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37|回复: 0

七国之乱,汉景帝与诸侯国力量对比如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3-1-16 19:44: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战争的角度看,七国之乱分为南北两个大战场。

1.jpeg


南方的诸侯国是吴国和楚国,其中吴国有66万户,294万人;楚国有100万户,470万人。北方的诸侯国是赵国和齐地四国,其中赵国有51万户,469万人,齐地四国有53万户,248万人。

汉朝这边,朝廷有450万户,2109万人;梁国正好挡在南方诸侯国前进道路上,有93万户,441万人。(以西汉鼎盛时期计算)

2.jpeg


吴王刘濞亲率大军,北渡淮水,与楚国合兵,三十余万,连营数十里,势焰尤威。

大将军田禄伯献计道:“臣愿领兵五万,逆江淮而上,收淮南国、长沙国,西入武关与大王相会关中,此为奇计也。” 当年刘邦入关中,将军郦商就分兵从武关入汉中,确保刘邦得封汉王。

刘濞麾下田禄伯计策很不错,但世子驹谏道:“父王以反叛为名,兵权若假手他人,他日亦将叛父王,为之奈何?”

刘濞认为有道理,兵权不能随便给麾下将军。可见父子两个气度一般,当年刘邦拜韩信为大将军,让他统率千军万马开辟新战场,灭西魏、代、赵、齐等国,刘濞父子当然没有这个胸怀。

3.jpeg


又有年轻的桓将军献策道:“吴多步兵,利于险阻,朝廷多车骑,利于平地。大军所过城邑,不必攻克,可一直疾驱,据洛阳武库,食敖仓之粟,据山河之险,以令诸侯,虽不入关,天下已定。今若强攻城邑,待汉军车骑驰至,大事去矣。”

这个桓将军很有见地,趁朝廷还没发兵,吴楚联军应该放弃攻城,一直进兵到洛阳并拿下。这样取得洛阳兵器库,又有敖仓堆积如山的粮草,几乎把朝廷之兵堵在关中。如此便可号令诸侯,即使打不进关中也天下已定,回头慢慢吃掉梁国。反过来如果一座座城邑都去攻打,等朝廷车骑赶来,吴楚的步兵根本不是对手。

可惜刘濞认为桓将军年轻,如果放弃攻克途中的城邑,万一后路被断怎么办?

消息传到长安,晁错竟然请景帝御驾亲征,自己留守长安。景帝龙颜大怒,他当然不可能亲征,强压火气,调兵遣将。

景帝首先拜窦婴为大将军,赐金千斤。出镇荥阳,保证荥阳这个南来北往的交通枢纽不失,同时确保荥阳北边的敖仓在朝廷手中。

窦婴是窦太后的侄子,是外戚的代表。窦婴是以防御为主,要击败对手,还得主动进攻,为梁王解围。

第二路,景帝拜车骑将军(军职二品)中尉(官职二品)周亚夫为太尉(三公之一,官职一品),统率三十六将军,东征平叛,这才是朝廷的主力军。条侯周亚夫的是绛侯周勃之子,文帝驾崩前,特意叮嘱太子,兵事可托细柳将军(周亚夫)。

第三路,曲周侯郦寄领偏师击赵。郦寄是郦商之子,在平定诸吕之乱中有功,益封至18000户。

第四路,将军栾布领偏师救齐。栾布是个白头翁,早在秦朝时期就很活跃。陈胜吴广起兵时,韩广称燕王,栾布就在燕王韩广麾下任都尉。后来又效力梁王彭越,再投奔已经平定天下的刘邦,一直未能封侯。

吴、楚合兵侵入梁地,梁王遣兵拒之,战于棘壁,梁兵大败,死者数万人,退守都城睢阳。

眼看梁国这边战局陷入胶着,景帝尽显狠人角色,既然诸侯军打着“清君侧”的旗号,那我现在杀晁错,让你们师出无名。

景帝既杀晁错,授袁盎(曾拜吴相)为太常;德侯刘通(吴王刘濞侄子)为宗正,一同前往吴军大营,告知已腰斩晁错,尽复各国被削之地,谕令即日罢兵。

周亚夫出兵,与吴王的大将军田禄伯不谋而合,田禄伯想从武关入汉中再北上关中,周亚夫也担心吴楚联军出此奇招,便从关中下汉中,出武关到南阳。若对方真如此谋划,那也毫无机会进入武关。

周亚夫绕着秦岭,兵进洛阳,鸣鼓聚兵,东进过荥阳而不入,与大将军窦婴擦肩而过。进入梁国后,周亚夫不去国都睢阳,而屯兵昌邑,接着就是深沟高垒,坚守不动,任吴、楚与梁相持。

梁王连战不利,遣使向周亚夫求救,周亚夫却坚壁清野,不肯救援。梁王急得望眼欲穿,每个时辰都派人催促周亚夫出兵,周亚夫索性不见来使。梁王见周亚夫裹足不前,气得七窍冒烟,数次遣使前往长安,向太后和景帝告御状。

周亚夫是谁,只要他决定不出兵,就算太后和景帝在跟前,也照样拒绝。当年文帝御驾到周亚夫的细柳营劳军,周亚夫并不出营相迎,守门将士还阻止文帝入营,说道:“军中但遵将令,不闻天子之诏。”文帝好不容易入营,周亚夫不拜天子,说道:“甲胄之士不拜,臣请以军礼相见。”就这周亚夫这性格,怎会把梁王刘武放在眼里。

吴王刘濞与楚王刘戊,连胜梁兵数阵,甚是高兴。忽报亚夫兵到淮阳,正拟分兵迎敌,又闻亚夫移驻昌邑,按兵不动,不肯救梁。刘濞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率众日夜攻击睢阳。

此时太常袁盎(曾任吴相)与宗正刘通(吴王刘濞侄子)来到吴楚军中,言明天子从七国之意,已将晁错正法并诛族,并归还各国所削之地,请各国罢兵。刘濞清楚开弓没有回头箭,若退兵日后皇帝还得收拾他,哪听得进去。

梁王一开始损兵折将,损失数万兵马,周亚夫又深沟高垒不救。求人不如求己,梁王散尽家财,日夜激励士卒,以韩安国、张羽二人为将,领兵拒敌。

张羽之兄为楚国相,因谏楚王刘戊勿反被杀,张羽复仇心切,多次乘隙出击。韩安国性持重,张羽勇敢善战,二人合力,挡住了吴楚联军。

周亚夫也悄悄完成了一个重要部署,遣弓高侯韩颓当,率领轻骑,从小道抄到吴、楚兵队后面,扼淮泗之口,断其粮运。

梁国都城睢阳城,吴王刘濞督兵猛攻,誓要踏破梁都。不远处尘土飞扬,一队骑兵不知何时趋近,像钉子般钻入吴军大阵。这支军队打着羽林军旗号,如入无人之境,为首的正是骑郎将(军职六品)李广。但见李广鹰目方口,体如虎豹,拳似铜锤,两支铁臂过膝。李广背一把大彤弓,匹马深入敌阵,先斩执旗军官,再取其大旗,扬长而去。吴军还想追击报复,李广一人断后,置大彤弓不用,只用木弓,便箭无虚发,吴军追得最快几人纷纷落马,再无人敢招惹李广。

睢阳城头上,梁王全身披挂,激动万分,因这一彪人马打羽林军旗号,意味着周亚夫终于肯发救兵了。梁王戳指狂赞道:“此真将军也,不知是何人。”

韩安国接话道:“臣闻陇西李氏善骑射,此必为骑郎将李广,背上是先帝(文帝)所赐彤弓。”

战后梁王特意派人去朝廷营中请李广赴宴,并授以梁国将军之印,李广欣然受之。

就在李广袭击吴军时,周亚夫率大军从昌邑出兵下邑。吴楚联军当然就不能再把攻击梁都作为主战场了,二王便便亲率大军来攻周亚夫。

吴王刘濞与楚王刘戊,希望速战速决,恨不得立刻将周亚夫大营踏破。周亚夫却毫不理会,四面用强弩射之,吴楚军不能近前。

一个昏黑的夜晚,月色无光,吴楚军前来劫营,周亚夫却开营迎敌,完全不按常理出牌。吴楚军慌忙收兵退归,又伤亡了几百人,朝廷军却因阵型完好不折一人。

此时弓高侯韩颓当的轻骑兵,截住淮泗路口,劫走不少吴军粮草。吴楚军士卒倦怠,锐气尽失,周亚夫遂下令出兵攻之。

真正的大战开始了,战况激烈,朝廷这边,将军灌孟(灌婴门客,原名张孟)阵亡,其子校尉灌夫身披盔甲,手持画戟,率家奴十余人,踏营吴楚,因众寡不敌,杀数十人,十余骑覆没,灌夫战到力竭,单骑逃回,身受十余创,血满战袍。

灌夫并不是个例,汉军都知道对方粮草被断,兵力等各方面都是己方占优,勇气百倍,吴楚联军则为之丧气。

交战几日以来,吴楚粮草不济,将土竟有因饥饿私自逃亡者。

这时吴楚虽不占优势,但仍有翻盘的机会,因为诸侯军只要坚持到秋高马肥之时,匈奴可能会大举南下。然而此时南方传来一个消息,令吴王刘濞魂飞魄散。

原来东瓯王却率万余精锐北上,号称来援吴王,会稽郡各城邑城守紧闭城门,不敢接纳。

吴王起兵前,曾邀南方的闽越和东瓯出兵,试探南方两国对吴国有无觊觎之心。结果闽越王和东瓯王都以准备不足为由,并未发兵相助,反而令吴王再无后顾之忧。

闽越与东瓯,皆是蛮夷。秦时曾以其地为闽中郡,与南越通称为百越。

刘邦定天下后,封驺[zōu]无诸为闽越王,定都东冶(今福建福州);封驺摇为东瓯王,定都东海(今浙江温州),惠帝时再封驺摇为东海王,此二王都是越王勾践的后人。

现在吴楚联军顿兵不前,东瓯王怎么反而要来援?吴王刘濞得知消息时,东瓯军已经抵达长江南岸的丹徒,渡河不远就是吴国都城广陵。吴王不相信东瓯军能拿下广陵,但这要这个消息传到士气低落的吴军中,后果不堪设想。

刘濞自知立脚不住,于是瞒着楚王刘戊、吴国大将军田禄伯等,与世子刘驹率亲兵数千人,南渡淮水,着急奔吴都广陵而去。但这种事情不可能滴水不漏,吴军次日就知道吴王跑了,都寻思长此不走,即不战死,也是饿死。于是将佐离心,二十几万吴军,就这样作鸟兽散,吴军将尉头脑清醒者,便率众向朝廷及梁国军队投降,以免日后连坐到家族。

楚王刘戊独木难支,也想率众逃生,不料已被汉军分割包围。楚兵哪还有抵抗的意志,四面狂奔,只剩楚王刘戊率数千亲兵还在抵抗。

楚王自知不能脱身,拔剑在手,引颈自刎。部下见楚王已死,一时投戈弃甲,相率归降。

周亚夫指挥将士,下令招降敌卒,缴械免死,荡平吴楚大营。

吴王刘濞渡过淮水,直奔广陵,来到广陵城下,见依旧是吴国旗帜,心中稍安。

原来东瓯人屯兵在长江南岸的丹徒,闻吴楚与朝廷战况焦灼,便欲坐岸观火。吴王刘濞还不知道他走后吴楚联军兵败山倒,因此率军渡过长江,请东瓯王出兵相助。

周亚夫见楚王已死,吴王却在逃,当然要歼厥渠魁,追杀吴王到天涯海角,便派使臣南下到东瓯王营中,求吴王人头。

东瓯主将见吴王刘濞势穷力蹙,便诱吴王劳军,暗令刺客杀之,割下刘濞首级,驰送到长安献功。景帝念东瓯杀死吴王,不究其罪,仍加赏赐。

吴国世子驹,见其父被杀,率残部逃奔闽越而去。

再来看齐国的情况,临淄城本被秦始皇堕毁,但刘肥家族经营半个世纪,现在城高濠深,复有战国齐都之雄伟。四国兵马,环城数匝,刀枪剑戟,围得水泄不通。战骑势如潮涌,架起云梯猛攻,却未能攻破。

等将军栾布率领救兵到来,此刻四国已师老兵疲,勉强维持对峙局面。

不久周亚夫令韩颓当率骑兵北上增援,面对骁勇善战的朝廷骑兵,四王灰心丧气,惊恐万分,竟然分别自杀,齐地六国平定。四王当然不是怕死,而是怕诛族,便以死谢罪,希望天子不要连坐家人。

齐王刘将闾原本也是要反朝廷的,难辞其咎,为保子孙后代,也服毒自杀,后来景帝果然封刘将闾的世子刘寿嗣为齐王。济北王刘志从一开始就被郎中令拿下,他与梁王刘武关系不错,便派人请梁王向天子求情,于是济北王刘志移为淄川王,从三个郡(国)减少到一个郡(国)。

赵王刘遂按照战前规划,率兵驻在西境,等候齐地六国兵来,一同越过太行山脉,据河东,与吴楚会师关中。谁知齐地六国出了问题,曲周侯郦寄领兵来攻,刘遂急引兵回到邯郸固守。郦寄围住邯郸城,攻打七个月不能破。齐地平定后,栾布率军西进赵国邯郸,与郦栾合力攻击。

刘遂死据孤城,无路可奔,箭尽粮绝,便在邯郸城自杀,赵国灭,七国平定。

来源:搜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3-2-5 01:09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