历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

  欧盟当初创设欧元,旨在抗衡美元霸权的掠夺。客观地说,欧盟无力单独挑战美元霸权,但不拒绝获得欧元霸权。倘若欧元取代美元成为国际中心货币,本质上是一种货币霸权对另一种货币霸权的替代,各国(包括美国)将遭受欧元霸权剥削。在中美大国关系不冲突、不对抗的情况下,中方对此不感兴趣。中方近年来力推人民币国际化,也是为了降低被美元霸权盘剥的程度。中方无法推翻美元霸权,但有能力推动货币霸权更替。如美方步步紧逼,中方可与欧盟联手,全面支持改用欧元结算,同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届时欧盟将获得货币霸权带来的暴利。对中方来说,既然美方敌视并欲置中方于死地,在人民币短期内无法全面承担对外支付结算功能的情况下,无论是美元霸权,还是欧元霸权,中方均处于被剥削地位,与其被美方剥削,不如被欧盟剥削。中方全面支持欧元结算,将是送给欧盟的厚礼,可助其成为全球最强大的经济体,有利于发展和巩固中欧关系。对欧盟来说,这是求之不得的战略利益,可谓千载难逢,必然竭尽全力争取。

  中国作为仅次于美国的超大型经济体,实体经济和对外货物贸易规模在全球各单一经济体中首屈一指,对国际货币体系的影响力举足轻重。一旦中欧联手抵制美元,美元霸权或将很快崩溃。世界银行和世贸组织资料显示,2017-2019年中国、欧元区(欧盟)、美国GDP分别占全球经济总量的15.9%、15.5%(18.1%)、24.1%,中欧与美国之比为1.3:1;三大经济体对外货物和服务贸易额分别占同期全球贸易总额的10.3%、25.1%(30.1%)、11.5%,中欧与美国之比为3.1:1,如中方坚定支持使用欧元进行国际支付结算,必然会有更多国家加入“去美元化”行列,同时会有更多欧盟成员国把欧元作为本国法定货币,趋向统一的欧盟力量将更加强大,欧元在全球支付结算中的占比有望快速接近60%,美元占比则下降至20%以下,美元在各国外汇储备中的占比将随之骤降。

  美国看上去十分强大,但并非无懈可击。美元霸权为美方带来巨大利益,同时也是美国霸权的最大命门。美元、军事、科技是美国霸权的三大支柱,美方军事、科技实力独冠全球,但它们均受益于美元霸权源源不断的输血。在中、美、欧组成的国际金融大三角关系中,中方立场至关重要。开弓没有回头箭,中方只要出手,无论是被动反击,还是主动反攻,结果将是不可逆的,美元将丧失货币霸权。美元霸权一旦崩溃,美国霸权将不复存在。

  五、加强对华合作符合美国利益

  中美关系错综复杂,美国内部矛盾重重,远非特朗普身边的彭斯、蓬佩奥、莱特希泽、纳瓦罗等平庸之人所能想像。美方所作所为可加速霸权崩溃,也可延缓霸权崩溃。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美方该做的不是绞尽脑汁“脱钩”,而是加强合作,延缓霸权崩溃,实现国际中心货币由美元向新型超主权货币的平稳过渡。然而美方对华极端敌视,试图完全“脱钩”。如此必将招致反击,玩这样的胆小鬼游戏,不是让美国再次伟大,更不可能让美国“继续领导世界100年”,而是拿美国霸权作赌注,结果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而是“杀敌八百,自损一万”,加速霸权崩溃。

  美方一旦输掉对华金融战,美元将回归主权货币功能,不再是国际货币体系中的超主权货币,这对美方的打击是致命的。对美方来说,美元霸权崩溃至少带来五大风险:一是债市崩盘,当前国债规模还在增加,联邦政府未来至少需要分批偿还近30万亿美元国债。但无钱可还,政府财政陷入前所未有的困境,无法继续靠疯狂举债弥补每年上万亿美元的收支缺口,巨额军费和社保支出难以为继,军力重挫,民生凋敝;二是股市崩盘,数十万亿美元的跨国资金迅速撤离,股市“财富效应”神话灰飞烟灭,企业融资成本大幅度上升,包括部分科技公司在内的大量企业纷纷倒闭,经济萧条,失业严重;三是汇市崩盘,美元大幅度贬值,美方甭想继续靠滥发美元去换全世界商品,对外贸易长期保持逆差的格局就此结束;四是危机集中爆发,长期存在的贫富分化、种族矛盾、政党纷争迅速激化,社保体系崩溃,暴乱此起彼伏,主权债务危机、经济危机、社会危机、政治危机乃至国家分裂危机接踵而至;五是国际反美声浪高涨,盟友关系松动,美国外交陷入孤立,若孤注一掷对外动武,必遭各国反对,结局不会变好,反而更糟。总之,美方再也无法从全球借钱、骗钱、赚钱、抢钱、偷钱,甚至因美元一再贬值,美方连在国际上花钱的机会也所剩无几,美方对全球的金融殖民将彻底终结,不再有机会剥削其他各国。对于这些,美方似乎缺乏清醒认知和审慎评估。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中方一直在评估可能的金融战。中国经济体量大、潜力大、韧性强,发展面临许多矛盾和问题,但不存在致命的系统性风险,超越美国是迟早的事,美方无力逆转这一趋势。世界上不存在永远的霸权,美元霸权走向崩溃也是迟早的事。美元霸权如同毒品,美方用它捞取了太多好处,也积累了太多问题。目前中方无意与美方“脱钩”,不会轻易弃用美元,因为美元大幅度贬值将导致中方持有的美国国债和其他美元资产大幅度缩水,损失少则数千亿美元,多则上万亿美元。但中方也无惧“脱钩”,美方若主动挑起金融战,无异于自杀式恐怖袭击,中方别无选择,只能支持欧元结算,届时受伤的是中方,毁掉的是美元霸权,欧盟将成为最大受益者。“打蛇打七寸”,美元霸权正是美方的“七寸”,面对美方在各个领域的疯狂打压,中方的应对策略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不会逐一对等反击,若损失持续增大,预计最终需付出“自损八百”的代价,中方将不再投鼠忌器,可发动战略反攻,坚决弃用美元,以取得“杀敌一万”的战果。

  乔治·肯南曾指出:“苏联对理智的逻辑性无动于衷,但对武力的逻辑十分敏感。”很不幸,今天的美国已沦为乔治·肯南当年眼中的苏联。在对华关系上,美国的政客们表现得十分鲁莽无知,他们没有意识到,中美金融战一旦打响,必将对全球金融市场和中美力量消长产生重大影响。他们更没有意识到,加强对华合作才真正符合美国利益。

  注释:

  ①陆磊. 疫情催生“宽货币、低利率”现象,主要经济体名义利率近150年最低水平,2020-08-30,https://www.sohu.com/a/415628557_100160903

  ②陶士贵.美国对华实施金融制裁的预判与应对策略[J].经济纵横,2020(08):69-76+2.

  ③张燕玲.未雨绸缪,防范美国“金融脱钩”[N]. 环球时报,2020-08-05(014).

  作者简介:潘佳瑭,高级经济师,朝阳区经管站副站长;研究领域:经济管理、公共政策、台湾问题、世界经济与国际关系。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0-12-1 23:5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