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60|回复: 0

拯救邪教信徒的回归之路——破除“教主崇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5 02:2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摘 要:本文认为是涉邪人员头脑中未能破除或破除不净的“教主崇拜”是他们顺利回归社会和回归巩固上的最大障碍,这是因为“教主崇拜”是各路邪教对其教徒实行心理掌控的最为重要和最为有力的工具和手段,而且也是在教育转化中最难以消除的心理障碍,而这又是因为“教主崇拜”深入到潜意识层面从理智和情感上双重掌控了涉邪人员的心理和行为,文章通过案例说明可以使用暗示等方法,从揭发邪教教主卑劣的品格入手来破除“教主崇拜”。  

  一、“教主崇拜”是涉邪人员顺利回归社会的最大障碍

  近年来,通过对一些转化后成功地、巩固地回归社会和一些回归社会后又重新笃信邪教的涉邪人员情况的研究,发现无论是回归巩固的也好,或者是重新笃信的也好,他们虽然走向了不同方向的道路,但分叉都在是坚持还是抛弃对邪教教主的崇拜这个点上。案例分析的结果表明,与看透了邪教教主骗子本质,彻底抛弃了教主崇拜的回归巩固者不同,所有回归社会后又重新笃信邪教的涉邪人员都仍然还是狂热的教主崇拜者。长期教育转化工作和回归社会工作的经验也告诉我们,破除“教主崇拜”不仅是促成涉邪人员认清邪教教主撒谎欺骗、敛财暴富、荒淫无耻、品德败坏的本质,摆脱邪教的精神控制,脱离邪教渊薮的一项特别重要的策略;而且也是防止涉邪人员回归社会后又重新笃信邪教,再次堕入邪教陷阱的关键措施。这是因为“教主崇拜”是各路邪教对其教徒实行心理掌控的最为重要和最为有力的工具和手段,信众一旦在邪教教主的自我吹嘘、欺骗恐吓和广施暗示的作用下产生了“教主崇拜”,邪教信徒的整个心灵就会为极端的“教主崇拜”所捆绑,整个身心都匍匐在了教主的脚下,将自己的未来、前程、幸福乃至生命都交付与了教主,成了教主最忠实的奴仆,对教主及其歪理邪说五体投地地盲目服从,并舍命相随;在他们看来,教主就是他们生命的主宰者,他们不可须臾离开教主,从而完全丧失了自己独立思考能力,不再有自己自主的意志行为,成为了一个没有自己理性思维的木偶,一具完全受制于人的行尸走肉,一切都象机器人一样乖乖地听从邪教组织的指挥和安排。邪教组织要他们“走出来”他们就都走了出来,要他们聚焦起来反对政府,他们就去包围中南海,去围攻报社,要他们献出身体,他们就甘心任教主奸淫,甚至要他们去死,他们也会无悔地献出自己宝贵的生命,更遑言背叛教主。邪教通过“教主崇拜”对其信徒所显示的精神控制力量之大甚至连海外的“民运”、“台独”“藏独”、“东突”等几股反华势力都十分钦佩,一个“东突”分子这样说:“法轮功本身没什么,但是它能聚集一万多人包围北京中南海是非常值得研究和借鉴的。”他们要研究和借鉴什么呢?不外就是要借鉴和学习法轮功搞教主崇拜的伎俩,也在“东突”这个妄图分裂祖国的恐怖组织里树立起一个教主来,大搞“教主崇拜”,借此网络更多的信徒跟随他们来从事分裂祖国的罪恶活动。这些都不容争辩地说明“教主崇拜”是涉邪人员接受教育转化和顺利回归社会以及“回归巩固的最大障碍,绝大多数涉邪人员回归社会后又重新笃信邪教,再次堕入邪教陷阱,无法过上社会正常人的生活的关键都是由于对邪教教主的崇拜未能破除或者破除的不彻底所致。

  案例1 教主崇拜的桎梏使她不能回归社会

  周××,女,1952年生,农民,文盲。此人性格孤僻,死板固执,看事情和做事情爱认死理,虽然没有读过书,看问题却很有主见,她不容易听信别人的主意和见解,但是一旦她听信了、接受了就再也难以改变。她身上似乎有着中国农民处事只看事实,只相信事实的心理特点, 1999年,经人介绍说“法轮功”忒能治病而开始练功。她的丈夫、二个女儿和一个儿子都练功。她自己一身都是病,半边脑袋经常疼,一疼就要睡几天,可能有心脏病,一活动就气喘心慌,手脚都有风湿关节炎,连扫地都只能蹲着扫,家里的菜园也没有气力打理。先前还弄些药吃吃,后来没钱、吃不起就停止了。多年来这些病把她折磨的痛苦万分,可是练了“法轮功”以后,这些病都好多了,所以觉得这个功实在好,但不明白这个功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神力,怎么会这么好,问功友,功友叫她去看《转法轮》。自己没文化,看书学法是靠听别人念。学“法”以后她才知道这些都是师父的法力所致,觉得师父真了不起,湾子里也有有些人有了病以后去求神的,自己也为病去庙里烧过香、拜过佛。求过菩萨保佑,但都没有这么灵验。相比之下,她觉得只有师父才是真神,于是,请回来了(不能说买,那是对师父的不敬)师父的像,将它贴在了自己家的神龛上,早晚一炷香,朝朝日日跪拜,心里搁不得别人说师父的坏话,表示全家人一生一世都要跪拜李洪志师父。

  此人由于对李洪志的“教主崇拜”太深,也由于性格死板固执,看事情和做事情爱认死理,处事只看事实,只相信事实,虽然经过多种形式的教育,勉强地同意由别人代写了两书,据回去后当地的反映,她依然没有放弃法轮功。

  周××对李洪志这种愚昧透顶的尊崇,是一种典型的“教主崇拜”,很显然,不将李洪志这个她心目中的神从她家的神龛上和她心灵中掀下来,不打破周××心中对李洪志的“教主崇拜”,周××是不能从法轮功的痴迷中走出来,巩固地回归社会的。 
 
  二、为什么教主崇拜是障碍涉邪人员顺利回归社会的关键

  心理学认为,“教主崇拜”是一种极端的个人崇拜,是人类众多崇拜行为中的一种,实际上是某个群体的领袖人物个人影响力的异化,而这种异化了的影响力不仅能从一般意义上去改变他人的心理和行为,使之对教主产生敬畏感、服从感、敬重感、敬爱感、敬佩感、信赖感和亲切感等多种复杂的情感,而且,还会在教主的不断暗示、强化和威胁恐吓下,最终将教主神化,让教主变成信徒心目中的神。教主的神位一旦确立,信徒们就不仅会在行为上服从他,在思想上、心灵深处也不能有任何违背教主的意念和想法,因为神是无处不在的,“举头三尺有神明”即此之谓也。这就使得邪教教主对信徒的控制,远远超过了历代奴隶主或封建统治者对奴隶和农民的控制,他不仅控制了信徒的身,更牢牢地控制了信徒的心;不仅控制了信徒的情感,也控制了信徒的理智。心理学的研究表明。一个心理正常的人,他的行为既要受到理智的控制,也要受到情感的支配:理性认识是人行为的指南针和方向盘,情感是人行为的动机和力量,一个人如果仅仅只是靠理智去行动,那这种行动是机械的、苍白的和无力的;反之,一个人如果仅是凭情感冲动去行动,那这种行动又是盲目的和难以持久的。教主崇拜者在理性上全盘接受了教主的邪说,受邪说的影响,他们在认识上虽然是错误的,但却是清楚的,他们有明确的修炼目标和方向,其行为是受到理性控制的,尽管这种理性是在邪教教主的歪理邪说引导下的错误的和歪曲的理性;与此同时,他们又对教主充满了爱、畏、佩服、服从、信赖、亲切等多种情感,其行为也不乏情感动力。邪教信徒们这种建立在教主崇拜基础上的心理和行为是受到了理智和情感双重力量支配,或者说邪教惯用的捕获信徒的手法——精神控制术是根植在既能激发信徒理性成分,又能唤起信徒情感冲动的“教主崇拜”的基础之上的。明白了这一点,就不难理解为什么教主崇拜的力量何以如此神奇,受到教主崇拜桎梏的邪教信徒何以这样难以教育转化。当然,我们也同时明白:要让邪教信徒彻底摆脱邪教控制,成功地、巩固地回归社会,首先必须破除他们心理上的“教主崇拜”

  那么,邪教和它的教主又是凭借什么在控制信徒的情感的同时,也控制了信徒的理智呢?究其原因,是由于教主手上有两根巨大的法棒:一是激励。你跟着他,修炼他的邪教,崇拜他,对他惟命是从、顶礼膜拜,他就会保护你,让你不生病,得果位,永生不死(因为法轮功的“主佛”李洪志早就说过,他已为弟子办妥了地狱除名手续。他说:“早期我就对你们讲过,我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常人人人都在那里的名册中有名。”)让你进入“法轮世界”,过上幸福无疆的日子;二是惩罚。如果你背叛他,你就会在世界末日到来,地球大爆炸的时候被炸死,会下地狱,会神形俱灭,靠了这种“胡萝卜加大棒”的伎俩,邪教教主就把信徒完全地控制住自己手中,因为对幸福特别是那种无病无灾、地狱除名、永生不死、幸福无疆的幸福的追求、渴望与对痛苦、死亡的规避都是人的“避苦趋乐”天性的应有之意。  

  三、破除教主崇拜引导回归巩固

  怎样才能破除“教主崇拜”呢?管理心理学中关于领导威信和影响力的研究成果可供借鉴。该项研究表明,领导的威信是领导影响力的一种,领导的影响力可分为强制性(权力性)影响力和自然性(非强制性)影响力,但领导的威信主要源于自然性(非强制性)影响力。自然性(非强制性)影响力由领导的品格(道德品质)、才能、知识和情感等四要素组成,但四要素在领导威信中的权重是不一样的,其中起核心作用的是领导者的品格。一个人的才能、知识再高再丰富,若是品格上出了问题,他的威信也仍然会荡然无存,这在心理学上称为“黑票效应”。依此原理,要破除“教主崇拜”就必须要从揭发邪教教主卑劣的品格入手,将其人格品德上卑鄙肮脏的一面充分揭露出来,使其臭不可闻,让世人对其嗤之以鼻,那时,不仅”教主崇拜”,就是建立在“教主崇拜”基础之上的整个邪教楼阁也会一起坍塌。那么,怎样从品格上去揭露邪教教主的卑劣呢?心理学一项关于“令人最喜欢与最厌恶的人格要素”的研究表明,最喜欢的人格要素是“诚”,如诚实、忠诚、真诚、等;令人最最厌恶的人格要素是欺诈,如欺骗、说谎、假装等。这一成果告诉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去揭露邪教教主道德的败坏和卑劣:一是揭露邪教教主生活糜烂,荒淫无耻,以什么“主的爱”“蒙召”等手段来大量骗奸妇女。这是因为在人们心目中,淫乱是一种最令人厌恶的品行,中国因此素有“万恶淫为首”之说,所以,人们是不允许淫乱这一肮脏品质出现在善的最集中的体现者神的身上的,因此揭露邪教教主在两性关系上的可耻行径,能有效地将邪教教主从神的位置上掀下来,不仅把邪教教主由神变成人,而且变成一个品格低下的肮脏小人;二是从邪教教主撒谎欺骗,敛财暴富方面去揭露邪教教主的品德败坏行为。

  在揭露李洪志撒谎欺骗,敛财暴富方面的品德败坏行为时,许多涉邪人员由于痴迷太深,正面列举材料他们往往难以接受,甚至会因为出于对师父的强烈的“教主崇拜”,在情绪上产生反感和对抗,因此,当这种情况出现的时候,最好用“暗示法”来促成他们对邪教教主道德败坏、品格低劣的确认,实现转化,最终意识到跟错了人,走错了路。脱离邪教回归社会。 
 
  案例2 事实让她破除了“教主崇拜”

   高×,女,45岁,中专文化,工厂职工,共产党员。其父18岁当兵,中共党员,对共产党有报恩思想。高×自幼接受正面传统教育,一家人在一个厂里工作。她是在相对封闭的环境中长大,很少与外界接触,生活范围只是从工厂到家庭,因此思想很单纯。从很小的时候就认为做人应当做个好人。认为世界上无好人坏人之分,世界上的人都是好人,也无男人女人之分,男女都是人,都差不多,因此心理上从不对人设防,当然就无一丝一毫的防人之心,至于说有意识去害人,那更是连想都没有想过,也不相信世界上还会有人会故意去害别人。她为人直率,觉得什么不对,无论是谁都要说。特殊之处是自幼相信佛,相信一个人可以修炼成佛。接触法轮功后,就把它当成了真理,入迷地相信它,为此妈妈曾跪在她面前哭,女儿给她写血书,丈夫反对她都丝毫不动摇,成了一个极端顽固的法轮功信徒。

  她的转化,就是从认识到李洪志不真、不诚、说假话、搞欺骗而实现的。第一桩事实是李洪志说“4.25”事件的发生与他无关,他当时正在由美国飞往澳大利亚途中,他根本不知道这件事。高×觉得由这一点可以看出,李洪志是在骗人说假话,因为李洪志说他有无数个小法身,可以无处不在,时时紧跟着每一个弟子,弟子们干了什么他都一清二楚。可“4.25”有那么多弟子聚集中南海,李洪志怎么就不知道呢?假话说得太明显了!第二件事是明慧网对彭敏是被公安干警活活打死的报导。她听到这件事以后,对共产党的看法急转直下,认为共产党这样对待法轮功人员太不应该,共产党在她的心目中一下子变得坏极了。在高×看来,明慧网就像我们的人民日报,是李洪志的代言人,她没有理由不相信。但曾和彭敏相处甚久的程建红(程建红和她的关系非常好,彼此信任度极高)则明白不误地告诉她,彭敏不是被人打死的,是他自己撞墙,颅骨骨折,救治无效而死的。而程与彭又是铁哥们。以这样一些事实为主,高×发现李洪志不仅不真不诚,而且是个骗人的人,是个狡诈的人。这使她对李洪志狂热的“教主崇拜”一落千丈,其狂热降至冰点。以此为突破口,她开始能听得进帮教人员的教育,看得进大量揭批李洪志的材料了。也就是说她破除了“教主崇拜”不仅是击破了对抗教育转化的那层“坚硬的壳”,也摧毁了那条对抗教育转化的心理上防线基础。

  由于高×的转化是在破除“教主崇拜”这一关键点上发生的,转化因此比较彻底。转化后还在区法制教育班做了一段时间的“帮教”(是一些留在教育转化单位协助干警工作的转化得比较彻底的涉邪人员)。这期间,她通过现身说法,帮助三名涉邪人员破除了“教主崇拜”, 跟踪的调查表明,她回归社会后,情况一直都很稳定,自己不练法轮功,也不与社会上涉邪人员来往。
  
  案例3 暗示在破除“教主崇拜”中的作用

  徐××,女,1961年生,1997年开始,因为坐骨神经疼、直不起腰而修炼法轮功。妈妈反对她练法轮功,丈夫开始看到她是为治病练功,并不反对,后来看到她成天都陷到里面去了,还跑到北京去闹事,知道这是政府禁止的,是违法的,所以非常反对她继续练法轮功。她在练功期间为散布传单,被行政拘留半个月,期满后转到了“法治教育班”学习。到班后,帮教人员一次又一次地同她讲国家对处理法轮功的政策,用“以法破法”的方式批驳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欺骗性,讲解法轮功治病的虚假性,她都不屑一顾,听不进去,认为他们是接受了上面的指使来说服她的。她觉得那几位过去同她一样痴迷的“帮教”,说的并不是自己心里话,是别人叫他们这么说的,其实他们心里还是相信师父是神,相信“法轮大法”是好法的。后来,她丈夫来看她时,告诉她妈妈雨天在××广场把腿摔断了,她不仅不难过,反而很高兴,认为这是妈妈反对她练法轮功的报应。教育转化工作一时陷入了僵局。后来是两次偶然的事件,促成她认清了法轮功邪教教主的欺诈卑劣本质,实现了转化。

  一次是两位帮教在隔壁房间里谈自己转化前后的感受,谈到他们以前怎样一个劲地痴迷法轮功,把李洪志看成神,对他无限崇拜,固执到什么话都听不进去,和最后是怎样认清了法轮功邪教和它的教主李洪志骗人本质的。谈到伤心动人处,两人都流下了眼泪,泣不成声,追悔莫及。这些无意中的谈话,都被徐××听到了。她相信她们说的都是真话,都是肺腑之言,她们悔恨的眼泪都是从内心深处流出来的,她开始思考她们谈话中的每一个细节,愚顽的痴迷开始动摇,对李洪志开始由崇拜转为鄙视。

  另一次是几位帮教在窗外议论李洪志聚财的事。一位帮教说,李洪志说过他不要钱,是为了传法度人,不是为了贪财。他说他自己有几亿弟子,一人给他一元钱,他就是亿万富翁。另一个帮教说,光他一个人买李洪志的书、宣传材料就花去了七百多元,算一算七百多元和几亿弟子,李洪志现在有多少钱,恐怕算也算不清。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徐××立刻联想到自己买书、买材料又何止几百元啊!难怪他有钱在美国买豪宅的。就是在这两件事的影响下,徐××觉得李洪志并不是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是什么神,哪有神还会贪人间之财的,于是,对李洪志的崇拜开始怀疑、动摇直到彻底摒弃。而勿须赘言的是,这两次谈话都是暗示的巧用和妙用。

  由于徐××的转化也是在破除“教主崇拜”这一关键点上发生的,她回归社会后,也没有出现反复。

  从涉邪人员回归路上的正反案例可以看出,“教主崇拜”确实是涉邪人员顺利回归社会的最大障碍,是回归能否巩固的关键点,我们应当充分认识破除“教主崇拜”在回归巩固上的重要性,挥舞破除“教主崇拜”利剑,通过揭露邪教教主生活糜烂,荒淫无耻,道德的败坏和卑劣,和他们编制谎言以骗财、骗色和骗取权力的行径来破除“教主崇拜”。促进涉邪人员顺利回归社会和使回归得到巩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0-5-25 20:14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