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46|回复: 0

阿巴斯——巴勒斯坦建国梦的引路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7-17 03:50: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下载.jpg


  新华社拉姆安拉7月16日电(天下人物)阿巴斯——巴勒斯坦建国梦的引路人

  新华社记者赵悦 杨媛媛

  他,82岁,满头银发,慈祥谦逊。

  他曾沦落为难民远走他乡,参加过残酷的战争;他是巴勒斯坦前领导人和“民族之魂”阿拉法特的“左膀右臂”;他是巴以缔结和平协议、巴勒斯坦建国的主要功臣。

  他,就是巴勒斯坦国总统马哈茂德·阿巴斯,定于17日至20日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在巴勒斯坦,特别是约旦河西岸地区,人们都亲切地称阿巴斯为“总统先生”,很少直呼其名或别称“阿布·马赞”(阿拉伯语意为“马赞的父亲”,马赞是阿巴斯的长子)。因为,在巴勒斯坦人眼中,温文尔雅的阿巴斯有60多本著作,更像一名学界“大家”,称其为“先生”并不为过。

  阿拉法特曾说:“我带着橄榄枝和自由战士的枪来到这里,请不要让橄榄枝从我手中落下。”从2005年1月至今,阿巴斯继续高举阿拉法特的橄榄枝,为了巴勒斯坦的独立和自由而奋斗。

  【才华横溢的“追梦人”】

  “我有一个梦想——希望我的孩子们将来能无忧无虑地生活在一个独立的巴勒斯坦国。”阿巴斯曾这样告诉新华社记者。

  阿巴斯1935年出生于巴勒斯坦北部城市采法特。自公元前二世纪就形成村落的采法特位于加利利湖西北侧,当地人以“长寿”闻名。由于历史传承等原因,采法特自古盛产“才俊”。

  1948年第一次中东战争爆发。为避战祸,大批巴勒斯坦人背井离乡,少年阿巴斯颠沛流离至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在那里完成了早期学业,获得了大马士革大学法律学士学位。

  作为难民,阿巴斯一次又一次回望故土,“建国梦”种子早已在心中萌发。1959年,阿巴斯开始协助阿拉法特组建、发展巴勒斯坦民族解放运动(法塔赫)。

  1964年,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巴解组织)成立。该组织包括法塔赫等多个派别,目标是在约旦河西岸和加沙地带建立一个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巴勒斯坦国。

  看到了梦想实现的希望,阿巴斯1965年来到约旦首都安曼,全力配合阿拉法特壮大法塔赫。他的文韬与阿拉法特的武略相得益彰。在法塔赫内部,阿巴斯的博学和谦逊赢得广泛赞扬。20世纪70年代,阿巴斯作为法塔赫核心领导成员之一进入巴解组织执委会。

  1991年起,阿巴斯出任巴方代表与以色列进行谈判。1993年,阿巴斯在挪威首都奥斯陆与以色列方面先后进行了14轮秘密谈判。1993年9月,阿巴斯在华盛顿与时任以色列外长佩雷斯共同签署了奥斯陆协议,这是巴以第一个和平协议,阿巴斯当之无愧地成为奥斯陆协议的巴方设计师。

  【信守和平的“带头人”】

  “我需要的是和平,不是暴力;我希望巴勒斯坦人民过上正常人的生活,有正常人的衣食住行。”阿巴斯这样诠释自己的执政理念。

  无论是处理同以色列的关系,还是应对巴内部分裂,阿巴斯都选择和平方式。

  1994年5月巴勒斯坦实行有限自治后,年近花甲的阿巴斯随阿拉法特回到故乡巴勒斯坦。1996年他当选为巴解组织执委会总书记,地位仅次于阿拉法特。2003年3月至9月,阿巴斯担任巴首任自治政府总理。

  阿拉法特2004年11月去世后,阿巴斯成为巴解组织执委会主席,并在2005年1月举行的巴勒斯坦历史上第二次大选中以最高得票率当选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2008年11月,巴解组织中央委员会选举阿巴斯为巴勒斯坦国总统。

  巴以和谈坎坷曲折,几度经历重启与搁置,但阿巴斯并未失去耐心。2017年5月美国总统特朗普造访巴以地区时,阿巴斯告诉特朗普,巴勒斯坦人民仍坚持通过谈判实现和平的道路。

  与此同时,巴勒斯坦内部尚未实现民族和解与统一,是这位老人心中的一大“痛点”。阿巴斯领导的法塔赫与另一重要派别伊斯兰抵抗运动(哈马斯)分治约旦河西岸与加沙地带的局面已持续十年,但阿巴斯依然相信民族和解有望实现。

  在记者眼中,这位博学的“总统先生”是个充满智慧的性情中人。记者2010年在他访问中国前对其专访时,曾问他会选择何种方式结束巴内部分裂。

  阿巴斯沉默良久,然后动情地说:“我们(法塔赫与哈马斯)都是巴勒斯坦人,都是兄弟,如同一个手掌上的手指。尽管有不同的政治看法,但我们心与血相通,我不愿看到兄弟互斗的局面,希望有朝一日能通过和平方式实现内部和解。”

  阿巴斯曾说:“我将带领大家努力去争取,无论收获多少,只要有利于我们的民族,我就无怨无悔。”

  【历久弥新的中国情结】

  “巴勒斯坦和中国谈论的话题永远是友好加友好,中国与巴勒斯坦的交往是没有任何附加条件的!”访问巴勒斯坦的中国高层官员在会见阿巴斯后往往会因他的这句话而动容。

  会见阿巴斯的中方官员经常得到“特殊待遇”:计划半小时的会谈,往往会延长到一至两个小时,因为“总统先生”与中国客人总有说不完的话。

  2017年6月初访问巴勒斯坦的中国中东问题特使宫小生告诉记者,那次访问恰逢穆斯林斋月,阿巴斯将会见时间安排在晚上10点,两人促膝而谈直至深夜。阿巴斯清晰的思路、深刻的见解令人印象深刻。

  “中国支持巴勒斯坦加入联合国的诉求,并在政治、经济、文化和教育等多方面给予巴勒斯坦帮助,巴方非常感激。”阿巴斯曾这样告诉记者。

  2005年5月,阿巴斯在就任巴民族权力机构主席4个月后访问中国。2010年5月,阿巴斯访华并出席上海世博会开幕式。2013年5月,阿巴斯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今年7月将是阿巴斯作为巴最高领导人第四次访华。

  其实,在担任巴最高领导人之前,阿巴斯已多次访问中国,有着深厚的中国情结。长城、故宫、兵马俑等中国历史文化古迹对他而言并不陌生。
  来源: 新华社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 闽ICP备14009425号

GMT-6, 2017-9-21 11:33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