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31|回复: 0

“绿色发展、能源转型是必然趋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8 21:41: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t01ff8554d9a26d90ad.png

  新能源“点亮”新希望。目前,我国能源结构正由煤炭为主向多元化转变,能源发展动力正由传统能源增长向新能源增长转变,清洁低碳化进程加快,美丽中国的画卷正不断舒展。

  规模不断扩大。截至11月底,我国风电装机1.6亿千瓦、光伏发电装机1.26亿千瓦、生物质发电装机0.15亿千瓦,同比分别增长11.8%、67.1%和23.6%。根据国际能源署发布的报告,2016年全球太阳能光伏产能新增50%,其中中国贡献过半。从可再生能源看,预计到2017年底,我国可再生能源发电并网装机可达到6.56亿千瓦,与2012年相比增长约110%,近5年年均增速约16%。

  结构继续优化。一方面,新能源开发正从资源集中地区向负荷集中地区推进。“目前正按照集中开发与分散开发并举、远距离外送与就近消纳并重的原则优化布局。以光伏为例,今年新增装机西北地区占比下降了17个百分点,华东、华中地区占比分别提升9个百分点、6个百分点。”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李创军告诉记者。另一方面,新能源集中与分散发展并举的格局正逐步形成。“分布式发电具有电力损耗小、输电费用低、土地和空间资源占用少的优点,今年前11月,分布式光伏装机1723万千瓦,同比增长了3.7倍。”

  利用水平提升。弃风弃光一直是新能源发展的“老大难”。今年前三季度,弃风、弃光率分别为12%和5.6%,同比分别下降了6.7个百分点和3.8个百分点,新疆、甘肃等重点地区弃风率分别下降了12.1个百分点和10.5个百分点。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郭焦锋认为,新能源技术也在不断提升,“我国光伏发电效率原来大概在14%—16%,现在能达到16%—18%,好一点的甚至能达到20%左右。”

  只有让更多资本和企业参与进来,鼓励创新各种技术路线和商业模式,才有可能把新能源汽车产业真正做起来。

  不久前,河南速达成为第十二家获得独立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资质的企业。与此同时,蔚来、爱驰亿维、车和家等数十家造车新势力,正为获得一张“准生证”使出浑身解数。

  投身火热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企业,远不止这几十家。据不完全统计,算上传统车企,追逐新能源乘用车市场的投资高达千亿元,规划产能近500万辆,远超《“十三五”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规划》2020年200万辆产销目标。

  2016年3月26日起,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长城华冠等12家公司先后获得独立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

  从国家发改委项目批复看,12家车企累计投资247.72亿元,规划年产能累计69万辆。不过,鉴于最大产能一般会超出规划产能20%—30%,12家车企最大实际产能有望达到100万辆。

  虽然迄今为止,宣布造车的互联网公司没一家拿到生产资质,但公开资料显示:乐视、爱驰亿维、奇点汽车、威马汽车、博郡汽车的生产基地已落户浙江、安徽、江西、江苏等地。上述企业对外公布的投资规模,仅乐视和博郡就分别为200亿元和100亿元。

  为达到政府“双积分”(平均燃油消耗量、新能源汽车积分并行)要求,传统车企纷纷加快电动汽车量产步伐。据统计,一汽、东风、上汽、长安、北汽、广汽、奇瑞、吉利、长城九大自主车企发布的2020年新能源汽车销量目标近400万辆,投资总额高达800亿元。

  “双积分”对汽车合资公司甚至是其外方跨国车企形成倒逼效应。去年11月,从未涉足纯电动车的丰田汽车,举全公司之力启动了纯电动汽车项目。按大众汽车规划,2020年在华销售新能源车将达40万辆。

  加速产能投资的还有动力电池企业。据不完全统计,即使不算电池材料领域的投资,2016年锂离子动力电池总投资超374亿元。其中,全球排名第三的国内动力电池领军企业宁德时代新能源,去年9月投资100亿元在江苏建设生产基地,年产能超10GWH(十亿瓦时)。

  2016年,我国新能源汽车销售50.7万辆,同比增长53%,与上年3.4倍的同比销量增幅相比,已大幅趋缓。与此同时,新能源汽车发展的重大支撑——财政补贴,则逐年退坡,至2020年将完全取消。

  离开政府补贴,刚刚迈出商业化脚步的新能源汽车产业,如何才能有玩家持续参与?除了用“双积分”倒逼传统车企,有关部门在重申暂停传统汽车企业资质审批的同时,放宽了新能源汽车准入门槛。

  政策立竿见影。2015年7月10日《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 实施至今,12家造车新势力获得生产资质,而据透露,目前排队申请资质的还有三四十家。

  “汽车恐怕是当前为数不多产销量与利润齐升的行业”,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张志勇认为,资本有逐利性,越来越多行业外企业希望分享蛋糕。而行业主管部门希望借新能源汽车实现产业技术突破的初衷,以及为之配套的众多优惠政策,更是引发产业投资热潮的推手。

  “有观点认为,当前新能源汽车产业出现产能过剩,我不这么看。”奇瑞新能源公司总经理高立新说,只有让更多资本和企业参与进来,鼓励创新各种技术路线和商业模式,才有可能把新能源汽车产业真正做起来。“有统计显示:超90%的互联网初创企业死掉,但只要有不到10%的企业成功了,这个产业就成功了”。

  虽然现在断言新能源汽车行业出现产能过剩的确太早,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行业一些问题依然值得警惕,主要表现有三:一是不重视核心技术研发、积累,产品靠东拼西凑,走低质低价战略,拼命做大规模,只为抢到更多政府补贴;二是热衷制造概念,PPT造车、发布会造车……动辄全球第一、数百亿投资,只为迎合资本方,提升在资本市场上的价值,忽视了正向开发一款车不仅需要资本、技术、人才,更需至少30个月时间的现实;三是真正具备国际化视野、掌握领先“三电”核心技术,能引领未来汽车产业研发、生产、销售模式的“鲇鱼”,至今仍未出现。

  鉴于交通工具的特殊属性,我国一直效仿欧洲,对汽车生产资质采取严格的事前审批制度。在新能源汽车发展上,如何用好审批这只“看得见的手”,近年来,有关部门进行了改革探索。

  2014年出台的《关于加快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的指导意见》提出,支持社会资本和具有技术创新能力的企业参与新能源汽车科研生产。这为跨界优质社会资源进入新能源汽车领域开辟了道路。更为重要的是,意见一方面强调新建企业投资项目不受《汽车产业发展政策》有关最低要求限制,降低准入门槛;另一方面在宽进的同时,通过发改委管项目投资、工信部管产品准入的双部门产业管理架构,实施事前、事后双监管,提出项目完成截止日期,在产品公告上明确“纯电动乘用车产品有效期为3年”,为优胜劣汰提供了制度保证。

  “发改委专家组来企业评审,主要看三项。一是正向开发能力,所有能证明进行正向开发的流程、标准、程序文件以及评审记录、检验记录,都是依据。”云度新能源总经理刘心文说。

  第二项考核内容是电池控制系统开发是怎么做的,15台样车是自主开发还是委托设计公司开发,“必须证明具备自主研发能力,不具备整车集成、电池控制、轻量化、智能网联等能力,根本就过不了关。”

  “三是看企业试验试制能力,包括实验室设备、整车试制车间、电池包生产线。当然,企业长远发展规划、市场战略、对客户有什么承诺,同样是考量因素。”刘心文说。

  “发改委批复的奇瑞新能源投资项目,明确要求在两年内,也就是2018年12月完成所有项目投资,否则撤销项目许可。”高立新透露,事后监管还包括项目批复后评审专家组“回头看”。

  显然,与传统车企或传统车企孵化出的企业相比,从未有汽车生产经验的互联网造车公司,短期内达到上述要求并不现实,这也是迄今为止没有一家互联网造车公司拿到资质的真实原因。像蔚来汽车那样与江淮、长安等传统车企代工或合资合作,就成了选择。

  据透露,目前我国燃油汽车已有产能3100万辆,在建产能600万辆,总产能3700万辆。如何在不断提升新能源汽车产能的同时,缩减和控制燃油汽车产能,成了考验监管层智慧的新命题。

  为发挥抽水蓄能电站的动态调节作用,有效缓解我国西部、北部地区窝电和弃风、弃光问题,国家电网公司近日宣布正式开工建设6座抽水蓄能电站,其分别位于河北易县、内蒙古芝瑞、浙江宁海、浙江缙云、河南洛宁、湖南平江等地。6个项目总投资524亿元,总装机容量840万千瓦,计划全部于2026年竣工投产。

  “近年来,我国电源结构调整步伐加快,特别是风电、光伏等新能源电力的规模迅速扩大,对电力系统的灵活调节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国家能源局副局长刘宝华表示,抽水蓄能电站是目前最具经济性的大规模储能设施,做好建设和调度运行,有利于更好地利用新能源资源,有利于提升电力系统综合效益。

  此次新建的6座抽水蓄能电站经济、社会、环境效益显著:

  提高系统整体经济性,促进节能减排和大气污染防治。工程投产后,通过远距离输电通道,可实现与西部、北部地区风电、太阳能发电的联合协调运行,减少机组调停,每年促进消纳富余风电、太阳能发电量133亿千瓦时,有效缓解西部、北部地区窝电和弃风、弃光问题。

  优化当地电源结构,缓解系统调峰调频压力。目前,河北、内蒙古、河南电源结构以火电机组为主,系统调峰主要依靠燃煤火电。浙江、湖南水电丰枯出力悬殊,在枯水期系统调节能力较为紧张。建设河北易县等一批抽水蓄能电站,可以有效提高系统调节能力,同时可以满足东中部地区风电、太阳能发电快速增长所增加的部分调峰需求,为当地大规模发展新能源提供有利条件。

  提高电力系统安全可靠性,在新一代电力系统中充分发挥“稳定器”“调节器”“平衡器”的作用。抽水蓄能机组启停便捷、反应迅速,对稳定系统频率、提供事故支援、提高电力系统稳定性具有重要作用。以180万千瓦规模的抽水蓄能电站为例,可以在5分钟内由满负荷抽水转变为满负荷发电,提供360万千瓦的电力支援能力。

  有力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扩大就业,增加财政收入,推动装备制造业转型升级。抽水蓄能电站等电网基础设施投资大、建设周期长,具有带动力强、中长期经济效益显著等优势。根据投资估算,6座电站可拉动GDP增长超过707亿元,增加电工装备制造业产值112亿元,提供就业岗位约17万个。

  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寇伟表示,5年来,国家电网已累计开工建设21项抽水蓄能电站工程,装机容量达3015万千瓦;累计投产5座抽水蓄能电站,装机容量610万千瓦。

  随着风电、太阳能发电等新能源快速发展,必然要求系统调节能力和保障手段的同步增强。“目前,我国抽水蓄能装机在电力装机中占比不到2%,还远远不能满足系统发展的需要。”刘宝华说,国家“十三五”能源和电力规划都要求加快抽水蓄能电站建设,并明确“十三五”期间新开工抽水蓄能容量6000万千瓦左右,到2020年我国抽水蓄能运行容量将达到4000万千瓦。

  2017中国500强企业榜单10日在南昌发布,受行业周期、去产能政策、新旧能源转换等影响,500强中煤炭企业集群等艰难扭亏;光伏、太阳能等新能源企业集群快速发展,成为我国能源行业增长的一极。

  榜单数据显示,今年21家上榜的煤炭企业共实现19.31亿元的净利润,大部分企业出现“扭亏为盈”、“亏损减少”或“盈利增加”。与去年相比,上年26家上榜的煤炭企业净利润总额为-145.95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榜单中,神华集团一家就实现盈利127.34亿元,填补了不少亏损企业数据。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杨杜认为,煤炭等行业有所减亏、经营数据有所改善,跟行业周期趋势有关,也与宏观的去产能政策有关,但行业是否持续复苏,仍有待观察。

  与煤炭行业的艰难扭亏相比,新能源企业集群持续快速发展。今年新入围500强企业榜单的新能源企业中,除常州天合光能有限公司营收增速仅为5%外,另4家企业营收增速均超过两位数。

  其中,成功打造从硅材料到光伏装备制造、系统集成、太阳能电站建设运营的光伏一体化产业链的协鑫集团有限公司,去年以34.62%的营收增速,实现营收1074.08亿元,成功进入千亿企业集群。

  协鑫集团总裁寇炳恩认为,虽然煤炭在能源总量中占比仍偏高,但低碳绿色的转型发展,已是大势所趋。

  “近几年我国风电装备和太阳能制造业快速发展,2016年全球排名前十的风电机组制造商中,中国占4个,全球市场份额占24%。”中国工程院院士黄其励说,随着新能源产学研基本成形、全国电网互联等,新能源发展将得到越来越多的支撑。

  十九大报告提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推进清洁低碳发展,新能源功劳不小。

  “风电、太阳能发电、太阳能热利用在能源生产过程中不排放污染物和温室气体,而且可显著减少各类化石能源消耗,同时降低煤炭开采的生态破坏和燃煤发电的水资源消耗。农林生物质从生长到最终利用的全生命周期内不增加二氧化碳排放,生物质发电排放的二氧化硫、氮氧化物和烟尘等污染物也远少于燃煤发电。”李创军介绍,截至11月,2718亿千瓦时风电发电量已替代约8000万吨标准煤,实现二氧化碳减排量达1.5亿吨。

  成本问题依然是主要瓶颈之一。“我们进行过简单的估计,新能源发电比例达到10%时,整个系统的消纳成本需要上升约两成。新能源不上网,损失机会成本;上网,需要消纳成本。如果成本难以承受,很可能会产生弃风弃光。”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说。此外,跨省跨区输电过网费也存在过高的问题。“云南水电送广东电价平均每千瓦时0.2375元,但云电送粤外送输电费用每千瓦时0.1995元,框架协议内输电费用占比达45%,框架协议外输电费用占比达到57%。”李创军表示。

  优先发展的体制机制仍不健全。李创军介绍,目前而言,省份之间的壁垒问题依然存在,在电力整体富裕的情况下,部分地方政府通过行政手段优先保障本省煤电机组发电,对消纳外来新能源电力积极性不高,在一定程度上阻碍了新能源的跨省跨区消纳。此外,现在的传统化石能源价格还难以反映资源稀缺程度,也未考虑环境保护支出,降低了新能源产业的竞争力。

  补贴资金结算周期较长。“近年来,新能源补贴资金一直存在较大缺口,一些补贴差不多两年才能拿到手,增加了发电企业的财务负担,影响了企业发展新能源的积极性,在行业内形成了‘三角债’,甚至出现了部分企业结算电费收入不够支付利息的现象,企业生产经营风险增大,同时补贴拖欠也延滞了光伏、风电电价的进一步调整。”李创军说。

  过去发展新能源,我们更多追求的是从无到有、从小到大。步入新时代,重心正向提高发展质量转变。如何持续优化能源结构,实现清洁低碳发展?

  一方面,要加速推进技术进步。“前段时间沙特阿拉伯一个光伏项目竞标,最低的平准化成本是1.786美分/千瓦时,相当于人民币0.12元左右,目前国内光伏的发电成本大概在0.5—0.7元/千瓦时左右。技术层面,成本降低潜力还是挺大的。”李创军告诉记者。

  根据《地热能开发利用“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地热供暖(制冷)面积累计达到16亿平方米。在郭焦锋看来,我国地热市场潜力巨大,但当前地热发电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还存在一定差距,国家可以集中力量对关键技术进行攻关。

  另一方面,还要加快完善相关机制。据介绍,针对当前较为突出的弃风弃光难点,国家能源局下一步将完善可再生能源优先发电制度,利用跨区输电通道扩大可再生能源配置范围,采取自备电厂参与电力系统调峰运行、开展可再生能源电力专项交易、清洁供暖等电能替代措施扩大可再生能源本地消纳。

  “明年试点地区还要开展分布式发电市场化交易,相当于‘隔墙售电’,电网大一统格局打开了一个缺口。”李创军谈道,“绿色发展、能源转型是必然趋势,这个大家有共识。我们的观念要从注重千瓦向注重千瓦时转变,也就是说要把关注点从装机量向实际发电量转变,更加注重新能源的发展质量。”

  根据新华社、经济日报等采编【版权所有,文章观点不代表华发网官方立场】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 闽ICP备14009425号

GMT-6, 2018-1-17 06:4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