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86|回复: 0

抗癌女孩死了,他们开香槟庆祝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25 10:49: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文授权转载自南风窗(SouthReviews )
今天要讲述的,是一个普通女孩的离去。12 月 10 日,她的微信朋友圈更新了一条动态,「上上走了,愿天堂没有疾病。感谢一路关心照顾她的朋友。愿她一路走好。」



图片备注:讣告
女孩本名赵上上,还差一个月满 26 岁,她本来在波士顿大学读研究生,直到去年被查出肺癌晚期,她休学了,开始接受治疗。
在治疗期间,她坚持健身、旅行,完成学业,从今年年初开始,她在「卡夫卡松饼君」的社交账号上分享自己作为肺癌晚期患者的诊疗经历,鼓励其他生活中不如意的人。她的视频《当我知道自己是肺癌晚期的时候,我在想什么》在 B 站上播放量当时超过 100 万。
数十万的粉丝随之涌来,她受到不少人的鼓励。但与此同时,她的噩梦也开始了。
因为她漂漂亮亮地出镜,人们质疑她在装病,博同情,不相信有「不掉头发」的治疗方案,不相信绝症患者可以拥有高质量的生活,不相信她的积极乐观,又要求她在病痛之下面对质疑回应得事事完美,时时理智。
于是,她的自我记录,成了征伐者们的战场。她背上的枷锁,竟然是「无法辩解自己为什么没有死相」。
直到她走了,最终证明了自己的清白,这是剖腹验粉似的悲哀。然而,那些咒骂、讨伐与狂欢,并未因她的离开而停止,仍在继续。
与天斗,其乐无穷
在确诊后的前半年,上上只哭过一次。
那是确诊结果刚刚出来后,一位护士姐姐突然拿着化验单跑过来,抱住她,不停说,你会没事的,你要坚强。护士姐姐哭得太伤心,太难过,太过有感染力,以至于让她觉得自己不流泪显得太不合时宜。
她在自己的第一支 VOLG 里讲述了这个故事,神态平静,语气里还带着点自我调侃的意味,颇具脱口秀精神。
上上喜欢脱口秀。上一季《脱口秀大会》的结尾,王建国一句「只有癌症病人吐槽起自己,才是最狠的」,给了她录制视频的灵感。
她意识到,自己也许可以用最原始但最有效的方式——比惨,来鼓励朋友们积极面对人生。于是,有了那则播放量百万的视频。
视频中,她笑着讲述:「你看,我都肺癌晚期了,还活得这么没心没肺,你们有什么不开心的,不能努力向前看呢?」



她形容自己上课时突然咳血像《还珠格格》里的紫薇,吐槽在医院等待护士叫号比做平板支撑的时间流逝得还慢,因为药物作用频频昏睡过去,还发微博调侃止疼药的原理类似于蒙汗药。
在她的朋友 LS 眼里,上上如阳光一样直爽、热烈,又像春风一样明媚,柔软。刚认识时,上上正在南佛罗里达大学念本科,学习勤奋、用功,「不是拿父母钱混日子的小留」。因为成绩优秀,被本校硕士录取,拿了全额奖学金,又自己申请上了专业排名更好的波士顿大学。
也得益于学校好,生病后,上上在美国治疗的高额费用,学生保险解决了一大部分。
她喜欢健身。病情控制得理想,得到主治医师的允许后,她会泡健身房,打篮球,今年夏天,还完成了自己制定的 100 千米跑步目标。



图片备注:赵上上在健身房
休学治疗一年后,她重新拾起了学业。被癌痛折磨得难以入睡,还惦记着自己「欠的一屁股作业债」,即使教授都劝她别管了。
评论区劝她,作业少交就少交一次,没什么。
有人回复:「你不懂,她就是要叫板这一切,就是要做到,不服输的人不会轻易说算了的,祝福她就好。」
网络暴力
不轻易说算了的性格,也让她在当下的网络舆论环境里,惹上麻烦事。
上上走了后,LS 整夜睡不着,搜索她的名字,才发现这位在自己眼里始终善良、阳光的女孩,竟然在网络上一直承受着恶劣的攻击。LS 后悔自己的忽视,后悔当时没能好好地保护她、劝慰她。
攻击从最开始的 B 站,蔓延至微博、知乎、豆瓣、贴吧。以至于上上 8 月 1 日发布自己最后一则视频《跑步 100k 记录打卡》后,卸载了 B 站,关闭了微博陌生人私信功能。
网友质疑她装病,讽刺她是「医疗奇迹」。在他们的印象里,晚期癌症患者应该掉光了头发躺在病床上,面容枯瘦,满目愁容。显然,松饼君呈现出来的状态,完全不符合上述标准。
2 月,松饼君晒出自己的确诊报告,被质疑「美国医院的证明为什么没有公章?」
3 月,松饼君请了自己的内科住院医师来作证,拍摄一期视频来介绍病情。然而弹幕上飘过的是:
「手部动作太多,明显在撒谎」
「演技不合格」
「编,继续编」



评论还扒出与视频出镜者同名的广州中医第一医院医生资料,「坐实」松饼君的「骗局」。
5 月,松饼君拍摄自己去癌症中心问诊过程,弹幕说她:
「斥资巨大」
「一到和护士聊天就开倍速,肯定有问题。」
再来,是说她「引导网暴」。
起因是,松饼君发了健身视频后,有人评论的一句「你有小肚腩哦」,让她很生气。她觉得这是对女性的 body shame(外貌羞辱),于是专门做了一则视频《凭什么我们不能回怼那些喷我们的人》讲自己的看法。



图片备注:松饼君在视频中回应了对 body shame 的看法
图片来源:豆瓣鹅组
之后,她又怼了一条「都吐血了还不住院吗脾气这么怪,真把自己当小公举了」的评论,并且,介于当事人说已经销号,没有给 ID 打码。
后来发生的事情众说纷纭,被诸多账号按照统一的文案和话术四处复制转载,人们说被松饼君挂出来的评论遭遇她粉丝的攻击,被迫销号。有人说松饼君的粉丝要求对方下跪道歉,人肉出对方家人的照片。
于是,吊诡的一幕出现了:网友以「讨伐引导网暴者」为由,发起了一场网暴。
割裂的两端
给松饼君留言后,网友小纪的私信里涌入了大量侮辱性文字。



图片备注:松饼君的 B 站私信,塞满了各种不堪入目的谩骂和诅咒
她曾回复过松饼君两次,一次是在 2 月,评论:「这个世界上很难做到让所有人满意,小姐姐好好养病,别去理他们,我们支持你相信你愿意帮助你,一切都会好的。」
一次是在 8 月,回复:「会好起来的!」
紧接着,她被连续攻击了三天,大致内容诸如「母狗在蹦跶」「真孝」,她因为害怕删除了记录。
另一位网友小鲸,作为一名肿瘤科研究生,看不下去对于松饼君的胡乱质疑,曾在夏天发过一条微博,从专业角度证明她病情的真实性。结果,引来了许多咄咄逼人、不依不饶的评论,不断向他灌输这个姑娘曾经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两位普通网友尚且遭遇如此,难以想象,松饼君生前承受着怎样的压力。
即使卸载了软件,关闭了私信,恶意依然无孔不入。
她发微博说自己要赶作业的 deadline(截止日期),有人刻意大写了那几个字母,用心险恶地问,「那你的 DEADline 是什么时候啊?」
一位朋友在豆瓣上说,夏天去上上家留宿时,凌晨,她曾尖叫着醒来,哭着大喊「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彼时,正是她被攻击得最激烈的时候。



图片备注:有人在她的视频里刷了满屏的 R.I.P. 用最恶毒的话咒骂她去死
上上曾私下联系其中一位被自己挂出的网友道了歉,得到了对方的原谅。也曾进行反思,承认自己当时不够成熟,「以后该给恶评 ID 打码还是要打。」
但面对连绵不断的恶意,她没有屈服,「我真的要哪天去世了,我肯定在走之前把微博会员充他个一百年,置顶微博上把这些人的 ID 和他们说过的内容全部放上去做墓志铭,再用全部遗产买全平台热门。」
也因此,松饼君一直没被那些人放过。离世后,竟然还有人转发她的微博表示要「开香槟庆祝」。
与此同时,在现实生活中认识赵上上的,她的朋友、同学,纷纷发文怀念她。LS 说,上上的好朋友有这么多,怎么可能像网上说的,是「她自己性格有问题」。
一边是虚拟世界的咒骂,一边是现实世界的悲伤,一虚一实间,呈现出相当荒诞和割裂的一幕。
当死亡进入公众领域
被质疑,遭遇网暴的抗癌博主,松饼君不是第一个。
同样是肺癌晚期的 UP 主「虎子的后半生」,于不久前 10 月 6 日去世。



稍早时,有网友曾晒出他在大众点评的消费记录,抗癌两年间,他共消费 290 余次,还有人爆出他名下有两家公司,投资了一家网吧,有多套豪宅,开着辆宝马。
这点燃了舆论的愤怒,不少人对虎子处心积虑装病骗钱的身份坚信不疑。
尽管后来医院和媒体证实了虎子的病情,还澄清了,「豪宅」是一套 80 余平老房;「豪车」是一辆开了近十年的宝马 1 系;近 300 余次就餐是因为平台中奖和刷单;网吧已经转让;4 年的治疗,确实已让家庭负债累累。
而网友质疑他利用同情赚到的打赏,每个月最低 2000,最高 6000,和治疗费相比,杯水车薪。
但在虎子去世之前,人们还是不相信他。问他,晚期了,为什么还能活 4 年?癌症了,为什么还能吃火锅?
松饼君和虎子的情况不同,她没「卖过惨」,相反,只想记录下自己积极生活的一面,但遭遇了同样的质疑。



图片备注:越来越多人出来谩骂松饼君是在装病
医疗知识的匮乏,让质疑者对癌症病人的印象停留于「掉头发、枯瘦、卧床」,基本同理心的缺乏,让他们不理解一位病人在面对死亡时,迸发出的对生活的珍惜和渴望。
当然,人们针对松饼君的攻击还杂糅着其他心思。
松饼君在美留学,在美治疗,被嫉妒者恶语相向:「条件这么好,实在羡慕呐,死就死了吧。」
松饼君拒绝被男性凝视,主张身材自由,被扣帽子:「老拳师了。」
仇富,仇女,仇美,让松饼君成为了爆破目标。
如一位医生在知乎上对松饼君病情是否属实的回答中所说:死亡是一件严肃而私人的事情,选择进入公众领域就意味着需要承受公众关注,不再是纯粹私人之事。但在大众知识文化水平不足、泛娱乐化的今天,这将注定背离她的初衷,成为观看者的一场猎奇狂欢。
作为松饼君的赵上上,生前发的最后一条微博是:「很多事情都是没轮到自己头上,所以能在旁边为虎作伥,叫嚷熏天。」



作者|姚远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1-3-5 17:04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