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69|回复: 12

在美华人探讨中国生物医药产业发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1-6-27 07:51: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新华社华盛顿6月26日电(记者任海军)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第16届年会26日在马里兰大学召开,与会专家、学者、官员就中美两国的创业环境、生物医药产业发展等主题进行了探讨。

中国驻美国大使馆总领事陈雄风在致辞时表示,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在推进中美两国生物医药产业的交流和合作中扮演了重要作用,这有助于增强两国关系。

陈雄风说,近年来,包括生物医药产业在内的诸多产业在中国得到迅猛发展,根据“十二五”规划,中国政府将把生物医药产业培育为新的经济增长点,这意味着巨大的商业机会。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拥有众多精英,他们既在学术领域表现优异,又对中国社会、文化以及发展需求有着深刻理解,希望他们能在中美两国生物医药领域的合作中继续发挥桥梁纽带作用。

与会的中国武汉光谷生物城常务副主任闫忠宁说,欧美国家在生物技术领域仍居于领先地位,光谷生物城此行意在与美国生物产业界加强交流,同时吸引生物技术领域人才。

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会长龙志峰表示,协会很多会员此前在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或生物医药企业工作过,有过成功的创业经历,举行年会可以将他们的经验和教训介绍给有志于回国在生物医药领域创业的旅美华人,协会将继续为推动两国在生物医药领域的合作发挥积极作用。

美国人类基因组科学公司首席执行官托马斯·沃特金斯表示,中国的生物医药市场非常广阔,也非常重要,吸引了全球很多知名企业,该公司将来计划在中国开展业务。

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创建于1995年,多年来在促进中美人才和技术交流方面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完)

发表于 2011-6-28 07:55:5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大有空间。
 楼主| 发表于 2011-6-28 08:52:52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茂公 发表于 2011-6-28 09:55
生物医药产业发展大有空间。

是啊。Biospecting是挖掘中医宝贵资源,把中药推向现代化和产业化的重要手段。。。
发表于 2011-6-28 15:57:32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片枫叶 发表于 2011-6-28 09:52
是啊。Biospecting是挖掘中医宝贵资源,把中药推向现代化和产业化的重要手段。。。

这应该是中药最终的归属。
 楼主| 发表于 2011-6-28 16: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茂公 发表于 2011-6-28 17:57
这应该是中药最终的归属。

中药的黑箱理论虽然也能勉强达到目的,能变成灰箱,并最终白箱了就会更有说服力。。。
发表于 2011-6-28 20:34: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徐茂公 于 2011-6-28 22:13 编辑
还是那片枫叶 发表于 2011-6-28 17:13
中药的黑箱理论虽然也能勉强达到目的,能变成灰箱,并最终白箱了就会更有说服力。。。


目前来看,常见的中药国内基本上都用现代药学分析其有效成分和化学结构,只不过还略粗糙些,这已经是为中药药效明朗化和产业化奠定了基础。例如:柴胡化学成份:
1、柴胡根含挥发油0.15%,内有:戊酸(pentanoic acid),已酸(hexanoic acid),庚酸(heptanoic acid),2-庚烯酸(2-heptenoic acid),辛酸(octanoic acid),2-辛烯酸(2-octenoic acid),壬酸(nonanoic acid),2-壬酸(nonanoic acid),苯酚(phenol),邻-甲氧基苯酚(o-methoxyphenol),γ-辛内酯(γ-octalactone),γ-癸内酯(γ-decalactone),丁香油酚(eugenol),γ-十一烷酸内酯(γ-undecalactone),甲苯酚(cresol),已基苯酚(ethyphenol),百里香酚(thymol),玛索依内酯(messoia lactone),已酸香苯醛酯(vanillin acetate)[1],还有:2-甲基环戊硐(2-methylcyclopentanone),柠檬烯(limonene),月桂烯(myrcene),右旋香荆芥酮(carvacrone),反式香苇醇(carveol),胡薄荷酮(pulegone),桃金娘醇(myrtenol),α-松油醇(α-terpineol),芳樟醇(linalool),牻牛儿醇(geraniol),正十三烷(n-tridecane),(E)-牻牛儿基丙酮[(E)-geranyl acetone],α-荜澄匣油烯(α-cubebene),ξ-荜澄匣烯(ξ-cadinene),葎草烯(humulene),反式丁香烯(caryophyllene),长叶烯(longifolene),努特卡扁柏酮(nootkatone),十六酸(hexadecanoic acid),六氢金合欢基内酮(hexahydrofarnesyl acetone)[2]。又含柴胡皂甙(saikosaponin)a、c、d、S1,柴胡皂甙S1就是3-O-α-L-吡喃阿拉柏糖基(1→3)β-D-吡喃葡萄糖醛酸齐墩果酸-28-β-D-吡喃葡萄糖酯[3-O-α-L-arabinopyranosyl(1→3)-β-D-glucuronopyranosyl oleanolic acid-28-β-D-glucopyranosylester];还含侧金盏花醇(adonitol),α-菠菜甾醇(α-spinasterol)[6],另含多糖,命名为柴-Ⅲ-5311,系酸性多糖,相对分子质量约80 000,由半乳糖(galactose),葡萄糖(glu-cose),阿拉伯糖(arabinose),木糖(xylose),核糖(ribose),鼠李糖(rhamnose)及一未知成分组成,其中葡萄糖和核糖的含量较少[7]。茎叶含酮类成分:山柰酚(kaempferol),山柰酚-7-鼠李糖甙(kaempferol-7rhamnoside),山柰甙(kaempferitrin),山柰酚-3-O-α-L-呋喃阿拉伯糖甙-7-O-α-L-吡喃鼠李糖甙(kaempferol-3-O-α-L-呋喃阿拉伯糖甙-7-O-Αl-吡喃鼠李糖甙(daempferol-3-O-α-L-arabinopyranoside-7-O-α-L-rhamnopyranoside)。
2、狭叶柴胡 根含挥发油,内有:β-松油烯(β-terpinene),柠檬烯,樟烯(camphene),β-小茴香烯(β-fenchene),胡薄荷酮,异龙脑(isoborneol),β-松油醇(β-terpineol),芳樟醇,α-(王古)(王巴)烯(α-co-paene),葎草烯,α-金合欢烯(α-farnesene),香橙烯(aromaden-drene),顺式的和反式的丁香烯,β-榄香烯(β-elemene),γ-及兰油烯(γ-muurolene),广蕾香烷(patchoulane),努特卡市民柏酮,喇叭茶醇(ledol)[2]。又含柴胡总甙0.15%,其中柴胡皂甙a0.05%,柴胡皂甙d微量,柴胡皂甙c0.10%。
地上部分含黄酮类化合性:山柰酚,山柰酚-7-鼠李糖甙[8],槲皮互(quercetin),异槲皮素(isoquercetin),异鼠李素(isorham-netin),芸香甙(rutin),水仙甙(narcissin)。
3、竹时素材胡 根含挥发油,内有:2-甲基环戊酮,柠檬烯,桃金娘醇,反式香苇醇,α-松油醇,正十一烷(n-undecane),5-甲基-5-已基癸烷(5-methyl-5-ethyldecane),(E)-牻牛儿基丙酮,α-荜澄茄油烯,ξ-毕澄茄烯,α-(王古)(王巴)烯,葎草烯,反式的β-金合欢烯(β-farnesene),顺式丁香烯,β-榄香烯,4,8-二甲基十三烷(4,8-dimethyltridecane),十四酸(tetradecanoic acid),十六酸,六氢金合欢基丙酮[2]。又含柴胡皂甙a、c、d3、e及6-O-已酰基柴胡皂甙(6-O-acetylsaikosaponin)a,前柴胡皂甙元(prosaidogenin)F,大叶柴胡皂甙(chikusaikoside)Ⅱ,柴胡皂甙(saikosaponin)d,3-O-β-D-吡喃岩藻糖基柴胡皂甙元(3-O-β-D-fucopyranosylsaikongin)F即去葡萄糖基柴胡皂甙(desglucosaikosaponin)a,6-O-已酰基柴胡皂甙(6-O-acetylsaikosaponin)b3,11α-甲氧基柴胡皂甙(11α-methoxaikosaponin)f[3,13]4、线叶柴胡 根含挥发油,内有:β-蒎烯,柠檬烯,β-侧柏烯(β-thujene),α-,β-及γ-松油醇,月桂烯,右旋葛缕酮(carvone),桃金娘醇,橙花醛(neral),正十一烷,龙脑烯(bornylene),正十三烷正十四烷(n-tetradecane),α-雪松烯(α-himachalene),α-(王古)(王巴)烯,葎草烯,反式金合欢烯(farnesene)β-榄香烯[2];根含柴胡皂甙a、d[10];种子中分得:α-檀萜烯(α-santene)罗勒烯(ocimene),α-松油烯,香豆精(cormarin),龙脑(borneol),已酸牻牛儿酯(geranyl acetate),已酸香茅醇酯(cytronelly acetate)。
5、银州柴胡 根含柴皂甙a、b2,2-O-已醇基柴胡皂甙(2-O-acetyl saikosaponin)b2。3-O-已酰基柴胡皂甙(3-O-acetyl-saikosaponin)b2[3];还含侧金盏花醇,芸香甙,异鼠李素-3-芸香糖甙(isorhamnetin-3-O-rutnoside),α-菠菜甾醇,α-蒎菜甾醇葡萄糖甙(α-spinasteryl-β-D-glucoside)。
6、锥叶柴胡 根含柴胡总甙10.85%,其中柴胡皂甙a0.25%,柴胡皂甙c0.6%,柴胡皂甙d0.54%;根、茎、花果产中含芸香甙,槲皮素,异槲皮素,异鼠李素,水仙甙。
7、小叶黑柴胡根含挥发油,内有:2-甲基环戊酮,奥(azu-lene),α-及β-蒎烯,α-及β-侧柏烯,柠檬烯,龙脑烯,α小茴香烯(α-fenchene),月挂烯,3-蒈烯(3-carene),2,6-二甲基辛烷(2,6-dimethyloctane),胡薄荷酮,桃金娘醇,4-松油醇(4-ter-pinen-4-ol),牻牛儿醇,正十一烷,正十三烷,α-荜澄茄油烯,γ-及ξ-荜澄茄烯,α-(王古)(王巴)烯,葎草烯,α-金合欢烯,β-甜没药烯,β-及γ榄香烯,十四酸;又含柴胡皂甙a0.35%,未检出柴胡皂甙c及d。
8、窄竹叶柴胡 根含挥发油,内有:2-甲基环戊酮,β-蒎烯(β-pinene),柠檬烯,3,3,5-三甲基庚烷(3,3,5-trimethyl-heptane),反式行苇醇,桃金娘醇,α-松油醇,蓄谋樟醇,正十一烷,α-荜澄茄油烯,葎草烯,香橙烯,广藿香烷,γ-广藿香烯(γ-patchoulene),β-甜没药烯(β-bisabolene),努特卡扁柏酮,草薄二烯(acoradiene)[2]。又含柴胡皂甙a、c、d、b3、b4[15,16],3-O-已酰基柴胡皂甙(3-O-acetylsaikosaponin)a,6-O-已酰基柴胡皂甙(6-O-acetylsaidosaponin)a,3-O-已酰基柴胡皂甙(3-O-acetylsaikosaponin)d,6-O--已酰基柴胡皂甙(6-O-acetylsaikosaponin)d,大叶柴胡皂甙Ⅰ及Ⅱ,11α-甲氧基柴胡皂甙f。
9、兴安柴胡 含柴胡总甙1.678%,其中柴胡皂甙a0.16%,柴胡皂甙d0.36%[10];还含6,7,3,8-双藁本内酯(Z,Z-6-7-3a,6-diligustilide),顺式二羟基藁本内酯(cis-6,7-di-hydroxyligustilide),娠烯醇酮(pregnenolone)。
10、柴首 根含挥发油,内有:2-甲基环戊酮,3-庚酮(3-heptanone),柠檬烯,3-荜烯,2-戊基呋喃(2-pentylfuran),香荆芥酚(carvacrol),右旋葛缕酮,马鞭草烯酮(verbenone),小茴香酮,反式香苇醇,胡薄荷酮,橙花醛,正十一烷,对异丙基苯甲酸(p-isopropylbenzoic acid),5-甲基-5-已基癸烷,3-甲基十二烷(3-methyldodecane),正十四烷,α-荜澄茄油烯,γ-荜澄茄烯,β-古芸烯(β-gurfunene),α-(王古)(王巴)烯,香橙烯,顺式丁香烯,α-愈创木烯(α-guaiene),α-及β-榄香烯,γ衣兰油烯,正十五烷(n-pentadecane),努特卡扁柏酮,喇叭茶醇,金合欢基丙酮(farnesylacetone);又含柴胡总甙1.83%,其中柴胡皂甙a0.30%,柴胡皂甙c0.82%,柴胡皂甙d0.71%。
11、长白柴胡 根含柴胡皂甙a、b1、b2、c、d。空心柴胡根含挥发油,内:环已酮(cycolhexanone),辛醛(octanal),薁,β-蒎烯,α-及γ-松油醇,柠檬烯,月桂烯,3-荜烯,百里香酚,香荆芥酚,胡薄荷酮,异松樟酮(isopinocamphone),龙脑,异胡薄荷醇(isopulegol),薄荷酮(menthone),1,8-桉叶素(1,8-cineole),芳樟醇,橙花醇(nerol),正十一烷,α-荜澄茄油烯,γ-荜澄茄烯,α-金合欢烯,顺式和反式的丁香烯,β-芹子烯(β-selinene),β-柏木烯(β-cedrene),γ-广藿香烯(γ-patchoulene),正十五烷;又含柴胡总甙1.03%,其中柴胡皂甙a0.48%,柴胡皂甙c0.11%,柴胡皂甙0.44%。
12、小柴胡 根含挥发油,内有:戊酸,2,6-二甲基辛烷,胡薄荷酮,α-松油醇,薄荷酮,芦藜醇(veratryl alcohol),菖蒲二烯,广藿香烷,柏木烯醇(cedrennol),α-桉叶醇(α-eudesmol),十六酸;又含柴胡总甙0.05%,其中柴胡皂甙a0.05%,柴胡皂甙c及d均微量。
13、汶川柴胡 根含挥发油,内:2-甲基环戊酮,正庚醛(n-heptanal),4-甲基-3-庚酮(4-methyl-3-heptanone),樟烯,3-荜烯,2-戊基呋喃,胡薄荷酮,2-甲基癸烷(5-methyldecane),正十一烷,对异丙基苯甲酸,正十三烷,7-甲基十三烷(7-methyltridecane),正十四烷,α-荜澄茄油烯,ξ-毕澄茄烯,β-古芸烯,α-(王古)(王巴)烯,葎草烯,α-金合欢烯,β-柏木烯,4,8-二甲基十三烷,2-甲基十六烷(2-methylhexadecane),六氢金合欢基丙酮,以及橙花叔醇(nerolidol)的同分异彩构体;又含14个皂甙成分:柴胡皂甙a、b2、d,2-O-及-已酰基柴胡皂甙a,2-O-β-D-吡喃木糖基柴胡皂甙(2O-β-D-glucopyranosyl saikosaponin)b2,6-O-已酰基柴胡皂甙(6-O-acetylsaikosaponin)b2,3,6-O,O-二已酰基柴胡皂甙(3,6-O,O-diacetylsaikosaponin)b2,2-O-已酰基柴胡皂甙(2-O-acetylsaikasaponin)d,3-O-已酰基柴胡皂甙d,6-O-已酰柴胡皂甙d,16-表大叶柴胡皂甙(16-epichiku-saikoside),前柴胡皂甙元(prosaikogenin)G。
14、马尔康柴胡 根含挥发油,内有:2-甲基环戊酮,3-甲基-3-异丙基苯-5-已基癸烷,β-古芸烯,α-(王古)(王巴)烯,β-甜没药烯,4,8-二甲基十三烷。
【药理作用】
1.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1.1.抗惊厥作用: 小鼠(10只)灌胃柴胡煎剂20g(相当生药)/kg,l小时后皮下注射不同剂量的咖啡因,与对照组相比,15分钟内各组发生惊厥的动物数,求出用药组与对照组的半数有效量分别为350(385.O-318.2)mg/kg和250(302.5-206.6)mg/kg,表明柴胡煎剂对小鼠咖啡因惊厥有对抗作用。
1.2.解热镇痛作用: 给大鼠(每组6只)腹腔注射北柴胡油300mg/kg(1/4半数致死量),北柴胡总皂甙 380和635mg/kg(1/5和1/3半数致死量)。结果表明,在注射酵母后5-8小时内均有明显的解热作用。采用电击鼠尾法,北柴胡总皂甙478mg/kg(1/4半数致死量)有明显的镇痛作用。小鼠灌胃柴胡煎剂10g(相当生药)/kg亦具有镇痛作用,其镇痛作用可破阿托品灌胃25mg/kg或纳络酮皮下注射0.26mg/kg部分拮抗。
1.3.镇静作用: 柴胡制剂和柴胡总皂甙均有明显镇静作用,小鼠口服粗柴胡皂甙200-800mg/kg即可出现镇静作用。在小鼠攀登试验中,粗柴胡皂甙有与眠尔通相似的镇静作用,口服的运动半数抑制剂量(CD50)为347mg/kg。粗皂甙对大鼠的条件性回避、逃避反应均有明显的抑制。小鼠口服柴胡总皂甙500mg/kg能延长环己巴比妥钠的睡眠时间。
1.4.抗炎作用: 大鼠肌肉注射50mg/kg、25mg/kg2%柴胡总皂甙水溶液,能明显抑制由右旋糖酐(6%溶液0.1ml/只)引起的足浮肿,抑制作用与剂量相关,大鼠去两侧肾上腺后抑制作用明显减弱。小鼠腹腔注射l00mg/kg总皂甙的2%水溶液和0.6%醋酸0.2ml/只,对醋酸引起的小鼠腹腔液的渗出有明显的抑制作用。柴胡总皂甙和挥发油腹腔注射对角叉菜胶所致大鼠足肿均有明显的抑制作用。粗柴胡皂甙口服600mg还能抑制5-羟色胺和巴豆油引起的小鼠足肿。粗柴胡皂甙对醋酸、组胺和5-羟色胺引起的血管通透性增加具有抑制作用。柴胡皂甙a和d肌肉注射或口服均有抗渗出和抗肉芽肿作用。柴胡皂甙a和d 腹腔注射后,大鼠血浆皮质酮大量增加,其肾上腺重量也有不同程度增加,可能抗炎作用与刺激肾上腺,促进肾上腺皮质系统有关。
2.对心血管系统的影响:北柴胡醇浸出液能使麻醉兔血压轻度下降。柴胡总皂甙对犬能引起短暂的降压反应,心率减慢;对兔亦有降压作用。离体蛙心及豚鼠离体心耳试验可见柴胡总皂甙1-2×10(-4)浓度有抑制心肌作用。粗皂甙有明显的溶血作用。柴胡皂甙的溶血作用强度为柴胡皂甙d >a>c,但其溶血作用可被腺嘌呤、肌酐所抑制。犬静脉注射粗皂甙5mg/kg时,可出现暂时性的血压下降及心率减少。柴胡地上部分含有6-8%类黄酮,具有增强毛细血管作用。
3.对消化系统的作用:3.1.对肝脏的作用: 柴胡的水浸剂与煎剂(1:20)均能使犬的总胆汁排出量与胆盐成分增加。粗柴胡皂甙每日口服500mg/kg连续3天,能使四氯化碳肝损伤大鼠的肝功能恢复正常,还能使半乳糖所致的肝功能与组织损伤恢复。柴胡皂甙a对四氯化碳引起的小鼠肝损伤实验,可见过氧化质含量降低,肝脏中GSH含量升高,而血清中GTP含量下降,肝脏中甘油三酯含量降低,表明具有保护肝细胞损伤和促进肝脏中脂质代谢。
3.2.对胃、十二指肠的作用: 柴胡总皂甙浓度在l-2×10(-4)时,能兴奋离体肠平滑肌,且不为阿托品所对抗。在3×10(-6)浓度时对离体肠鼠小肠能增强乙酰胆碱引起的收缩作用。口服柴胡总皂甙能抑制胃酸的分泌,增加胃液的pH值。对大鼠实验性的醋酸溃疡,每日口服粗皂甙10mg/kg,连续15天,有促进胃溃疡的治疗作用,但较大剂量50或100mg/kg反而出现溃疡恶化倾向。在用固定水浴法所致应激性溃疡中,口服粗皂甙500mg/kg有明显的抑制作用。另外,柴胡总皂甙对胰蛋白酶有较强的抑制作用。
4.抗病原体作用:柴胡有抗病原体作用:北柴胡注射液及其蒸馏出的油状物对流感病毒都有强烈抑制作用。柴胡皂甙a的体外实验表明对流感病毒也有抑制作用。柴胡还有抗结核菌作用。柴胡注射液也可治疗单疱病毒角膜炎,能促进溃疡愈合,后层皱折及实质层侵润水肿消失,有助于恢复视力。
5.对物质代谢的影响:5.1.对蛋白代谢的影响: 柴胡皂甙a、c、d混合物(3 :2 :2)能明显增加大鼠的蛋白质生物合成。肌肉注射柴胡总皂甙也有这种作用。
5.2.对糖代谢的影响: 柴胡总皂甙能使肝糖无明显增加,促进葡萄糖在总脂质和胆甾醇生物合成中的利用率明显增加。
5.3.对脂质代谢的影响:柴胡总皂甙能抑制肾上腺素和ACTH诱导的脂库中的脂肪分解作用,也抑制胰岛素促进脂肪的生成作用,使血中脂肪量降低。
5.4.柴胡中所含的a-菠菜甾醇有降低血浆胆固醇的作用,能对抗硫脲嘧啶降低家兔基础代谢的作用。
6.对垂体一肾上腺皮质作用功能的影响:口服柴胡或柴胡皂甙可使小鼠或大鼠胸腺萎缩和肾上腺重量增加。其中皂甙a和d能使肾上腺明显肥大,而皂甙c作用不明显。柴胡皂甙a或d能兴奋垂体前叶分泌ACTH,刺激肾上腺引起皮质酮的合成和分泌。
7.抗脂质过氧化的作用:柴胡注射液(1g/1ml)体外对小鼠肝匀浆两二醛(MDA)和H2O2作用后兔血浆MDA、血浆游离血红蛋白(PHb)的影响。实验结果表明,柴胡注射液能明显抑制肝匀浆MDA的生成和H2O2引起的血浆MDA、PHb升高,抑制作用随剂量增加而加强,表明具有抗脂质过氧化的作用。
8.抗肿瘤作用:柴胡皂甙d 灌胃或腹腔注射对小鼠艾氏腹水癌有抑制肿瘤生长作用,且能明显延长动物的生存时间。用柴胡以新西兰纯种白兔制备具有抗癌效应的肿瘤坏死因子(TNF),以肝癌细胞作为靶细胞,结果使癌细胞坏死、裂解;用Hela细胞和肺腺细胞做同样实验,亦获相同结果。
9.其它作用:9.1.免疫作用: 小鼠腹腔注射柴胡多糖(分子量9900)可显着增加脾系数,腹腔巨噬细胞吞噬百分数及吞噬指数和流感病毒血清中抗体滴度,但不影响脾细胞分泌溶血素。柴胡多糖对正常小鼠迟发超敏反应(DTH)无作用,但可以完全及部分恢复环磷酰胺或流感病毒对小鼠DTH反应的抑制。柴胡多糖明显提高ConA活化的脾淋巴细胞转化率及天然杀伤细胞的活性,表明柴胡多糖能提高小鼠体液和细胞免疫功能,并使免疫抑制状态有一定程度的恢复。
9.2.柴胡多糖还有抗辐射作用。
9.3.柴胡皂甙和黄酮对血浆乙酰胆碱脂酶50%抑制率时的药物浓度分别为44.2±3.7mg/ml和30.3±2.4mg/ml,两者混用时为26.0±1.8mg/ml。这两种药用成分对乙酰胆碱酯酶均呈现竞争一非竞争型混合抑制作用。
【毒性】柴胡毒性很低,柴胡浸膏(10%)水溶液鼹鼠 皮下注射,其最小致死量为100mg/kg。小鼠1次腹腔注射北柴胡总挥发油的半数致死量为1.19±0.12g/kg,北柴胡总甙的半数致死量为1.906±0.21g/kg。另有报道,柴胡总皂甙小鼠口服的半数致死量为4.7g/kg,腹腔注射为0.112g/kg;豚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0.583g/kg。本品所含白芷素大鼠腹腔注射的半数致死量为165mg/kg,小鼠为254mg/kg。
可以说管中窥豹,略见一斑。
 楼主| 发表于 2011-6-28 21:00:55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茂公 发表于 2011-6-28 22:34
目前来看,常见的中药国内基本上都用现代药学分析其有效成分和化学结构,只不过还略粗糙些,这已经是为中 ...

哈哈,这样的研究也够繁琐的了。。。
发表于 2011-6-28 21:14:11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片枫叶 发表于 2011-6-28 22:00
哈哈,这样的研究也够繁琐的了。。。

也可以说是眉毛胡子一把抓。
 楼主| 发表于 2011-6-28 21:5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茂公 发表于 2011-6-28 23:14
也可以说是眉毛胡子一把抓。

没有办法,枫叶当时在非洲推广青蒿种植的时候,也要做化学成分分析,找出活性成分和辅助成分。因为植物体内有化学物质相互作用(抑制或增强),还有平时让有效成分休眠的机制,很复杂了。。。
发表于 2011-6-29 05:45:15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片枫叶 发表于 2011-6-28 22:53
没有办法,枫叶当时在非洲推广青蒿种植的时候,也要做化学成分分析,找出活性成分和辅助成分。因为植物体 ...

在中药现代手段研究过程中还一个弊端:即各科研单位各自为阵,根据科研人员自己喜好来研究某草本,没能统一计划、统一方法、统一标准、统一试剂、统一仪器等,因此重复论证不说,得出的结论时常大相迳庭。我的想法是,能成立一个中药成份研究权威机构,这方面研究分析统一由该机构承担,分组进行,以愚公移山的精神,每年或每几年搞出几种或几十种药物鉴定,积少成多,集腋成裘,最终一定能完成这个浩大工程的。
 楼主| 发表于 2011-6-29 07:27:38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茂公 发表于 2011-6-29 07:45
在中药现代手段研究过程中还一个弊端:即各科研单位各自为阵,根据科研人员自己喜好来研究某草本,没能统 ...

茂公的想法很好,也可行,赞一个!

植物体内的物质构成和成分含量是动态变化的,不仅存在空间差异,也存在时间差异。也就是说,相邻的两个个体体内的物质构成不完全相同;同一植株,在不同的生长阶段的成分构成也不一样,这是导致不同的科学家用同样的仪器与方法,分析出的结果也不完全一样的客观原因。所以说生命现象是比化学和物理更为复杂的学问。。。
发表于 2011-6-29 07:41:53 | 显示全部楼层
还是那片枫叶 发表于 2011-6-29 08:27
茂公的想法很好,也可行,赞一个!

植物体内的物质构成和成分含量是动态变化的,不仅存在空间差异,也 ...

因此,从意义上和复杂性来说,绝不亚于任何浩大工程。
 楼主| 发表于 2011-6-29 08:28:24 | 显示全部楼层
徐茂公 发表于 2011-6-29 09:41
因此,从意义上和复杂性来说,绝不亚于任何浩大工程。

生物学原理的研究都是复杂的工程,需要把基础学科的很多研究方法移植过来。因为生命现象是最为复杂的。。。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9-22 13:3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