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240|回复: 19

从陈光诚案看美国拙劣表演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5-3 14:3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北京日报

从陈光诚案看美国拙劣表演

 从陈光诚案看美国拙劣表演

在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左)陪同下,甫出美国大使馆的陈光诚(右)在车上就致电记者报平安。(美大使馆提供)

  中美要共赢,“相处之道”必然是互相尊重与互利合作。自作聪明制造事端,搞鸡鸣狗盗之举,对中国不起作用,而美国政客则更是自曝其丑。无论是美国驻华使馆还是驻华大使,都应谨守外交礼仪,不能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做出有损国格、人格的苟且之事。毕竟,13亿中国人没有那么好瞒哄,也没有那么好利用,指望借挑起一些事端干涉中国、要挟中国,未免太过天真。

  在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开始的前一天,以非正常方式被带入美国驻华使馆并停留6天的陈光诚自行离开。中国外交部对此表达了强烈不满,要求美方为这种干涉中国内政的做法道歉,保证不再发生此类事件。

  美国等西方国家对陈光诚的格外关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正是在美国和西方媒体的包装下,这个所谓“维权英雄”被贴上醒目的政治标签,树立为反社会、反体制的代表人物。但再怎么看,陈光诚也代表不了多少人,真正能代表的是他的后台老板即西方反华势力的利益。陈光诚已经成为美国政客抹黑中国的工具和棋子。不过,作为一个看似如此重要的工具和棋子,陈光诚本人的诉求实在够不上有多大分量和多大格局,倒充分显示出美国政客不惜挖地三尺也要给中国社会找麻烦的心情是何等的急切。想必陈光诚和他的扶持者们心里也很清楚,这样的拙劣表演除了让一小撮人逞一时口舌之快外,根本得不到他们所希望的中国社会的广泛应和,13亿中国人并没有那么好瞒哄,也没有那么好利用,指望借此来干涉中国、要挟中国,未免太过天真。

 任何社会形态和体制中都会存在问题,但没有哪个国家容许他国干涉本国内政,容许他国使馆在自己的土地上为所欲为,自行其是,更不容许一个大使充当判官的角色。遗憾的是,在陈光诚事件中,美国驻华使馆偏偏扮演了不那么光彩甚至可以说是鸡鸣狗盗的角色,为此置有关国际法和中国法律于不顾,置中美关系大局于不顾,置最起码的外交礼仪于不顾,着实令人咋舌。试想,假如在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他国驻美使馆也如此兴致勃勃、明目张胆地接待美国政客口中的“刁民”、“暴徒”,支持他们“现在就革命”、“重塑美国”,那么美方的反应又将是如何?只怕与今天陈光诚给中国带来的微不足道的困扰相比,美国的尴尬只会更多。

  不得不说,一段时间以来,美国驻华使馆及新任驻华大使骆家辉的种种行为与其自身职责颇为不符,“小动作”不断。这使人不禁要问,这个大使的职责究竟是积极致力于发展中美两国关系,消除彼此的误解和隔膜,还是处心积虑地跑到中国社会中找茬捣乱,为中美关系制造新的、更大的裂隙。从乘飞机坐经济舱、自己背包、拿优惠券买咖啡的“平民生活秀”;到监测并公布大使馆的空气质量数据,搀和北京的城市管理争论;再到胆大妄为地以非正常方式将陈光诚带入使馆我们看到的,根本不是一个谨言慎行的驻华大使,而是一个主动搅起矛盾漩涡的标准美国政客,这种与一国大使身份极不相称的做派究竟是有心还是无意,假如是有心,又出于何种动机,意欲达成何种目的,大家不妨自去琢磨。这次美国使馆导演的闹剧,使中国人民受到深刻教育,再一次印证了中国的古语“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他们安的什么心,不是昭然若揭了吗!

  如果美国确实想与中国发展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那么就不能再固执地迎合甚至鼓励中国极少数人的极端言行,破坏中国社会的稳定。同样,如果骆家辉真心想当好驻华大使,那就当得严肃一些,认真一些,不要搞些上不得台面的勾当,不要做自取其辱的丑事。自作聪明,只能聪明反被聪明误。

  今天,中美两国关系的重要性怎么强调都不为过。但充满矛盾意味的是,美国政客动不动就会有不太成熟、不太体面的举动出现,似乎总想找茬敲打一番中国,似乎总想给前进中的中国社会找些麻烦,陈光诚事件就是一例,而这样的举动在明眼人看来,既无聊又拙劣。事实证明,中美关系要发展,主要障碍在美国。美国必须学会尊重中国的核心利益,必须学会适应与中国平等相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打着“人权”、“自由”、“民主”等旗号制造事端,只能是自曝其丑,对中国不起作用,对美国自己更没好处。

  发展中美新型大国关系,必须要平等互谅。对存在的分歧,应通过对话交流,增进理解,妥善处理,以免影响中美关系大局。应该说,中国对处理中美关系的态度是一以贯之、坦诚而务实的,中美要共赢,“相处之道”也必然是互相尊重与互利合作。美国政客只有放下乱七八糟的歪心思,把中美关系这本经念好,才符合中美两国人民的利益。
发表于 2012-5-3 17:05:45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这片林子很大,里面难免什么样的鸟都有,其中不乏拾荒者和流浪汉,请美国使馆都带去,管吃住就行,但不要只看重这里面的瞎叫嚷的“鼓气包”。鼓气包由于生存能力差,又不愿意付出劳动,看到财富不均整天生气,攻击制度,攻击政府,唯恐天下不乱。
 楼主| 发表于 2012-5-3 19: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别山人 发表于 2012-5-3 19:05
中国这片林子很大,里面难免什么样的鸟都有,其中不乏拾荒者和流浪汉,请美国使馆都带去,管吃住就行, ...

美国政府支持的,都是敢于破坏中国法律、敢于出卖灵魂、敢于卖国求荣的民族败类!

看看这篇帖子就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卖力了:陈光诚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理应依法加以处理
发表于 2012-5-3 21:02:40 | 显示全部楼层
泼妇骂街
发表于 2012-5-4 02:05:08 | 显示全部楼层
应该详细披露陈光诚其人其事,让百姓明白他到底错在哪里?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07:29:52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4 04:05
应该详细披露陈光诚其人其事,让百姓明白他到底错在哪里?

看看华发网上的这个帖子就知道了:
陈光诚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理应依法加以处理

发表于 2012-5-4 07: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美国人对中国的所作所为,都是配合美国的对华大战略而为滴,中国的强大完全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必须方方面面诋毁中国,这点美国人清楚,中国人也清楚。因此中国人只要抓住发展经济、军事这条主线,待身强力壮的时候,看你还能拿我怎么办!
 楼主| 发表于 2012-5-4 10:59:07 | 显示全部楼层
ahmaslhx 发表于 2012-5-4 09:54
美国人对中国的所作所为,都是配合美国的对华大战略而为滴,中国的强大完全不符合美国的利益,必须方方 ...

说得很对。中国就像一位需要埋头修炼的武学新人,正在打坐呢,美国就是一位居心不良的武功高手,害怕中国修炼成功超过自己,正想方设法捣乱呢~~~
发表于 2012-5-4 21:57:03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笛 发表于 2012-5-4 09:29
看看华发网上的这个帖子就知道了:
陈光诚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国家法律,理应依法加以处理

不是陈光诚先触犯了中国的法律,而是他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应有的权利,却遭到腐败官员的扯皮及其的违法的处理方式甚至是粗暴打压。我们不应该责骂弱势的陈光诚挟洋人以自重,我们应该反思地方政府官员的不作为甚至乱作为。中央政府应该责令地方政府彻查此事并监督其公正性与合法性,还应该保证陈光诚的人身安全不受威胁。
发表于 2012-5-5 00:06:35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4 23:57
不是陈光诚先触犯了中国的法律,而是他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应有的权利,却遭到腐败官员的扯皮及其的违法 ...

我们确实憎恨国内的贪腐官员,希望健全法制,保障底层老百姓的利益。
我们同样反对国外势力假借国内的事件,行遏制中国发展的目的,中国必须强大!
外交部发言人已经说了,陈光诚人身自由,还可以依法通过正常途径办理手续到外国留学。
 楼主| 发表于 2012-5-5 21:36:23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4 23:57
不是陈光诚先触犯了中国的法律,而是他拿起法律的武器来维护应有的权利,却遭到腐败官员的扯皮及其的违法 ...

中国的基层执法队伍的素质确实参差不齐,但从媒体披露的陈光诚的经历看,他不是合法地依靠法律手段来解决纠纷,而是通过与境外反华势力勾结来达到个人目的。这才是他被美国和海外其它反华势力吹捧与”保护“的主要原因。
 楼主| 发表于 2012-5-5 21:44:34 | 显示全部楼层
ahmaslhx 发表于 2012-5-5 02:06
我们确实憎恨国内的贪腐官员,希望健全法制,保障底层老百姓的利益。
我们同样反对国外势力假借国内的事 ...

您说的没错。中国是存在贪腐行为和执法过程中的人为失误,这是全世界普遍存在的问题(发达国家没有发展中国家那么严重)。陈光诚被西方反华势力作为棋子来使用,他的所作所为已经不是依法维权了,而是与海外反华势力勾结,不尊重和破坏中国的司法制度,中国政府对违法分子不依法惩处,才是中国司法制度不完善的地方!
发表于 2012-5-6 19:59:5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斗腐儒 于 2012-5-6 22:00 编辑
爱笛 发表于 2012-5-5 23:36
中国的基层执法队伍的素质确实参差不齐,但从媒体披露的陈光诚的经历看,他不是合法地依靠法律手段来解决 ...

你可能不了解具体情况,我是他的家乡人。我知道家乡的那帮官员的素质,我跟他们打过交道。我也上访过,也打过官司。不过中国的公仆们似乎越是落后地区的越腐败而且明目张胆,发达地区的官员则道貌岸然、衣冠禽兽,打官腔,不办正事。陈光诚先是拿法律武器维护自己和群众的权益,但屡屡遭到腐败官员的粗暴对待,后来转为对政府官员的仇视,慢慢被国外媒体发现并加以利用。值得反思的是我们的政府,而不是让我们不知情的社会大众对陈光诚群起而攻之。国外势力不可能利用陈光诚分裂祖国或者是祸国殃民,这只是让部分腐败政府和官员不安、恐惧,但又不敢拿美国这样的外来势力如何。只会继续欺骗或欺压愚昧的百姓。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07:35:46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6 21:59
你可能不了解具体情况,我是他的家乡人。我知道家乡的那帮官员的素质,我跟他们打过交道。我也上访过,也 ...

在国内发现腐败现象,可以通过向上级和媒体曝光来揭发,但如果自己不采取合法手段来对付腐败,当然就会被打击报复。和境外敌对势力“合作”来达到自己的目的,任何时候都是下策,因为敌对势力居心不良,性质一下子就改变了~
发表于 2012-5-7 19:1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笛 发表于 2012-5-7 09:35
在国内发现腐败现象,可以通过向上级和媒体曝光来揭发,但如果自己不采取合法手段来对付腐败,当然就会被 ...

当他上访到北京也未得到解决的时候,他还能去哪里?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19: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7 21:10
当他上访到北京也未得到解决的时候,他还能去哪里?

你如果了解他的故事,能不能仔细介绍一下。从目前网上报道的他的故事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所以,很多海外华人对他的所作所为不理解。
发表于 2012-5-7 19:39:32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笛 发表于 2012-5-7 21:20
你如果了解他的故事,能不能仔细介绍一下。从目前网上报道的他的故事看,完全不是这么回事,所以,很多海 ...

20120502160858380.jpg

陈光诚,最初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手。在北京到临沂的129号公路牌下,凌晨三点。下了车,一双温暖的手就握住了我。以后几天,这双手握着我的手走遍了村里。失明的他只能用双手接触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双手是他表达情感的渠道:与你五指交叉相握是信任的信号,稍稍用力是在压抑内心的愤怒,轻拍你的手是会意,双手摸着对方的脸庞是在说:你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手总是热的……  掏鸟窝的瞎孩子
          陈光诚是山东沂南县东师古村里土生土长的农民。一岁时一场高烧烧瞎了他的双眼,贫寒的母亲忙着为大户人家做饼顾不上孩子,父母无奈地搓着手,听着孩子哭了一夜。对于小光诚,这一夜后,天再没有亮过。在这个偏远的沂蒙山脚的村庄,双目失明,并不能改变他是村里最调皮的孩子:他最会掏鸟窝——想一下?原来他让树下的孩子用竹竿绑着锅盖盖住鸟窝的口,他就循着小鸟的叫声爬到树上,一掏一个准。长大以后小时候的伙伴见到他,还会说:“什么时候再去抓鱼?”原来他是全村最会捞鱼的小孩。“我看不到鱼,但我知道鱼会在哪里,什么样的石头下会有鱼”
  童年是快乐的,帮父母收麦,用双手感觉麦田风的变化。不快乐的是,村里有孩子看他眼瞎捉弄他,例如打一下他的头就跑。小光诚的策略是当时不反应,记住对方的口音,下次碰上,一把抓住小坏蛋,痛打一顿。当正常孩子捉弄光诚时,旁观的大人往往只说一句:嗨,弄人家瞎子干嘛。当光诚打小坏蛋时,大人就会慌忙出手相救。“原来他们潜意识中认为捉弄盲人是蛮正常的。”这个世界是不公正的,他想。
          对于盲人,机会永远是那么少。十八岁时,他才上了小学一年级。有幸逃脱众多盲人文盲的命运。略识文字的父亲,给他念水浒,三国。路见不平一声吼,种在他心里。在盲人中学,校长把孩子们关在学校,以交通安全为由不让他们出校门一步。陈光诚带着学生们向学校干涉:“咱们学校是为学生一时负责,还是为一世负责?”终于取得出校权。
          当时全国只有两个大学招盲人学生,每年盲人大学生只有四五十人,全部是学中医与推拿。1998年陈光诚从南京中医学院盲人班毕业,全国这样的盲人大学生只有四五百人。在人们眼中,盲人除了推拿,算命,干不了别的事。
          陈光诚偏偏走了一条不一样的路。
          他回到了贫穷的小村。
  一声吼
          陈光诚在家里喜欢评论事,渐渐地乡里乡亲有什么矛盾,家里吵架“什么花盆砸到人了,狗咬人啦,儿女不养老啦”都会让他评个理。陈光诚总是按自已心里的道理说个明白,有一次偶然听到法律条文,陈光诚发现,自已想当然整出来的理,和法律还挺象的。陈光诚就让父亲给他读法律,听广播的法律栏目。
          1991年,《中国残疾人权益保障法》实施,残疾人免征农业税费,免除义务劳动。但在当地农村从没有落实。乡里雇佣的流氓收税队横行霸道,与乡里收费分成。套上麻袋,他们就打人,还要撬门抢东西。残疾人成了他们开刀的好标本。在邻村,一位聋哑人被流氓收税队打成了脑震荡。
          1993年,当收税收到陈光诚这儿时,他花了一年时间,一路从乡告到县,市,省直到北京,国务院办公厅信访接待室收下了他的上访材料。三个月后,乡干部上门称免了陈的农业税还给他每年二百元补贴。没过多久,陈光诚发现自己的900平米的承包田被收走了一大半。转包给别人,承包金240元给了乡镇。
          “上访是没用的!”陈光诚看透了。
          “光诚,你看这咋办哩。”
  孙祖镇农村的一位盲人刘乃堂,被村里逼着要去挖土方,要收税。刘不肯。村长就在村里的大喇叭上骂开了,还诳称乡党委决定:“咳,大家听好了。乡党委通知:……某某谁家的瞎儿子,农业税你凭什么不交,人家交你也得交……”大喇叭喊得不安生。村长又上门:“你权当我们是要饭的,你残疾人要交上,别人农民的税也好要了。”
  陈光诚写一纸诉状交上去,法院判村长败诉。
          这是陈光诚代理的第一个案子。
          村子里的怪事总是很多,乡里计划生育委员会在办出生证时,一定要夫妻俩买350元一瓶的叫福施福的神药,也说不明白药效。许多夫妻买了以后就扔了。更多夫妻,因为买不起这个药,就没办出生证。结果小埠村里一个头胎怀孕六个月的合法孕妇,没有出生证,就要被管计划生育的人抓住做人流,杀一儆百,这样的事在当地有很多。陈光诚赶到一声怒喝:你们这是犯法,六个月的孩子打掉是杀人知不知道。计生委的人吓跑了。
          当地把他看成农民的保护神,讨教的人越来越多,陈光诚总是说:“我不是什么保护神,也没啥了不起,这些权利本来就是你们的。”
  邻居家有一个精神病人,常年被关在一个五点七平方米的栏杆里,家人每天递点吃的。就这样的人,乡里收了他10年的农业税。陈光诚警告,你们要是还收,我们法院见。
          “他们不按法律程序或理由,上门抢东西,你们就把他们当贼一样打!”
  这样的事有很多。陈光诚渐渐成了当地的赤脚律师。
          “这些案子,城里的律师不肯接,也接不了,没什么钱,这时就需要我这样的赤脚律师了。”2001年陈光诚辞了县里医院的工作,全心在村里帮村民打官司。“说实话到医院有钱按摩的都是玩麻将玩出病的政府官员与官太太,我讨厌为他们服务。”
  双眼看不见,陈光诚花的力气比正常的律师要多十几倍,听材料,正常人一小时能掌握的,陈光诚需要十多个小时。有时骑自行车就能取证的事,陈光诚得步行数个小时,还要走山路,碎石重叠,他许多时候是一个人走过。很多时候,迷路了,他要在晚上十一点才能摸回家。一次在独自过桥时,从桥上摔了下来,幸亏有些水性,才没有丧了性命。有的河中没有桥,只有一块块露出水面的石头,陈光诚要用手一块块摸过去。
          自然的危险并不可怕,可他还不时接到威胁的电话。有一次夜晚他一个人在路上,突然一辆摩托车加速从背后向他撞来,突然又刹住了。可怕的寂静,车开走了。“也许是雇佣的打手,最后一刻起了善心。”陈猜想。
          “你们不能不作为”
  1992年至今,东师古村村务没有公开过。在陈光诚指点下,村里六名代表联合三分之二村民要求罢免村委会,陈光诚将300名村民的公开信贴到了村上,并抄送人大、检查院。
          2004年3月4日,二十多张大字报贴上了墙,上面扬言:“瞎子……,只要再提罢免村委会,用石头砸开你的脑门子。……”陈光诚立即打110报警,并寄去证据。没有回音,打了十几次,再打,派出所传出一句狠话:“你再打110就要先整你!”村干部乐了:“倒要看看公安局是你们家开的,还是我们家开的。”
  村里民众代表的杨树林,每棵树被锯子齐胸锯了一半。陈光诚立即起诉县公安局行政不作为。十多天后,公安局拿着起诉状找到陈光诚:这点小事你们还起诉?陈正色回答:对你们是小事,对我们是大事。你们拿国家经费,不能爱查不查。
          公安局怎么会有陈光诚的起诉书?陈又上法院,法院说没收到立案信。陈早有准备,在邮局查到当时挂号信送达的时间,陈光诚又准备起诉县法院侵犯公民诉权,将起诉状交给被告方。
          11月4日公安局终于来做笔录。
          村民提起陈光诚,最服气的是这样一件事:1998陈光诚大学毕业刚回家,到了村口闻到一股恶臭的水味,坐下没多久听到,有村民突然犯怪病死亡,还有村民孩子考上大学,体检却不合格。“一定与河水有关。”陈光诚立即取证,联合两个村的村支书,收集了一河两岸四万个村民的签名,要求关掉污染的造纸厂,并把污染厂推向被告席。厂里停工治污后,2000年陈光诚又申请了英国联邦基金20多万扶贫资金,为村里修了163米的深水井。那些日子,村里象过节一样,每家动员起来挖土,修自家门口的水路,仅仅花费了政府工程开价的三分之一。村民感觉自己是有力量的。
          “没想到是瞎老五,村里看上去最没有用的人让俺们吃上了甜井水。”
  刁难
          要知道农民打一场官司有多难。
          下面的情景是常见的。
          临沂地区县法院行政庭,陈光诚代四个农民立税收案。面对行政庭庭长。
          “你们去行政复议,才可以诉讼。”
  “庭长,法律规定,两条路径可以各选一。”
  立案申请又被扔出来。“你这个钱太少了,几十元的事,也来立案。”
  被陈光诚反驳后,庭长又厉声说:
          “你怎么来给他们立案的!谁委托你的。”
  陈光诚指指窗外,庭长看到了窗外的农民。
          “不给立!——反正不行。”
  “不行,请给一个书面的裁定。”
  “什么都不给你出,就不给你立,你爱找谁找谁去。”
  还有更明目张胆的。在一次开庭时,甚至法官跳出来为被告地税局说话,他打断陈光诚从北京请来的律师的话:“行了,行了,你是北京的,俺是农村的,俺这儿和你们北京不一样,俺得听当地政府的,当地政府叫干什么咱就干什么。”
  陈光诚很明白:
          “执法不公正?这些法官,他们并不是不知道自已执法不公正,关键是权利相关方没有给他们压力。这些法官不是没有知识而是没有压力。对于农民来说,自己不争取权力,永远没有人会给你们权力。”
  这还算是直截了当的,针对陈光诚这样的明白人。
          浦王镇的一位原来一心讨公道的农民便是因为立案难失去了信心,写信说:“光诚,起诉没用的,就是起诉了执行不了还是没用。我们不打了行不行。”最后中途放弃了。陈光诚很难受。
          “他们就是通过这些刁难,打掉农民用法律维权的信心。”
  那么,是什么支撑陈光诚继续做下去?
  “案子本身并不重要,意识最重要,重要的是通过案子,唤醒民众对这个社会的认识,一个案子影响一个家庭,一个家庭影响四五个家庭,中国有两亿个家庭,如果这两亿家庭都有类似的认识,他们会认清社会的本质,会起来改变社会。”
  “没有对政府的监督就没有真正的法律,法律成了一纸空文比没有法律更糟糕。”
  “我现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告诉农民,你的权力只能通过你自己去努力维护,而且团结起来斗争才能长久,你一定要改变几千年来把自己命运寄托在一个有道明君,一个包青天,一个好的政府官员身上的念头,彻底打消。没有人会给你权利,给你也是暂时的。”
  经过官司的农民大部分不再把不公原因归为腐败分子了,也不再象报纸上宣传的“错误都是丫环的,姑娘是好的。”打过官司的农民与没打过官司的农民就是不一样。
          在采访中,一位农民刘长春上了门,他是开一家小铺面的,一直是老老实实做生意,胆小怕事,从不拖欠税款。2003年,萨斯期间,地税局说今年闹灾,地税核准交1000元,刘长春赶紧交了钱,拿了完税发票。12月1日,地税局的人员上门说看一下完税发票,一到手就收走了。12月6日,又上门称刘长春没交税,要他补2003年全税。并当场用两卡车拉走店里的全部商品,并殴打了刘老汉的儿媳。录相机甚至录下了十几分钟儿媳凄惨的叫声与哀求声。老汉咽不下这口气,“他们不能这么干呢!”在陈光诚的帮助下,告上法庭。一件很简单的案件,只要查一下地税局存根就行了,结果地税局出了二十六张假凭证。官司仍在进行中。
          官司在当地是大事,何况还是告地税局的。大大小小的商家和农民都旁听。
          明显的变化是,刘长春经常会碰到同街小店主,他们说:长春,我们请你喝酒,现在地税从每年1200元降到正常的400元了。开庭了,大家都受了触动。地税局也觉得农民不是那么好弄的了。这就是改变。
          刘长春以前碰到官会害怕,还会哆嗦,现在“不怕了。”
  他说;光诚,以后打官司的农民兄弟需要什么,说一声。
  赤贫
          33岁的陈光诚办了许多个案子,没有收一分钱,家里一贫如洗。他的卧室里,只有一个斑驳的柜子,是他奶奶留下的旧柜子,他的床是奶奶留下的旧床,垫着砖头。墙上蒙着灰,裂着缝。
          陈光诚:“不是我不让你进卧室,寒伧着呢。”我的眼睛红了。
          一个哥哥不支持他,认为会倒霉,说:“还干这个,我不会睬你的。”陈光诚以前靠父亲的一点退休工资支持,现在父亲去世了。
          乡里对市里的记者说:“你们千万不要报道陈光诚,他是个可疑分子。”
  大哥却支持他,办什么事都默默为他带路。
          村民们更喜欢他,在酒席上,陈光诚往往是主持酒局的好手,乡亲长幼都相信他。
          传奇的是来自青岛的一位大学生姑娘与陈光诚在一次电台节目中通过电波相遇,好心的陈光诚用亲身经历安慰一时工作不顺心的姑娘,姑娘去了东师古村见了陈光诚。此后姑娘放弃了工作嫁到了村里,人们百思不解,“你为什么嫁给他”,姑娘说:“你告诉我,我为什么不嫁给他。”
  她嫁到山东后,在一所县重点中学教书。
          “老婆,比起教育,为农民维权这个事更重要,把工作辞了,一块做吧。”姑娘听了他的话。现在她成了他办案的眼睛与向导。她叫袁伟静。
          每天妻念夫听,陈光诚通过耳朵学二个小时法律。
          别人花十分钟学会的东西,盲人需要一个小时,学法律是艰难的,当陈光诚申请到上海交大旁听法律课程时,学校回答:除非是全国劳模与世界冠军。陈光诚又一次被拒之门外。
          陈光诚的经济是个问题:农民没有钱打官司,为了不增加他们的负担,于是不收一分钱。每年他与爱人和母亲种地养活自己,外出活动常睡在朋友办公室沙发上。他向众多基金会申请过基金,但是一分钱也没有拿到,得到的却是官僚化的答复,甚至没有答复。“他们进入中国是想改变中国,却被中国改变了。”陈光诚认为,“基金对农民维权比较敏感,不敢放款;更重要的是思路上的差异,他们认为改变法官意识更重要。其实中国的法官不是缺少常识,而是没有力量推动他们执法公正。”资源应当用于培养弱势者的权利意识上。
          “在中国,凡是真正触及问题的,没有不敏感的,都会受到打击。重要的是工作要做到点子上。目前的NGO与基金会浪费了太多资源,却没有做根本的问题:唤醒弱势者真正的力量。”
  “我发明了一个衡量个人与一个机构的评介公式:就是以他所做的除以他的所说的,如果分值越大,这个行动者价值越大。”
  陈光诚是个直接行动的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办了多少案子,因为从没有统计过,只知道干下去。他在临沂的朋友,记者陈克锋帮他估算了一下,有三千人次。陈克锋回忆:一次在北京地铁站,陈光诚出示了残疾证,但被认为不是北京市残疾人补收了车票,回到家后,他想起这是不对的,立即返回北京,立案要求北京地铁公司赔偿,并修改规定。陈光诚胜了,北京地铁公司的规定与国家法规不符,从此所有残疾人坐北京地铁不收费。
          “想到就做,维护公正是第一位的,而不管涉及的是多少钱。他的心大着呢。”陈克锋说。
          唤起
          2005年1月13日,村里的孩子叫着:“瞎子们开大会罗。”
  只见一个个衣裳褴缕的盲人,柱着盲棍从四面八方的田野上走来。神奇的是来自九县三区的盲人,大部分没有人带路,却一个个准时摸到陈光诚家的村口。一个完全民间自发形成的学习《残疾人权益保障法》的活动在村里一间民房中开始了。
          72岁的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发展部前主任丁启文,惊呆了。因为在这之前,他读了临沂残联的报告,为临沂残疾人都过上“小康生活”而高兴。一看到眼前活生生的残疾人朋友们仍是过着如此艰难的日子,眼睛都红了。他深深鞠躬“我是为你们服务的。”中国80%盲人在农村,他们至今仍是没有保障的,有的还到处睡觉,可能成为冻死骨;有的乞食为生,不能走远,靠邻居救济。这次六十人的培训,有二十多人是来自各村的民间骨干,其余四十人是各乡的盲人。
          在会上,一位红脸汉子扛着一个草剁子进来,“尊敬的专家,俺是卖糖葫芦的刘永,今儿看到那么多残疾人听你讲法,挺激动,就把这所有的糖葫芦都献给你和残疾人朋友。”这是培训班收到的第一笔私人捐助。在这之前,陈光诚是通过朋友筹款办的培训班,“没钱,咱也要办。”
  北京的维权律师江天勇做了报告《让爱改变并不完美的现状》,丁启文讲了《新残疾人属于新文明》:“残疾人不是二等公民,而是平等公民,不要再有封建臣民思想,如果有侵权,必须自己起来维护。”
  “俺村在进行选举,俺和孩子票想找人代写,原村干部说代写人不在不让代写怎么办?”
  “咱庄户人太糊涂了,明明受侵害了,还不知咋回事,现在心里亮堂了。”
  一个字不识的张女士,用指头与拳头向人们比划:“以前俺心这么点,听了专家讲座,宽了,这么大。”
  在学习班结束后回去的路上,发生了一件事:一辆公交车不让盲人学员上车。盲人不服,售票员就说你身上有味道。听说此事后,十几位盲人学员们有的到家后又赶回来,联合起来向公交公司讨说法。笔者刚刚获悉,公交公司经理将上门道歉并赔偿。
          “社会的改变,往往不是靠上面的人最有权力的人,反而是社会最弱势的人。美国六十年代是黑人,韩国是工人,英国呢,许多人不知道是残疾人运动。”
  在黑暗中,他比谁都看得更明白。
 楼主| 发表于 2012-5-7 23:10:59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7 21:39
陈光诚,最初最深的印象是他的手。在北京到临沂的129号公路牌下,凌晨三点。下了车,一双温暖的手就握 ...

这是你写的?为什么不单独发帖呢?
发表于 2012-5-8 09:58:55 | 显示全部楼层
爱笛 发表于 2012-5-8 01:10
这是你写的?为什么不单独发帖呢?

不是我写的,是我从网上搜到的。单独发来,提示我不能在此版块发帖,还不够格吧。
 楼主| 发表于 2012-5-8 12:12:54 | 显示全部楼层
斗腐儒 发表于 2012-5-8 11:58
不是我写的,是我从网上搜到的。单独发来,提示我不能在此版块发帖,还不够格吧。

发到《中国聚焦》版块更好,或者《华夏子孙》版块。新闻版区只能是华发团队的人才能发帖。不是自己写的,转发的时候请标注来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10-17 08:1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