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51|回复: 0

韩娱圈的内忧外患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6 21:06: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ninja147071190442035.jpg

  面对限韩令,首当其冲会影响到的,便是这些正在拍摄或是即将开拍的影视项目。

  由韩国男神张东健主演的电视剧《我曾爱过你,想起就心酸》在取消探班活动前,已在深圳拍摄数月,将于本月杀青。对于取消探班的原因,片方表示尽管并未接到具体通知,但的确是因为愈演愈烈的限韩消息导致了整个行业的观望态度,对于探班还会不会举办,何时举办,对方表示尚无日期。

  目前,池昌旭参演的《旋风少女2》正在播出中,此前曾传出池昌旭的戏份会因限韩令被删掉,不过目前该剧仍在正常播出,而作为男一号,池昌旭的戏份也没有剪掉的可能。但是,原定录制《快乐大本营》(在线观看)的池昌旭并未出现在节目中,而其参演的网剧《我的男神》已经杀青近半年,目前尚无上线日期。

  凭借《W两个世界》目前在韩国的热播,李钟硕与郑爽出演的《翡翠恋人》也愈发引人关注,刚刚在上月底杀青的该剧早在开拍前便已经确定了在安徽卫视及腾讯视频独播,由于目前该剧尚处在紧张的后期制作中,距离开播尚有时日,是否会受此次“禁播”影响不得而知。

  此外,高俊熙搭档张翰主演的中韩合拍剧《夏梦狂诗曲》、张翰与朴敏英合作的古装剧《锦衣夜行》,f(x)成员郑秀晶和张艺兴拍摄的电影《闭嘴,爱吧》等目前也都没有明确的开播和上映日期。

  网剧《亲爱的阿基米德》在限韩令曝出之前确认由EXO成员吴世勋担任男主角,女主角则拟定国内演员迪丽热巴。不过,由于该剧的出品方为网络平台,而禁令是否会涉及网剧并不清晰,这部剧能否如约开拍还是未知数。

  对于目前诸多中韩合拍剧还能否与观众如约见面,一位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以国内目前电视剧的产量来看,最终能够登上电视、尤其是大卫视的已经是少数,因此部分中韩合拍剧暂时没有排期并不一定能够说明是受到限韩令的影响,但从目前来势汹汹的传闻来看,“近日将要上马的国产剧是肯定不敢邀请韩星了”。

  不过,该业内人士认为,限韩或许只是短期调整,中韩娱乐圈已经深度融合,限韩令想要做到彻底必须是抽筋剥骨,也势必会让中韩两国的娱乐机构经历阵痛。而一旦限令成真,中韩娱乐产业都会发生巨大变化,作为电视剧从业者的他认为,最显著的或许就是国内各类小鲜肉的市场需求度会进一步加大,随之而来的就是他们的身价提升。

  中韩两国娱乐圈的交融在综艺节目中的体现不亚于电视剧。据统计,今年已播出的32期《快乐大本营》中,韩国艺人参与的就有13期,而目前涉及韩国艺人的季播节目中,江苏卫视的《盖世音雄》中有鸟叔、iKON组合、MONSTA X、VIXX等韩国艺人、东方卫视《花样男团》中有金圣柱、《加油美少女》中有BIGBANG成员胜利……不过,目前这些节目的播出都未受到影响。

  中韩两国综艺节目的合作一方面帮助了韩星在中国的落地,另一方面也让两国电视台各自得到了实惠。借助韩国综艺模式,《爸爸去哪儿》(在线观看)、《我是歌手》(观看)、《奔跑吧兄弟》(在线观看)等节目都为国内电视台带来了巨大的经济和品牌效应,同时,韩国电视台通过版权的售卖也获得了巨额的收益。据称,韩国SBS电视台单是依靠浙江卫视的《奔跑吧兄弟》就还清了欠下的300亿韩元(约1亿8千万人民币)债务,可见国内电视台在引进版权时向对方电视台支付的版权费之高。倘若限韩成真,中韩两国电视台都将面临巨大压力。

  “练习生制度”是韩国特有的艺人培训体系,大约从十年前开始,国内的年轻人通过报名或选拔的方式到韩国做练习生,每年有将近数千名少男少女,希望借助韩国成熟的艺人培训体系,实现自己的星梦。而随着近期的微妙氛围,他们也成为了最“尴尬”的一个群体。

  在韩练习三年的东北姑娘Melody,对于现在所发生的一切,上来便用“迷茫”两字来形容。

  “毕竟从来没有经历到过这种情况——以前有了挫折,认为只要努力、努力、再努力就能越过这个坎,但这次,眼前却是无穷无尽的黑暗。”Melody说道。

  Melody目前正在韩国一家经纪公司旗下的培训学校“回炉深造”,接受声乐、舞蹈和造型上的培训。在韩国的三年时间里,她经历了从上课、选秀到出道,一个练习生该经历的整个过程。

  Melody来到韩国之后,先是进入了某大学留学,在业余时间,开始了漫长的选秀之路。“几乎每周都会徘徊在各大娱乐公司,像三大经纪公司更是成为了常客,”她回忆道。与此同时,吴亦凡、鹿晗、宋茜等曾在韩发展的国内明星的出现,也为Melody增加了更多信心,“很多在这奋斗的少男少女们都有了‘我也可以成为第二个他们’的希望。”

  在经历了不断地入选、淘汰的过程,Melody终于抓住了机会,以一个女子偶像组合成员的身份出道。“当时有家公司能让你出道,无论这家公司规模如何,第一个感受就是能安稳一些了,毕竟能有机会登上舞台已经很值得庆幸了。”

  不过,经历了短暂的安稳,因公司运营不善,Melody所在的组合在一年内迅速夭折,她的努力也再次回到了原点。在那次出道经历之后,Melody又参加了一些选秀活动,但很快发现,竞争越来越激烈。

  在她看来,“限韩令”以来最大的变化,便是身边的国内小伙伴越来越少,而来自国内亲朋好友的担忧,却越来越多。“我的很多朋友都开始纠结,到底是不是要回国发展,”就在Melody接受采访的前一天,她刚送走了一个应家里要求而休学回国的朋友。

  相比于Melody有过出道的经历,来韩时间较短的李敏更担心的是,在现在的环境下,作为一名中国人,还能不能有出道的机会。“努力地培训练习,最终的目标就是为了能出道,而如今和一起练习的朋友们聊到这个话题的时候,大家都是一阵沉默,毕竟所有人都为了明星梦来到韩国,坚持着每天十多个小时的刻苦训练。”

  对于很多来自国内的练习生来说,李敏的情况可以说是让人羡慕的——虽然不是在三大经纪公司,但也算是在行业内领先的经纪公司接受培训,并且由公司负责提供较为长期、稳定的培训计划和相关签证。即便如此,他现在也开始有了一些动摇。

  而对于韩国经纪公司来说,虽然“限韩令”让他们普遍人心惶惶,但相比自身在华业务减少的烦恼,他们对中国练习生的培养并没有太大变化。

  韩国一家大型娱乐公司的海外业务部负责人告诉腾讯娱乐,目前公司旗下所有中国籍成员,不管是已出道还是练习生,都照常进行活动和培训。“我们不会因为限韩令等一些政策风险,就立刻停止招收中国籍练习生、或停止中国业务,”这位负责人说道。“我们会继续招募一些合适的练习生,以满足中国、韩国及其他国家的粉丝。”

  另一家拥有韩国一线演员的韩国经纪公司,其中国业务的负责人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在(限韩令)这个情况下,韩流通过引入更多的中国元素,反而有获得更强大生命力的可能;毕竟,文化是在交流和融合中才能够得到发展。”

  这位负责人也坦言,通过“限韩令”的这场洗牌,也许只有业内排名靠前的少数公司能够存活下来,“毕竟很多小型企业连改变战略的能力都没有。”

  就职于韩国某经纪公司的朴成龙因为对中国的了解和关注,在行业内有“中国通”之称,据他透露,如今首尔大大小小的经纪公司,都能看到来自中国的练习生,但这些公司当中,真正能够为练习生提供长期培训机会,并给予签证保障的,屈指可数,“绝大多数都是草草训练以后,直接组成一个中韩混合组合,推向市场,并希望能够复制成功经验。”

  因此,他表示“真正签订在韩长期培养合同的中国练习生,应该并不是很多,毕竟从语言、文化方面来看,培养一组能够在两国‘通吃’的中国籍艺人的成本,要远高于仅针对中国市场的中国籍艺人。”

  腾讯娱乐也了解到:在韩国获得E-6(演艺签证)的条件较为繁琐,比如需要提交韩国放送通讯委员会(相当于国内的广电总局)的推荐信——而能够获得推荐信的重要条件之一,便是该演艺企业的规模、背景。因此,绝大多数中小型经纪公司的做法,是吸引持有留学签证的中国留学生进行培训,并让其在韩出道。

  在“限韩令”之前,中国在韩国娱乐产业对外出口中一直占有绝对优势地位。早在2005年,便有了第一位在韩出道的中国练习生,韩庚。在那之后,韩国组合里的中国面孔越来越多——据韩国演艺制作者协会的一项调查显示,超过四成的韩国经纪公司,有计划、或正在培养中国练习生,但在中韩两国都有知名度的,却不过EXO四子、f(x)的宋茜等寥寥数人。而从现在的情况看,今后能做到在两地同时发展的,只会更少。

  “随着中国自身娱乐产业的发展,已经渐渐具备培养偶像组合的条件,毕竟中国人在本国发展,文化上面的阻碍会小很多,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会降低中国练习生赴韩发展的欲望。”

  上面提到,越来越多中国练习生因担心未来发展问题,选择停止在韩培训,回国发展。而他们的退出,使其与韩国经纪公司的合同纠纷问题浮出台面。

  在韩从事多年娱乐媒体业务的权盛楠告诉腾讯娱乐:按照惯例,韩国公司的练习生合约和出道合约一签数年。在合约初期,艺人的收入分成极低,还要住在公司的宿舍中。

  虽然有少部分公司对练习生的待遇较好,但也有许多公司以艰苦的条件磨练其意志。例如,李敏与近十名同公司男生住在同一宿舍,公司要求其不能擅自与粉丝或外部人士接触,理由是“练习生属于半成品,还没有做好对外推出的准备”。

  “万幸的是,手机没有被公司没收,至少还能够偶尔和家人通个电话,虽然绝大多数时候也没那个时间。”李敏苦笑道。

  权盛楠表示,2009年,在多起“奴隶合约”事件爆发后,韩国公正交易委员会推出“标准合约”,一定程度上改善了艺人的合法权益。

  但即便如此,在艺人退出组合等问题上,仍然是公司占据主动权。“艺人要经过和公司的协商,才可以退出,否则要缴纳巨额的违约金,但对于大多数韩国中小型经纪公司来说,因为并没有签订一个有约束性、完整的合约,所以当练习生或艺人准备回国、或单独接活的时候,也没有强有力的约束手段。”

  腾讯娱乐了解得知,有许多在韩国活动的中国籍艺人,暴露在没有完整合同保障的灰色地带,甚至合约仅覆盖团队活动、对个人活动未做任何规定的情况也比比皆是。

  Melody也向腾讯娱乐证实:在低收入、高压力以及看不到出道希望的多重苦衷之下,有的中国练习生甚至通过做一些“被绝对禁止”的事情,只为退出公司。

  另外,在中国的“网红”热之下,有一些韩国中小型经纪公司企业,已经开始把目光从耗费大量精力和金钱的练习生,转向培养成本较低的网红,并将中国网红引荐至一些希望推广自由行的韩国政府机构、化妆品和流通公司。腾讯娱乐在韩国门户网站NAVER上搜索“网红”二字,得到近32万个结果,其中有许多标榜着‘中国网红代理’的公司。

  我们以希望成为网红的中国人的身份,随机给其中几家拨打了电话,并表示自己是一名在韩留学生,拥有一个6万粉丝的个人微博,这几家公司不约而同地表示“希望能够见一面,越快越好”,并不断强调“这是能够改变你一生的机会”、“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一位在韩发展的中国媒体人也告诉腾讯娱乐:“最近经常有些留学生朋友来找他,询问哪家网红公司、平台比较靠谱的问题。”

  “不过,由于‘网红’是在韩国较为生疏的概念,许多韩国公司只是作为中方企业的代理出现,对于网红产业的了解不足,因此过程中的纠纷也在不断增多,”权盛楠表示,“甚至有因为中方网红、韩方企业和中间代理公司的纠纷,而最终对簿公堂的案例。”

  几个月前,腾讯娱乐曾在韩国实地调查过“限韩令”初现时韩国娱乐圈的反应(点击回顾“限韩令”报道);而如今,“限韩令”并没有如许多韩娱圈的人士所预料的那样有所缓解——这也使包括朴成龙的艺人在内,许多韩国明星的赴华之路更加曲折。

  “虽然说,现阶段来看,这些内忧外患并没有对一线艺人造成太大的困扰和影响;不过,久而久之,很难保证这对于韩流在中国的进一步传播不会有任何影响。”

  与此同时,腾讯娱乐在向韩国多家大型经纪公司的宣传负责人求证后发现,现阶段的业务受影响并不是很大。不过,一位崔姓工作人员向记者透露:“在有关报道出炉以后,公司内部多次开会讨论对策,并让所有负责中华区宣传的工作人员加班加点,对最新的消息进行监控”。

  而据一位长期驻韩的媒体人透露,在上周末中韩媒体报道有关“限韩令”坐实的新闻以后,他一个上午就接到了来自四五家韩国经纪公司,咨询有关最新动向的电话,这似乎也能够表示出韩国国内对于此事的重视程度。

  评论家崔光熙则认为:“韩流文化也是属于在政府国策之下,大力扶持的结果;这种性质注定,韩流多少会受到政治和外交关系的影响;虽说在日本,韩流不如从前,有众多因素导致,不过这和韩日关系的交恶,肯定不无关系。”

  “同理,在中韩两国关系微妙的现阶段,短短几个月内,韩国电视剧和电影的数量已明显有所减少,这也并不是不可理解的范围。”崔光熙说。

  根据新华社、中新网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 闽ICP备14009425号

GMT-6, 2017-11-25 05:34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