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7|回复: 0

“我们要拍真正的中国电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6 02:20: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Y8um-fyhskrp7723730.jpg

  2016年之前的过去十年间,每年的全国电影票房增幅保持在30%以上,呈现出高速发展不停步的势头。然而,2016年却迎来了中国电影市场的一次“急刹车”,全年电影票房共492.83亿元,与2015年相比增幅为11.83%。2017年即将过半,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累计票房共255亿元,国产片早已失守50%的市场份额。自2016年以来,电影市场正在变冷,这是不争的事实。只不过,市场火热之下通常隐藏着危机,而市场变冷未必是坏事,很多电影人都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们在电影节上坐而论道,探讨如何在不那么火热的市场里头,用工匠精神为已经拥有更高鉴赏能力的观众创作出优质的电影内容。

  前晚刚刚凭借《冰之下》获得金爵奖最佳男演员奖的黄渤就坦言,他当初面对《泰囧》之后电影市场的沸腾,是有警惕的,很担心自己成为电影市场里麻木的零件。“其实很多片约找上门,我要接了肯定也演不差那种,但是吧,这样的工作时间一长了,就会觉得没什么意思。演员虽然是电影市场的零件,但我们也不能任由自己变成那么标准的零件。创作还是很需要些个性的,需要有能够让自己冲动起来的东西。做市场零件时间长了会变得相对麻木,这对创作不是好事,所以我当时就想离沸腾的电影市场远一点。”黄渤透露,在远离的日子里,自己主要的事儿就是找朋友喝喝酒、拍拍照和画画,因为“现在的电影市场里,我们都太缺乏生活了”。远离的日子里,除了出演《冰之下》,黄渤还启动自己的导演处女作,他直言这部导演作品已经谋划了好多年了,“在《泰囧》之前就想拍,但是我老这样演下去,没有机会执导出来。现在时机到了,自己也觉得成熟了,就开始做起来。”

  曾经获得过金马奖最佳女演员奖、金马奖最佳编剧奖的秦海璐带着自己的导演处女作《一意孤行》的剧本来到了上影节的创投单元。在她看来,市场由热转冷反而是好事,说明观众对电影内容的要求更高,也说明优质的电影内容会更有竞争力。“前几年资本大举进入电影行业之后,我们看到对中国电影类型上的丰富、电影项目数量的递增、市场票房的提升、院线设备的改善,这些都是好的。相应的,大家对电影内容的东西有些忽略。我认为这是一个过程,因为这些现象出现的时候,就表示我们离曙光也不远了。我觉得作为导演,对于资本的进入,首先是欣喜的,然后才是困惑的。市场现在冷下来,说明资本也在困惑,到底什么项目能赚钱、能持续赚钱。今年票房没有那么火爆,因为前几年资本盲目制作的电影逐渐上映了。这对行业是好事,说明业内和观众对电影技术、内容质量要求越来越高了。”

  “小钢炮”冯小刚在电影节上炮轰了“垃圾观众”、“小鲜肉”,引发了强烈的争议,但在电影创作上他也非常认同匠人精神、认同内容为王。他在电影节论坛上直言,电影市场降温、票房减少没什么不好的,“电影市场一萎缩,就会把很多原本不是做电影只想挣钱的人挤出去。把这股脏水挤出去了,可以腾出更多的空间给那些认真做电影的人。”

  和电影市场一道变冷的,是曾经备受追捧的网络文学IP改编电影项目。自2016年暑期档以来,IP改编+小鲜肉加持的青春爱情电影不再受到市场青睐,频繁出现票房和口碑遭遇“双杀”局面,即便片方使出各种宣传手段都回天乏力。本届上影节上,IP热的退潮也引发了业内的反思,电影和文学界的从业者纷纷认为,IP热退潮并不是因为IP不再有影响力了,而是读者和观众对IP的品质内容要求更高了。回归内容为王的IP改编,或许会让传统文学再次迎来春天。

  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聚焦“IP全产业链开发与中外电影行业差异”,与会嘉宾对“究竟什么是好的IP”给出了一个比较统一的共识。阅文集团CEO吴文辉和中文在线执行总裁戴和忠都认为,一个好的IP第一要有非常强的形象和设定;第二要有故事核,能够吸引人、打动人;第三,IP要有跨界的可能性;第四,IP在现在、未来都应该具备很强的粉丝吸引力。以这样的标准去看,真正能够满足要求的IP并不多,因此少有的几个优秀的IP就成了众人争抢的对象,导致价格越来越高。要解决这种优质内容IP供不应求的情况,业内人士认为最重要的是培育,并且要付出精力与耐心去培育。吴文辉说,培育IP就跟种果树一样,有可能三年成熟、五年成熟,有的可能要十年才成熟。但如果现在不去种,未来就不可能有收获,现在种下去立即想要有收获,也很困难。做一名优质内容IP的培育者,也需要有匠人精神。

  去年20家片方公布了400多个项目片单,今年,零零总总加起来,这个数字还不到200。不少媒体发出了“冰火两重天”的感慨。不过,我们依然能看到令人惊喜的新风向。

  纵览今年的片单,让人稍稍振奋的是,在《长城》北美决堤及外汇限制等不利的市场环境下,中外合拍片的势头仍在继续。比如,一直活跃于电视制作领域的完美世界牵手好莱坞制片公司威秀娱乐(Village Roadshow)、WME | IMG China组成完美威秀集团,并发布了四个项目,包括张艺谋的《影》、成龙的《机器之血》。

  另外,美国独立制片公司A24也来到了中国,其最新影片《好时光》入围展映单元,且A24已经和一家中国公司达成合作,该片有望在内地上映。A24国际负责人也表达了和中国进一步合作的意向,“这个市场太广阔了,我们当然希望能有更深层的合作。”A24公司以选片有眼光著称,从2015年颁奖季开始,他们拿到了两届奥斯卡4个小金人,其中就有一部最佳影片。

  作为国际电影节,国际合作原本稀松平常,但是在《长城》北美决堤后,尤其是不久前关于境外投资受限的规定,国际合拍片的未来也因此蒙尘。好莱坞知名制片人Michael Shamberg就说:“最近几年大家都在探索中美合拍片的成功范式,但是很遗憾,到现在为止,我们都还没有找到。”

  美国The H Collective电影公司率先起锚,不仅公布了《战狼2》、《英雄本色4》、《一代妖精》的海外发行计划,更发布了五部新片,包括《童谣》、《三姐妹》等。其中,《童谣》改编自同名短片,讲述二战期间发生在上海的故事;《三姐妹》则由鲁比-洛斯领衔,中国女演员会出演姐妹之一。《极限特工3》今年刚在中国获得10亿加身,第四部也终于被正式宣布启动,投好中国市场的意图非常明显,多次献唱好莱坞大片中文宣传曲的张杰有望以演员身份加入。

  此外,美国Studio 8电影公司也借着复兴之夜的台子发布了《白人男孩》等片。中国公司代表微影时代、自在传媒也发布了中欧、中泰等多个合拍项目,并找来洪金宝、朱延平等来站台。

  老实说,这些项目和此前国内一直火爆的项目合拍方式并无二致,国内主要以投资方式入伙,国外片方也可以借此争取到进驻国内院线的优先权。

  稍有不同的是,常年立足于国内电视制作行业的完美世界,携手好莱坞制片公司威秀娱乐,并且邀来掌握艺人资源的WME | IMG China,三方组团成立完美威秀集团。威秀亚洲CEO艾秋兴(Ellen Eliasoph)担任新公司总裁和CEO。

  艾秋兴艾秋兴

  艾秋兴1993年便代表华纳兄弟入驻北京,成为好莱坞驻华高管第一人。作为一个资深的中国通,她不仅能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还见证了中国电影疯狂发展的三十年。

  “你知道93年中国有多少家电影院吗?”发布会现场,她反问一位提问的记者。在过去三十多年里,中国影院从最初的30多个一路发展为全球第一,票房总量更是一再攀升,电影一下子变成一个“产业”。

  对于完美威秀的未来,艾秋兴有自己的盘算。张艺谋的《影》就是最好的例子。“我们要打造一家立足华语电影、兼具全球视野的影视公司。”简言之,“我们要拍真正的中国电影”,这个类比的参照物是张艺谋的《长城》,“《长城》没上之前我们就和张艺谋敲定了合作,他来主导,全中文、全中国演员。”

  电影和流媒体之争在今年戛纳达到一个小高峰,影院的无上属性背后其实更多的是内容生产常年累计下来的行为习惯和盈利模式所定,这种情况在法国更甚,一部院线片能够上线流媒体的时间竟然长达3年。但是在中国等电影产业新兴的国家,这个争端就并非这么迫切了。

  在电影节期间,很多从业者并不觉得院线和电影是不可分割的概念,各大影视公司发布片单中就包括很多网生项目。比如,上海新文化传媒集团操办的复兴之夜上,周星驰的PDLA公司就宣布把《美人鱼》、《西游降魔篇》的电视剧和网剧的改编权卖出,成交价高达7亿。院线电影成为影视变现方式的开端,进而生发出一个新的产业链。

  占据国内电影行业三级梯队的新片厂影业和淘梦影业纷纷进驻网大系列。去年底,新片厂拆分旗下业务,组建了独立子公司——新片厂影业,并在上海电影节期间一口气公布了37个项目,31部网大,6部网剧,主推网生作品路线。

  孚惠资本创始人胡明表示,中国电影行业在经历产业化的疯狂拓展,在资本进入行业后更历经了好一轮狂飙猛进,如今产业正在进入互联网化阶段。虽然2016年中国电影票房成为12年来首次跌到个位数的增长,但她认为互联网化正在打开中国电影行业的又一个黄金时代。因此,她预言:今天不做网生内容绝对是没有前途的。

  电影节最开始顶礼膜拜的是影院观影的神圣性,胡明的预言似乎是在拆台,但从当下产业发展得现状来看,又似乎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阿里影业CEO俞永福说,电影产业到底是一个多大的盘子,相比其他行业,四五百亿并非是一个很大的产业。而相比之下,中国视频网站正进行这一场残忍的开荒之争,各家为了争夺内容不断烧钱,以期获得制衡对方的下一个筹码。

  目前,中国的付费用户已经超过8000万,美国Netflix付费用户有大约9500万,每年用户付费收入有80亿美金。在产业规模相差不大的情况下,中国未来网生内容的市场潜力是非常可观的。

  因此,相比电影行业的收紧和低调,网生内容的争夺战却愈加白热化,类似《如懿传》等大项目动辄拿到一集近千万的要价。以网络小说起家的阅文集团可能是中国目前最大的IP库,总裁罗文表示,“从目前的情况看,改编成网剧比重最大,其实是网台联动的剧集,电影比重相对薄弱。”他还透露,去年电影节期间大量的IP改编项目未有进展,倒是有很多公司在今年悄悄把这些项目转成了网剧项目。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在IP改编链条上被网剧取代,只是在当下的产业环境下,网剧较轻,一般公司会优先拿网剧投石问路,“好的IP改编还得拍电影。”“这是一个从轻到重沉淀的过程。先用大网去筛,再用小网筛,剩下最最好的部分就轮到电影出场了,这是一种保险的方式。”罗文解释说。

  胡明也认为,对于电影来说,虽然现阶段看起来有些风光不再,但其实是之前过于激进,现在进入了调整期,“主要是因为前些年日子过得太好了,我们习惯闭着眼睛就能涨30%的情况,所以这是进入了一个沉淀和消化的阶段。”

  除以上所说的,在电影题材和创作上,我们也能感受到一些改变。

  电影节刚开始,光线传媒CEO王长田就在一场论坛上预言,未来十年科幻片将是一个大的潮流。从目前公布的片单中,我们的确能嗅到中国科幻片的一丝踪迹。宁浩领航的“坏猴子电影计划”中就包含了“以科幻为主题的“天宫计划”。另外,完美威秀片单中的《机器之血》也是科幻题材。

  在上海赶场的间隙,也有和媒体、宣传方聊到了中国科幻片这个话题,他们对于“三体”的莫名消失仍心有戚戚。一段时间内,即便是当下,国产科幻片在观众的想象中等同于“五毛特效”,这一题材也似乎成为中国电影的禁区。中国科幻片能否如愿在未来十年勃兴,仍是一个疑问。只是福佑这不会是中国电影又一次阿Q式的畅想。

  根据新华社、北京晨报、中新网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 闽ICP备14009425号

GMT-6, 2017-7-28 00:4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