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23|回复: 0

“您可以去听别人的深刻”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1-29 20:19: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01d5892b719053e43a.jpg

  和17年前一样,大张伟站在台上,顶着花花绿绿的头发,一件豹纹上衣搭配黑色长裤,单手拿着话筒,另一只手揣在裤兜里,歪着头,一只脚不时跟着音乐抖动。如果不是眼角的几条皱纹出卖了岁月的痕迹,画面也可以自如地切换到他当初那个狂妄不羁的年月里。

  导演在监视器后准备录制,倒数“3、2、1”,大张伟转身打了个哈欠,“开始”两字一声令下,大张伟打起精神面向观众,跟着热闹的音乐,在舞台上“砰砰”乱蹦.....

  录制结束,大张伟露出疲态,“岁数大了,岁数大了。”大张伟今年33岁,他偶尔会抗拒自己“哇哇乱蹦乱跳”的风格,“累”是他频繁脱口而出的字,“跟身体有关,躁不动了。”

  这种想法让他倍感恐慌。“岁数变化特别大,比如我过了35,有些事儿还没做到我爽呢。但有一天我老了,没那劲了,一想那就算了吧,我还是生个孩子让孩子那样吧,我接受不了。”

  像是和时间赛跑,但凡这一刻他想到的别人还没有做,大张伟就要马上行动,“对,就是此时此刻”。

  大张伟是多面的,不管哪面的他带来哪种情绪,他都能在噪杂的世界里,辟得一个安静的角落,“我有时候能想明白很多事,但我不愿意分享,这很私人的。”

  “拧巴”是大张伟对自己的精准概括。

t01fb5d627f2e62d7fd.jpg

  “我特别拧,有的时候看我开心,可是心里却没有那么开心。但是你说一个本身特别拧,说话又小心翼翼,活起来就特别痛苦。所以,虽然我说了那么多不该说的话,但它对我来说是一个活下去的纾解。”

  “真的得仰仗我这嘴”,像是要突出重点,在密集的表达过后,他说完这句话突然停顿片刻,然后露出一个很少在他脸上遇见的浅笑。

  在娱乐圈沉、浮17年,抄袭、假唱、“被吸毒”,质疑声不断,但在媒体面前大张伟从不卖惨,往事被提及,他也一句话淡然处理,“事情来了,那就面对、解决、放下。”

  对于大张伟,能看明白似乎又糊涂着,突然想起崔健的一句歌词,“我要别人都看到我,但不知道我是谁”,这就是大张伟追求的人生吧。

  前段时间,刚发行新专辑不久的五月天录制了一期《天天向上》。在节目现场,他们提起第一次来大陆表演,是在北京的一个叫做“无名高地”的Live House,而当时大张伟马上当起了称职的解说员,“这是北京一个地下摇滚乐队演出的地方,我们也在里面演过。”

  其实不止无名高地,自1998年出道之后,由主唱大张伟、鼓手王文博、贝斯手郭阳组成的花儿乐队,几乎唱遍了北京大大小小的演出场馆。“别理我,我烦着呢,这样的生活我已经受够了”……唱着这样叛逆心声、平均年龄只有16岁的少年乐队,被外界评价为“中国新音乐的希望”,14岁的大张伟还稀里糊涂的成为了“第三代摇滚领军人”。所以,当后来这个少年摇滚主唱开始转变风格,做起流行、电子乐,甚至众人眼中的“神曲”时,不少人都惊呆了。

  “很多人都跟我讲过,大张伟你以前多棒,但是对于我来说,一直做摇滚乐的结果是非常惨的,”大张伟十分坦诚地说,“当时我唱《放学了》,唱《破灭》,电视台都不让演。这次北京场《静止》也不让我唱,说是词儿有问题,就是‘垂死坚持’这句太负能量了。那你说怎么办,我不是不想写,而是想写的时候总是被打压。我也不是愤青,所以就觉得别人不让我做的事儿,我就不做吧。”

  无奈之下,大张伟开始了长时间的“迂回创作”,他转向去研究怎样用“千奇百怪、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让大家开心。“现在你要说让我去写一些自个儿的想法、对社会的思考以及对人性的剖析,首先我都不往那边想了。”

  现状、前途,其实他看得明白,也勇敢去做,但这并不意味着某种精神的逝去--为了准备演唱会,大张伟前段时间又重新进棚录了一版《静止》,“当时,前奏响起后我简直心潮澎湃,脑袋充血,想着我的天啊,我以前写出这歌怎么这么好听,然后就录不了了。歇了好一会儿才能继续录。”

  薛之谦和大张伟,这号称“南薛北张”的两人,是2016年综艺节目舞台上的核心主角。“其实如果我们两个都答应邀请的情况下,大家今年会有90%的时候是看见我们俩在一起的。我是觉得,只要是有意思的,或者我能够胜任的节目,我都会去。”

  虽然大张伟愿意持续在更多综艺节目里出现,但他却觉得做节目本身跟他没什么关系,“就是节目组叫我做什么,我就去做,然后尽量去表现我的性格。我没有做任何努力。有时候觉得还行是因为,在节目中我可以体验不同的人生。”

  那么,疲惫吗?“累是肯定累的,但是年轻时候那么舒服干吗,因为活着本来就比较痛苦,我只是觉得,既然是累,就要累得比较充实。我这个人最怕闲着,你让我在家躺一个月,比忙一个月,要累多了。因为闲着我就老会想什么时候要去忙。”

  大张伟穿梭在户外、美食等各种真人秀节目中,秉承的都是服务观众开心的原则。不过,他还是主动聊起了一档和音乐有关的节目《盖世英雄》,因为在那里,他展现了自己对EDM音乐研究了一年多的成果。“终于有机会,能在大众平台上展示我重新编曲的东西。而且大家还听得挺开心,挺认可我的,这证明我不是孤芳自赏。”

  大张伟说,他在预感大家要表扬他的时候,会悄悄的去微博搜自己的名字,“那时候就是我搜我自个儿名字最多的时候。因为我觉得大家夸我音乐这件事情,比夸我别的强多了。我不觉得我长得好看,我也不觉得我说话多有意思,但是我真觉得我在音乐上做的好多东西还算挺先进的。我特别自豪的地方在于,我既可以做那种特别潮流、先锋的音乐,但也又特别本土化、接地气儿,这在中国是没几个人能做到的。所以我特别希望出这些东西的时候,别人能感受到这个感觉。”

  今年4月,大张伟以“天天兄弟”的固定成员身份,加盟了新改版的《天天向上》。“能够成为这个节目的一份子,对我来说,本来简直就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身边人告诉我说去录《天天》的时候,我以为就是去帮忙,老觉得让我录个几期就回家了。这一晃半年过去了还没让我回去呢。”

t0104ff8db78313bdd1.jpg

  在网上流传的视频截图里,大张伟在节目录制空档中,会贴心的给前辈帮忙,给后辈腾位置,暖男作风完全并不似他语言表达中那样犀利,“汪涵老师还背着夸我,他说我特别讲礼貌,人也特别好,因为我这个散漫形象,有些人可能就觉得我有点二百五,但是别人告诉我说,汪涵老师背地夸了我很多次,然后我就觉得他可能真是这么想的。我何德何能啊,能让这么厉害的艺术家喜欢我。”

  离开镜头的大张伟并不像在舞台上那么闹腾,也许来源于性格中的完美主义,他说自己有些轻微的焦虑症,而为了排解焦虑,他便选择不停地说话。

  而且,他不仅喜欢自己说,还喜欢听别人说,“我尤其爱听有想法的人说话,不管他是在跟谁说话,我听见之后就会特别往心里去。”大张伟直言,他在与汪涵的交谈中慢慢体会到了该怎样表达爱,“这点是我一直不太会的。因为我以前以叛逆为傲,就觉得你爱喜欢不喜欢我,我喜欢谁我就不说,我不喜欢谁我也不会装。但是现在,我就跟汪涵老师学习到,喜欢一件事就要去表达,因为一方面能让别人能感受到我的爱,另一方面也能让我自我激励去更爱这件事。”

  大张伟也经常看美剧、讲座和脱口秀,用来充实自己在节目中融会贯通讲段子的素材,他利索的嘴皮子和不会掩饰的性格,是他率真惹人爱的优势,也是时不时引起争议的源头。

  但是,他也并没有很在乎这些争议,“我问心无愧的在于哪儿呢,就是原本我上台可以不那么说话,我之所以那么说的原因,就是希望能让您开心。我也知道自己有时候会说些不该说的话。但是后来我发现,如果不说那些话,我也形不成这种爱挤兑别人的聊天风格,形不成这种风格,我今年也不会参加这么多节目,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他顿了顿,“不过以后有的时候还是要严于律己一点,尽量在伤害别人不太重的情况下,去伤害别人就可以了。”

  对于“综艺咖”这个称号,他也并没有反感,因为有了称号,便意味着得到了一个群体的认同,体现了某一种自身价值。“我现在录节目越来越从容,而且自己要明白一点,就是不能把别人愿意让我开玩笑这件事,当做一个武器去攻击他。”

  大张伟称,由于之前自己的幽默感不受到大家理解,所以他一般录完节目就走,别人夸他,他也觉得是客套话,“从‘大咖秀’开始,大家慢慢的开始理解我了,今年大家在一块也都挺开心的,像跟涵哥,还有王嘉尔、鹿晗那一帮,Ella、张丹峰,还有张大大,反正今年收获了特别多新朋友。这一帮人都特别来劲,就感觉这个世界上有这么多好玩的人,尤其是年轻一代,其实他们不止是大家认为的偶像,他们身上真的有很多其他特点,很爱表达自己的情绪,我特别喜欢这样的人。”

  高晓松在《晓说》中调侃南城人,“南城人是真正的老北京人,处变不惊,不卑不亢,什么事都不是事,爷也不爱伺候你,你让爷奋斗,爷说爷这样挺好。”

  有人戏称,南城人最爱说的一句话是,“我干什么成什么,我什么都没干啊,所以什么都没成。”

  混不吝是王朔小说里对老北京人的性格概括。从小浸泡在南城的胡同里,大张伟骨子里“谁都不怕,爱谁谁的混劲儿”毕现无疑。

  9月5号,王思聪在微博呛声大张伟,指责其《爱如潮水remix版》抄袭Zedd的candyman,“真可怕......这明明就是像素级的抄袭,居然还硬着头皮不承认。”并置顶音乐人梁欢列举的大张伟抄袭“证据”。

  这厢公开质疑,那厢大张伟也不甘示弱,先发布长微博表明态度,“.....有人说我跟Zedd做得一模一样,您这么当众说瞎话,捧我逗我玩有意思吗?那可是格莱美、顶尖DJ制作人的水准啊......”并配八张白眼图。

t01898b014c24d9a017.jpg

  随后,将节目里自己串烧20多首歌的视频,发布在微博,@王思聪求撕,“哈喽啊,我新作#人间精品起来嗨#用了20多首别人歌,您了伸手伸手伸伸手,请毛里求撕下儿这段子曲儿呗~您是最了解茶鸡蛋和普通鸡蛋砸人哪个疼的主儿啊~”

  多年来一向如此,质疑来了,大张伟也不躲闪,直接硬碰硬面对,“我这自信都是王朔给的,他不好好说话,拿人不当人,他对特别厉害的人也不是特别尊重,他就做自己。就算我们长得怪模怪样的,但我们有自个的想法,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我就这样,也能活出一片天地来。但是王朔做大的问题就是,他写的小说,都是女孩喜欢他,我相信现实生活中应该不是这样的。(哈哈)”

  在他眼里,生活就是特别讨厌的小孩儿,“你往前走,他啪一下给你一个大嘴巴,然后又没影了,你都在不知道为啥,但是你习惯就行,他冲你大嘴巴,第一回你生气,第二回就是你来抽呗,抽完没,诶,行,然后就没事了,接着走。现在还纠结凭什么抽我啊,那还是大嘴巴挨的少。”

  生活不能改变,我就改变,但谁也不能破坏我的好心情。

  在《跟着贝尔去冒险》里,大张伟哭闹、罢录,被贴上怂的标签,更有网友直言“女的都不如”。


  大张伟站出来一如既往嘻嘻哈哈地讲道理,“我特反感不如女的这种话。浓烈的性别歧视这么多年了,也没人拦拦,女人的强大不言而喻。您妈什么样您又不是不知道,您妈能做到的一些事,您爸也在旁边抠手指头呢吧?”

  第一次和贝尔相见,大张伟和其他明星队员,在没有经纪人、助理跟随的情况下,站在潮湿寒冷的大雨里苦等两个多小时,大张伟一刻也没停止地调侃,“那贝尔是有多大的腕儿啊,让我这么大的腕等他,他上过春晚吗他。”

  但接下来地几次挑战,让他一改碎嘴自嗨的本性,哭闹甚至嚷嚷罢录。团队合作他被批拖累队友张钧甯,高空十米跳湖,他直接傻眼,“跳下去能证明什么?自己多勇敢?我不勇敢,我这样挺好的。”

  “为什么要做这个,有什么意义嘛?”大张伟的质疑贯穿节目始终,而他到最后也在抗争学习野外求生本领,“我觉得人类进化好几万年,就是为了住高楼大厦,要不发展科技干嘛,都钻木取火去呗。”

  有一期,搭档张钧甯要把大张伟拉回竹筏上,他反复几次上不去,烦躁感顿时爆棚,大喊一句“我不录了,别让我录了。”随后爆了几句粗口,被节目组消音。

  “有人觉得即使自己不想做,但人家贝尔、那么多外国团队看着,就要硬着头皮做。我特别不爱面,我当时就是做不了,你们爱看起看不起,我就是一胆小鬼,怎么了。”

  真性情,不掩饰,不高兴我就骂街,高兴了我就甩头发帘。“30多年的处世与人品,让我深刻的领悟到活得真实才是破一切不堪的真谛,我不掩饰自己的脆弱、激动、愤慨、郁闷等,喜形及其于色。城府深,得癌的祸根。”

  私下,大张伟得到了贝尔的夸赞,“敢于承认自己胆小的人,其实是最勇敢的人。”

  节目里的经历激发了大张伟,写了一首歌《永不放弃》,这一反他的“反鸡汤”风格,不过这种劲头维持了一个星期,“嘿,觉得差不多得了,坚持没用,不是谁都能成功的。”

  大张伟向来反鸡汤,不提倡成功,自己也不追求成功,踏踏实实挣点钱,足够以后生活就是他最终极得追求。“小时候我们院那些老头老太太大哥大姐,他们一点也不成功,但我看他们挺高兴的啊。甭管这事是不是孙子吧,这事能占别人点便宜他自个也挺高兴的,看着就挺好玩的。”

  歌迷眼中的大张伟都是快乐的,每个人都心照不宣地不提他经历过的那段“被吸毒”的低谷、他经历过的种种质疑。就像童话中两个贪心人挖地下的财宝,结果挖出一个人的骸骨,虽然迅速埋上了,甚至在上面种了树,栽了花,但两个人心里都清楚地知道底下埋的是什么。看见树,看见花,想的却是地下的那具骸骨。

  根据新京报、南都周刊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 闽ICP备14009425号

GMT-6, 2018-1-16 11:27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