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0|回复: 0

骂张大大成了人间正义,张大大怎么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张大大缩在话筒造型的沙发里,弓着背,双手交叉扣在膝盖上,面带微笑地看着舞台中央的阎鹤祥。
" 他在节目里演一位科学家,被尔冬升导演说,演得像个小偷。我觉得尔冬升说得不对。" 阎鹤祥右手一扬," 各位上眼,他哪是演得像个小偷,这位是长得像个小偷。" 说完,他把头转向张大大,停顿几秒,等待观众的笑声和掌声填满四周的空气。
张大大没有笑。他挺直了背,重心前倾,右手抵着下巴,撑在腿上。吐槽还在继续,他有些出神。
原来自己这么不招人喜欢啊。他想着:我是怎么走到今天的?



《吐槽大会》第五季的首次录制,从中午一直录到午夜,终于轮到张大大当主咖了,观众的兴奋劲儿丝毫没有减弱。
" 张大大出生的时候,接生护士都傻了。嚯,这孩子长的,孩子别着急啊,等你会说话了,咱们再去自首。" 阎鹤祥的段子声情并茂,张大大心里却咯噔一下。他想,父母看到这期节目,一定会难过吧。
观众的笑声将他拉回了录影棚。他站起身来,一边笑一边鼓掌,尽力融入现场欢乐的气氛,仿佛刚刚被吐槽的是另一个人。
1
我想知道,出神的片刻,张大大都想了什么?
2 月初,我在北京东四环的一间会议室里见到他。那天风很大,他穿了一件黑色羽绒服,戴着黑框眼镜,皮肤很白,两颊比节目里看上去更瘦一些。助理跟在身后,提着两袋外卖,其中一份是张大大的。
" 我可以吃口东西吗?" 他清晨刚结束了上一个工作,睡了一觉就来接受采访,没顾上吃饭。
一次性筷子在塑料餐盒里来回翻动,鸭胗、豆皮、豆芽,上面薄薄浮了一层红油。他嘴里没停,边吃边见缝插针地讲,前一天拍广告,摄影棚里脏得一塌糊涂,灰尘不断往嘴巴里飞,很多人没戴口罩,搞得他有点紧张;又说他最近经常录影录到凌晨五六点,累得心肌缺血,每天含参片、参丸、红参姜,喝中药。
比起健康问题,他更惧怕被市场淘汰。" 你知道其他艺人有多拼吗?" 没等我回答,他接着说," 人家都是闷声不响地在努力,我不能落后。" 说完又夹了一筷子豆皮,低头送进嘴里。
很多人知道张大大,是通过 2015 年的《我是歌手》第三季,他出任谭维维的经纪人。谭维维唱到动情时,他在台下泪崩,被骂 " 抢戏 "。从此," 爱哭 "" 戏精 " 成了他身上甩不掉的标签。无论他做什么,都能招致网友的讨伐。晒合影,被骂;录节目,被骂;发新歌,被骂 …… 就算他什么都不做,也会因为长相被骂。



▲ 网友戏称 " 经纪人谭维维扶着歌手张大大走出了演播厅 "
换了其他艺人被攻击,粉丝可能追过来对骂;骂张大大,大家只会说 " 我也这么觉得 "。他觉得自己活成了一种现象,所有人都可以骂张大大,所有人都在骂张大大的过程中取得共识。
《我是歌手》第三季播出后,张大大有七八个月没有接到工作。为了改善形象,他和经纪人商量,想去学校演讲," 鼓励鼓励青少年 "。话刚递到中间人那就被怼了回来。对方在电话里说,你们这个形象还想鼓励青少年?
手机开了免提,张大大坐在旁边,听得清清楚楚。工作人员也在场,大家都看着他,谁都没说话。
2016 年,张大大从长沙搬到北京。《吐槽大会》第一季导演组找到他,说有一档网络喜剧脱口秀节目,想邀请他参加。
不就是用幽默的方式互相调侃吗?张大大没多想就答应了。实际录制时,他发现自己根本就不会讲脱口秀,眼神一个劲儿往提词器上飘,补录了三遍,依然不理想。等到节目播出,又是一片骂声。
之后一年多,张大大疯狂上各种节目,用他的话说,几乎是侵入式地闯进观众视野。他以为,只要努力工作,就能得到大家的认可。
他一度非常在乎网上的评论。有人说他红色头发不好看,他就告诉工作人员,自己不适合染红色头发。有人说他这个,有人说他那个,他渐渐把自己弄成了 " 四不像 ",可风评没见任何好转。后来他干脆放飞自我,完全不听别人的意见,没想到情况更糟。
2018 年,他只接到了两档节目,其中一档还是公司自制。他担心自己已经走到职业生涯的末路。他想写一篇长文,和过去的自己彻底切割。写到一半,又觉得身上那些槽点无从解释,索性作罢了。
委屈憋在心里,总有忍不住的时候。2018 年 12 月,在腾讯新闻《星空演讲》的舞台上,当了近 10 年主持人的张大大第一次在舞台上讲述自己的故事,讲和网络舆论缠斗这么多年,他的委屈、不甘、无奈。节目组帮他起标题的时候,想过 " 带着面具的人 "" 行走的眼泪 ",最后他自己想了个标题 " 如果我变好看,你会爱我吗 "。



▲ 2018 年 12 月,张大大参加腾讯新闻《星空演讲》
2
2020 年 11 月,节目制片人问张大大,愿不愿意参加《吐槽大会》第五季。当时,《演员请就位》第二季正在播出,他因为在节目中的表现,频频出现在微博热搜上。



他决定认真考虑一下。天平的一端是回归主持人本分,少上节目少惹骂;另一端则是抓住一切曝光的可能性,尽力维持热度,等待更好的机会出现。
比起被骂,他更担心被人遗忘。翻开 2021 年第一季度的日程表,主持人那一栏始终空着。" 如果不跨界,观众第一季度就见不着我了。" 张大大说,他没有资格拒绝。
他尝过没有工作的滋味。2018 年,那样的生活持续了大半年,他给经纪人发信息:既然老天爷没有追着我喂饭吃,那我就跪着问老天爷讨饭吃。他开始到处推销自己,起初还有点不好意思,后来看到有人发朋友圈说在筹备节目,他上来就问," 姐,你那个节目定主持人了吗?我很便宜,选我吧!"
或者," 嘉宾可以吗?"
实在不行," 那飞行嘉宾可以吗?"
即便对方一再回绝,他也会穷追不舍地补上一句:" 姐,下次有机会,再来拜托你。"
过去两年,他在二十多个综艺里露面。去年 10 月,因为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中的表演,他再次被挂在热搜上面对争议。一波热度刚过去,他又在《欢乐喜剧人》第七季里出现了。张大大曾在《星空演讲》中诉说,被网友花样辱骂给他和家人带来的困扰,但是该参加的节目还是要参加。
他知道机会不会从天而降。
2020 年 11 月下旬,吴凡第一次见到张大大。作为《吐槽大会》第五季的内容统筹,她带着由编剧、内容导演、真人秀导演、艺统组成的团队,对每一位嘉宾进行前采,了解他们为什么来参加这档节目、对吐槽的接受度、对同场嘉宾的看法等基础信息。
和张大大见面的首要任务,是将网络上几乎所有关于他的槽点逐一摊开,询问他的感受。有些话,就连吴凡都觉得有些过火,比如 " 看到你的长相就讨厌 "" 你就是踩低拜高 "……
大多数时候,看到那些攻击性极强的评论,张大大的反应是 " 还有人这样说我呢 "。
那次前采,张大大给吴凡留下了深刻印象。" 他很开放,几乎没有什么避讳。" 看得出来,张大大很清楚别人为什么看不惯自己,并且习惯了人们不愿听他解释," 大家吐槽他,拿他的槽点开玩笑,他都可以接受。"
但得知改版后的《吐槽大会》增加了淘汰环节,张大大有点担忧。确切地说,他怕一上来就被淘汰。
他在《演员请就位》第二季里被观众骂怕了。大家觉得张大大 " 干啥啥不行,还啥都要干 "。如果这次又是很快淘汰,他的压力就更大了。
有了第一季的教训,编剧反复跟他强调,讲脱口秀不需要字正腔圆,也不需要过度演绎,否则就会让人觉得做作、讨厌。同队的杨笠和王勉也一直在旁边提醒他,表演时不要夸张," 你一夸张就讨厌。"



▲ 《吐槽大会》第五季引入比拼型赛制,团队作战,张大大与杨笠、王勉、秦昊、马苏、张颜齐、宋方金组成战队 " 防不胜防 "
偶尔,他想在段子中加两句俏皮话,编剧们就跟他解释,这样会破坏表演的节奏。再往后,哪怕是一个 " 了 " 改成 " 呢 ",他都要征求意见,这样 OK 吗?
处处小心,步步谨慎。但两次走台下来,吴凡觉得张大大的问题是,不够自然。
直到他上台后放出狠话:" 集齐 198 票,我就退出娱乐圈。" 这是张大大的临场发挥,没跟别人商量过。吴凡想,他大概是想用这种方式缓解心中积攒了一整场的情绪。
张大大一副豁出去的架势,把现场气氛推向高潮。用李诞的话说,他这是以 " 自杀式 " 袭击的方式拿到最高票。
3
张大大是一位很特别的主咖。有些观众听到他的名字就反感,质问节目组为什么请他来;但同时,又有一批观众疯狂地想看他被吐槽、被骂到体无完肤。
节目录制前两天,张大大和几位编剧一起吃了顿饭。他想知道,自己在别人眼中是什么样子。
话题艺人,大家说。还有人说,非常懂得制造话题营销自己。
2020 年,张大大在 30 岁生日前发了一条微博,请大家用一句话来形容他们为什么讨厌他——他拥有 3200 万粉丝,大部分是 " 黑粉 "。微博发出去,9 万多条评论涌进来。前排高赞的评论列举了他的诸多槽点:矫情、爱跟风、情商低、面相不讨喜、业务能力差 ……



他猜测,节目上的吐槽无非也是这些,他只需要表现得镇定或者不介意就好了。
坐在《吐槽大会》的录制现场,张大大有些出神。杨蒙恩说他是 " 讨人厌界的天花板 "," 张大大就像匹诺曹,每次说完自己没整容,鼻子都会又挺一点 ";辣目洋子建议他去《咏春》里演木桩,届时甄子丹面对他,恨不得不用拳头用斧头 ……
过去 5 年里的人生回忆、工作片段仿佛变得不一样了,它们被拆散、打乱,以某种他意想不到的方式,重新放在他眼前。张大大告诉我,如果是五年前,他很可能无法坚持坐到最后。那时候的他不觉得自己的言谈举止有什么问题,发一张和女明星的合影,怎么就是 " 塑料感情 " 了?



▲ 张大大经常晒与杨幂、杨颖的合影,并每年准时给她们送生日祝福
他自认有些 " 玻璃心 ",一直都是。现在他依旧敏感,依旧爱哭,但他会提醒自己,收一收。
即便早已清楚游戏规则,但每次在别人嘴里听到自己名字,他都心头一紧," 有点像公开处刑。" 他不时瞟向观众席,看看大家的反应。别人笑,他也跟着笑。
吴凡察觉到,有些时刻,张大大的神色不是那么自如,可能有些段子戳中他了吧, " 他会跳脱出去,好像在思考什么,但又时不时地被拉回现场,给出反应或者做一些表情管理。"
在那些不自如的瞬间,张大大有些恍惚,甚至是有点后悔。他不由自主地陷入某种自我怀疑:为什么是我坐在这里?
他算不上是 " 一副好牌打得稀烂 " 的人,而是一上来就抓了一把烂牌,着急忙慌地上场。开场没开好,牌局还要继续,所以接下来的全部努力,就变成要争取力挽狂澜。
他说,在近乎谩骂的被吐槽时刻,他还想到,如果当年录《我是歌手》第三季时没有哭就好了。如果没有哭,他后来的人生会是什么样呢?他现在还在湖南台工作吗?在做娱乐新闻还是综艺节目?会不会成为另一种风格的主持人?
等他在观众的笑声中回过神来,又转念一想,人生还是有机会的。至少这一刻,他还坐在舞台上。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1-2-27 01:30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