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69|回复: 0

“我喜爱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8 19:41:2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010bc9051c5ae691e5.jpg

  宽阔的街道、崭新的店面、密集的人流……历经长达三年的封路施工后,“中国电子第一街”华强北华丽转身。不一样的“配方”,熟悉的味道,它依旧是那个极客眼中的天堂。

  在这里,撞见操着一口英式英语、美式英语甚至印度英语交流的创客并不是件难事。他们背着双肩包脚踩运动鞋,蓄着络腮胡或戴着鸭舌帽,眨巴着或蓝或绿的眼睛,从全球各地来到华强北,寻找电子世界里新奇的一切。

  荷兰人亨克(Henk Werner),就是这帮“洋极客”中的一员。

  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吸引众多国内外创客。

  初见亨克时,他正坐在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7楼租来的办公室里,聚精会神地在电脑上敲打方案。

  金发、碧眼,说着“蹩脚”的中文,熟练地使用微信……2011年来深圳定居之前,亨克一直在阿姆斯特丹的一家企业,从事LED屏设计工作。

  “以前,我们做的是球场上用的大型LED屏。”亨克介绍,对球场屏幕的要求是更大、更高清、更便宜。尽管他研发的新技术能让成本降低35%,但欧洲传统俱乐部通常都有自己的供应商,市场小、竞争也激烈。“这让公司的日子很不好过。”

  2008年,第一次来到深圳的亨克,就被华强北深深震撼了一把:五花八门的元器件应有尽有,各种厂商能够满足不同的需求。

  面积仅1.45平方公里的华强北,巅峰时有700多家商场,日客流量近百万人次,年销售额260亿元以上,从业人员多达13万。这里是“中国电子第一街”,也是全国电子市场的“晴雨表”和“风向标”。

  “在华强北,你要把一个想法做成完善的产品,所花费的成本肯定是全球最低的。”亨克说。

  对于像亨克这样的国际创客,丰富的电子元器件品类使得华强北几乎成为“硬件天堂”的代名词。这也成为深圳当前吸引众多硬件创业者的天然优势。

  2011年,亨克来到深圳开始创业,并于2016年进驻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在这里,他和在深圳相识的几位“洋创客”,成立了一家工作室——“Trouble Maker”。

  “我的几位拍档,分别来自挪威、德国和芬兰。”亨克介绍,“Trouble Maker”就是捣蛋鬼的意思。他希望团队能像捣蛋的孩子一样有无穷无尽新奇的想法,能随心所欲去冒险。对于这个名字中包含的“Maker”,即创造者,亨克认为,除了想法,用双手去创造去实现也同样重要。

  事实证明,华强北为亨克搭建了一条将创意变为现实的最佳途径。

  “Trouble Maker”成立仅四个月,亨克就接到了来自电子巨头诺基亚的第一笔订单。

  “这种订单在欧洲几乎是不可能实现的。”亨克说,诺基亚希望他的团队能提供一种贴合耳机形状的LED显示屏。这种LED具备弯曲的曲面、不规则的边框和形状,对工艺的要求相当高。“在其它任何地方,完成这笔订单最快也要6个月。而在华强北,居然只花了3个星期。”

  一般来说,有实力的大厂往往都有固定的流程和模具,很难为了特殊的小订单,去作出改变。但在深圳,有很多小型工厂愿意根据订单要求,去尝试改造设备和模具,做出符合要求的产品。这让亨克十分惊喜。

  “这里的每个人知道如何将创意变为产品。”亨克说,现在的欧洲,知道如何生产的往往是上年纪的老工程师。年轻人对软件非常在行,在对生产、制造产品的过程却一窍不通。“相比之下,这是一个更有实践精神的地方。”

  尽管在深圳生活了六年,与中国太太也有了两个可爱的儿子,但亨克还是喜欢将大部分时间投入到工作当中。

  每周七天,每天工作十个小时以上……每天清晨,他都要从龙华区的家中,花一个小时搭乘地铁来到华强北的办公室。

  在欧洲习惯了以车代步的亨克,并没有在深圳买车。“在深圳开车太浪费精力,地铁显然更适合我这样的‘工作狂’。”

  进驻华强国际创客中心不到一年,亨克已经深深爱上这里。这里不仅环境舒适,租金也适中,一间工作室每月仅需1200元。工作室附近的露天平台和餐吧的水果茶,更是他的最爱。

  “华强北创业的年轻人都非常优秀。”在长期并肩战斗中,中国创客们给亨克留下了一个好印象:怀揣梦想、富有激情、动手能力强。

  每逢节假日和周末,经常会有孩子来“Trouble Maker”进行学习。在这里,他们用英语和“洋创客”们交流,学习拼装机器人,设计制作电路板,在提高外语水平的同时,也培养了动手实践能力。

  “我喜欢和孩子们在一起。”亨克说,在“Trouble Maker”,孩子们除了能学到日常甚少接触的专业术语,还能从小就培养工程师的思维方式。“这对未来很有好处,家长们也都很支持。”

  在亨克看来,能够将动手创造的乐趣传递给其他人,本身就是一件让人快乐的事情。他说,深圳有能让创意变成现实的硬件基础,又有这么多想要学习创造的孩子。“这里到处都有创新,我喜爱这座充满活力的城市。”

  英国硬件工程师Jamie Salter的履历轨迹,始于伊顿公学,毕业自剑桥大学,在英国沃里克郡工作两年七个月后,跨过欧亚大陆漂移至深圳华强北。如今他穿着T恤和休闲裤,开口是一本正经的英式英语和停不下来的冷笑话。

  “来中国不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Salter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解释:“因为我在英国又没有妻子,也没有住房贷款。”

  他说起从华强北的山寨无人机中获得灵感,倒颇为认真:“它在四周飞来飞去,还有轮子可以在地上行驶。这种东西造价又不贵,能用同一个发动机驱动螺旋桨和轮子,这还是挺厉害的。”

  华强北在2013年封街改造,终于在2017年重新开放,却已分裂成不同的空间:一米柜台亿万富翁的神话日渐破灭,早期掘金者中泛起“返乡潮”;富士康流水线上的青年依旧涌来翻新手机市场做学徒,踏入一条灰色造假产业链;Salter作为硬件工程师,来到山寨王国研发指导滑雪的电子穿戴设备,还有创客研制一种软胶内置耳机,可以为每个人量身定制,用短短60秒固化成耳朵的形状。

  这些人没有太多交集,只是都在这条南北930米的步行街上,走向自己选定的未来。

  而华强北在“山寨之都”、电子界“莆田系”的路上狂奔了十余年,却把调转车头回归“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希望,寄托在这一批新来的中外创客身上。

  2015年3月10日,“Make with Shenzhen(与深圳一起制造)”的巨幅广告登陆纽约时报广场,时任深圳市长许勤宣布,深圳要用三年时间打造创客之都。

  然而中国有太多地区宣布打造硅谷的雄心:北京、上海、苏州、成都……以及河北雄安新区。

  “下一个硅谷?可能是北京南边的那个新区?”法国人Thomas Agarat 在美国旧金山创业,却在深圳的机场边找到工厂生产。他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今年来华强北之前,他和一群硅谷的创业者被邀请去雄安新区参观,Agarat 参观了那里拔地而起的新办公楼,官方承诺提供工作场地、购买设备让他们使用,希望他们能够留下。但Agarat 还没有打定主意,因为那里还是“一张白纸”,并且没几个人说英语。

  但华强北的确握有几分成为硅谷的机会。电子第一街背后有珠三角齐全又便宜的工厂线,创业者能节省一半的成本,又不必像在欧美那样苦苦等待。但快刀也容易切到手,中国山寨工厂的诡计在外国人圈子中流传——白天在生产雇主的订单,晚上则在仿制雇主的产品。

  中国的创业者也发现了华强北的机会,比如工业设计师赵俊,当他在华强北经历了巨大的惊喜和失望之后,发现华强北想要成为硅谷,不是一句话那么简单。

  出走小半生之后,赵俊在华强北实现了做工业设计的初心,把自己的第一款电子产品变为了现实。此前他花了2.5万元,找到汕头一家玩具厂,希望能实现他的设计。

  “然后做出来的东西,就像一个玩具。”

  赵俊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工厂非常自然地改动了他的图纸,在灯的底座上开了USB接口,对他说“只能做到这样啦”。赵俊看着粗糙的USB接口,对工业设计美学没有丝毫的尊重,对这家玩具厂目瞪口呆,“这么粗暴会吓着小孩子的。”

  赵俊的父母是第一批来深圳建设开荒的工程兵,他也跟着部队来到深圳,大学则在北京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度过。赵俊在2002年回到深圳,那时华强北已经人山人海,他踩过一地的信用卡套现广告,最烦人多,再也不想来华强北。

  之后十几年,赵俊把设计师工作熬到轻松写意,却始终放不下对电子产品的痴迷。他在经历了玩具厂的失败后,又听人说起华强北,发现这里硬件创业的门槛越来越低。从把电子元器件组装到电路板,到生产外观、模具,都有一条龙的工厂服务。

  “这在之前,是不可想象的。”

  “山寨的艺术”——HAX这样吸引国外创业者前来华强北,“在廉价的太阳能灯和假iPhone背后,藏着一些严肃的才华。触摸这些天才创想,把他们应用到别的目标上去。这种经历只存在于华强北。”

  2013年,华强北封街改造。彼时名不见经传的硅谷创业孵化器HAX,把办公室搬到了深圳的华强北,开始在山寨之都做创新,几年间声名鹊起。HAX挑选国外的创业企业,带到华强北完成硬件的研发,等到111天的项目结束,产品完成,再带回美国旧金山推向市场。

  外国创业者还有一本精打细算的账,无论Salter他们的发明将会如何改变世界,这些企业的订单最初只有一千、两千件。标准化大工厂的产能达到一天万件,小订单敲不开富士康的大门,或是创始人要用更多的钱把门砸开。于是HAX告诉国外的创业者:“华强北更便宜,对创业企业来说,每一分钱都很重要。”

  Salter说,其实在他的硬件研发中,没有任何硬件、生产是只能在中国完成的。但珠三角最齐备的电子元器件产品,从主板、模具直至最后包装一条龙齐全的工厂,能够节省至少一半的时间和金钱。

  HAX深圳总监武起予已经摸清了华强北的市场。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会叮嘱这些不懂中文的外国创业者,要穿着西装去工厂,“记得带一些小礼物”,请工厂灵活一点,在设计需要修改的时候通融一下,不要额外收费。

  Salter也在“工厂大冒险”中找到了乐趣。去拜访工厂时,他还是不会穿西装,“毕竟是工厂,但想被认真对待的话,短袖短裤也绝不是好主意”。

  会面通常在午餐时间,这很令Salter愉悦。厂长的私厨会开个小灶,问他要不要咖啡,他摇摇头。

  厂方接着问,“那要啤酒吗?”

  Salter于是开玩笑:“要白酒”。

  最终他们围着饭桌坐下喝啤酒。英国人热爱喝酒,但他们习惯从晚上10点开始小酌热身,喝到凌晨两三点尽兴而归,因而在中午喝啤酒,实在是一个诡异的时间点。Salter却也顺着中国人的习惯,把生意和生活,和着一桌午饭都聊透彻。

  Salter觉得他更像在兜售产品的未来,他只能拿出一张1500件的小订单。“但是工厂会像我们一样相信,这次合作将带来一张更大的订单,将有很多很多件商品。于是工厂给我们研发的时间,给我们工程师,用合适的价格来帮助我们。这是他们投资我们的方式。”

  工厂对外国创业者更有优待,他们对中国雇主要求订单2千件起做,却会接下Salter这样外国人的小订单。这些西装革履金发碧眼的外国人身上,仿佛还有外贸黄金年代那些源源不断的外汇希望。

  Salter明白,“唯一的原因是,他们相信,我们会在未来带来很大的订单。”

  赵俊狠下心辞去了稳定的工作,加入了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用自己的积蓄创办了一家公司,希望有朝一日做成中国的无印良品。

  2015年,给予了华强北名称的华强集团,把旗下的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划归为上市公司的全资子公司,开始招募创业企业入驻。华强北的老牌国企华强集团和赛格电子,在1980年代以电子元器件起家,1998年后,随着华强北转向了电子产品贸易。如今它们都迈出了新的一步,成立了各自的企业孵化器,希望吸引高科技的创业团队入驻。

  把山寨王国变为创客之都“看起来很美”,华强北背后的工厂不论是为品牌公司代工,或是为华强北的山寨品牌生产,都积累了熟练的技术和成熟的产线——他们也完全可以为创业企业服务。

  可在赵俊批量生产“中国无印良品”的第一件产品之前,意外先一步来临,在2017年的农历新年到来之前,工厂通知赵俊,无法按照承诺在过年前完成产品组装,因为整个工厂就要放年假了。

  但赵俊已经接下了顾客的订单,向客户承诺年后立即发货,他不能让第一件产品就毁去了他的信誉。

  终于在农历除夕前几天,赵俊带上了团队所有的人前往工厂,坐在组装线上自己把零件一个一个组装成品。那时工厂里已经看不到什么工人,他们都去参加了新年联欢会。

  信誉是困扰珠三角工厂一大问题,不只是无法按期完成生产。赵俊了解到,一些原创产品的销路不好,“比如只有几千件,又一直开不了工”,工厂不会等在那里保守设计的秘密,许多设计精良的产品,就这样出现在了华强北的山寨柜台上。

  在选择工厂的时候,Salter也需要在价格和安全性之间权衡。一些台湾工厂不太热衷于讨价还价,他们会报出一个体面的价格,不会上下浮动太多。而本地工厂最初提出一个很高的价格,但是Salter发现可以接着砍价,砍到一半为止。他还去过一些“毫无组织纪律”的工厂,机油流满了一地,他们可以用这种工厂省点钱,“但是风险很大,质量比较差。”

  一个工厂厂长抱怨,中国现在的工人权益保护真是太恼人了,要付更多的工资,要对工人们更好一些,现在还有排污标准,真是太烦人了。

  厂长接着说,“所以我要去非洲了。非洲多好啊,现在还没有什么监管”。

  Salter有些哭笑不得,“老板这么说还是让我挺担心的。”

  赵俊把他的作品蓝牙音响灯放在了华强北市场的柜台上,这件作品刚获得了德国汉诺威工业设计论坛颁发的iF设计奖。沙漏形状,触控点亮,灯光能变换256种颜色,可以用手机应用控制蓝牙音响播放音乐。

  只是他报价的声音刚落,老板的叫声就响了起来。

  “哇,价格好高啊,我们没法赚钱,不搞。”华强北老板指一指手边的各色山寨筒灯,“拿货只要55块。”

  在华强电子世界7楼,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实现了赵俊的工业设计梦想,但在华强电子世界1楼,市场却否定了赵俊作品存在的意义。

  柜台上那些山寨产品的价格更低,就像那些50元钱的筒灯一样,让原创的产品没有生路。华强北这里没人愿意花四倍的价格,买一个有设计、有品牌的产品。

  赵俊现在觉得自己 “只是做了一个很漂亮的东西出来,但是给谁看,不知道。”

  赵俊也会想,可以几万几万砸钱出去,生产几千件产品,全部砸到华强北的柜台上,卖出去再收款。在这个国内外采购商来来往往的大市场里,或许就有人能够慧眼识珠,从而砸开一个市场。但他在用自己的积蓄创业,如果这些产品卖不出去,那么他将自己承担所有的损失。

  王紫辰在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担任总经理助理,她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华强北本地创业者,不会先做好项目计划书去游说投资者,拿到钱再做产品。他们从山寨的时代开始,就是用自己的积蓄、亲戚的投资,在华强北找到最廉价的材料、最廉价的工厂生产产品,先把产品做出来,再去华强北的柜台铺开一遍。能有一波行情,就先把这笔钱赚了,再去做下一个产品。

  赵俊的产品在华强北铺不出去,他现在喜欢与华强北的其他创业者一同聊天,“大家项目搞砸了,钱也花了,还一起来聊这个事情。”

  王紫辰发现,大企业比如华为的离职工程师,反而是最容易成功的创业者。华强北国际创客中心最初接纳赵俊的项目,其实是看中他的设计才华,希望能够为孵化器中的其他创业者提供帮助。

  王紫辰认为赵俊的才华,更适合去做一个设计师,“可是这里没有人愿意小富即安,都希望能有自己的商业帝国。”

  HAX从一开始就没有把华强北作销售市场的打算。

  武起予认为,寻求技术、设计和品牌的顾客,恐怕不会来华强北采购。HAX只在最正确的地方,做最正确的事情。华强北能够提供最齐全和廉价的硬件和生产,而销售将放回欧美的网店和超市。

  “深圳除了制造什么都没有。”Agarat 在罗湖市场集齐了一身登山行头,精疲力竭地坐在通往华强北的地铁上,笃定而又遗憾地摇摇头,“我会选择旧金山,那里有完善的营销渠道,可以见到所有的科技媒体。可是深圳只适合制造。”

  Agarat 创立的企业生产便携摄像机GoPro上的稳定器,他在深圳的机场旁边找到了一家工厂生产,成本只有在美国的一半。深圳市科创委员会发布报告显示,以广州、深圳、 珠海为核心的珠三角地区具有强大的市场需求和销售渠道体系优势,目前全国电子元器件分销商 2/3 的企业总部在深圳。

  但赵俊还在为自己的产品寻找销售渠道。为了让华强北的本土创客有产品却没市场,在运营孵化器的同时,王紫辰也在帮华强集团做另一件事情——与亚马逊合作,打开一条网上销售渠道,等待创业企业成长起来。由于缺乏足够的原创产品,华强集团目前只能通过买手采购商品,放到亚马逊上去卖。

  王紫辰在参与华强北的会议中反复听到,必须保住华强北“中国电子第一街”的地位,中国电子元器件的价格,必须在华强北定下来。她也希望在这条山寨之名盘桓了十多年的街道,这批最草根的创业者中,能够诞生第一批苹果、微软。

  当深圳进入秋季,Salter的首批滑雪穿戴设备产品将从深圳出港,发往美国、欧洲、日本,那是完完整整的“华强北设计”。

  在完成产品研发、实现量产之前,Salter还在进行工厂大冒险,他最喜欢问工厂的问题之一是,“深圳的未来会是什么样子?”

  “一些人回答,我们正在试图离开深圳,去非洲。一些人会回答,我们可能会在中国内部搬迁,一些人会说,深圳很棒,深圳正在经历转型,设计研发相关的服务业可能会发展很快,研发可能会需要周围有工厂。”

  他听到那些工厂主说:“如果深圳能够完成这场转型的话,一定会需要周边有工厂的。”

  说起华强北的光荣史倒是有很多,据数据显示华强北曾经年销售额260亿元以上,从业人员多达13万,700多家商场,日客流量近百万人次。这里还是“中国电子第一街”,“亚洲最大的电子产品集散地”,全国电子市场的“晴雨表”及“风向标”。然而从封路后华强北一直被唱哀,从之前华强北大量空铺,到iPhone的衰败让一些从业者倾家荡产甚至是跳楼逃避,再到近年来的有关部门严打使得昔日火爆的市场如今稀稀落落的。远望数码城门口的标语也许就是现在华强北所需要的“立足新起点,开创新局面”。

  很多人对华强北存在偏见,觉得华强北除了电子垃圾和山寨货就没有其他,其实这是片面的理解,华强北的出现,降低了整个中国电子产品产业链条的价格,极大提高了采购效率和速度,而华强北除了有手机以外,还是创客们的天堂,这里汇聚了全球各路创客人才,华强北的国际创客中心等一众孵化器,在创新产业方面正迅速崛起。创客们在华强北几乎能购买到一切你想要的电子元器件,而且价格低廉。

  现在的华强北除了大家知道的手机、电脑、相机以外还是“世界级的智能硬件研发中心”,“多功能融合的商业步行街”、“创新创业基地”。所以大家对华强北也要少一分偏见,多一些新的认知。

  根据新华社、中新网、今日头条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 闽ICP备14009425号

GMT-6, 2017-11-24 22:0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