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67|回复: 0

莫斯科新圣女修道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2-24 01:07:5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4莫斯科新聖女修道院.jpg

  是谁?是谁在黑暗中抽泣?

  是曾经爱过的姑娘?

  ──布罗茨基《悼约翰.多恩》

  去莫斯科新圣女修道院一游是我「想到一出是一出」式的主意,但是得到了旅伴的热烈响应:「好呀!听说那里有个很漂亮的墓地,不少作家安葬在那里。」

  我想去那里的动机很简单,听说那是个超大的俄罗斯古教堂建筑群。一位去参观过的「驴友」欢呼:「这真是我们此行最值回票价的一次游览!」世界遗产委员会将其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时对它的评价是:「它体现了俄罗斯建筑的最高典范。」

  当然啦,在那里面将自己余生奉献给主的修女都不是一般人,她们非皇后即公主。虽然是遭到贬黜的。可被贬黜的皇亲国戚也是皇亲国戚,得有配得上她们身份的居所才行。在莫斯科新圣女修道院,光是彼得大帝那位曾把他当小孩管教的大姐索菲娅.罗曼诺夫公主,就占据了整整一座教堂──斯莫棱斯克大教堂。其他那些数以十计的建筑:圣母升天大教堂、主显容大教堂、圣安布罗斯教堂、叶莲娜楼……也是每一座都有一个或多个苍凉故事,彷佛是聂鲁达那句名诗的生动诠释:「爱是那麽短,记忆是这麽长。」

  即便是作为美丽的记忆坟墓。新圣女修道院也不可不看。而且它交通十分便利,附近有两个地铁站。

  我们搭乘的是地铁一号线,从运动场地铁站下车,出来直走七八分钟,就看到了一群闪灼着金色十字架的尖塔,对着它往前走,便见越来越多的教堂塔楼在蓝天绿树的映衬下一个接一个地显现,太美了!太壮观了!即便在塔楼教堂遍地开花的俄罗斯,这也是难得一见的景象。

  可走到跟前一看,高涨的情绪顿时低落下来,好多座建筑都架着脚手架,上面蒙着灰尘扑扑的遮棚布。一辆巨无霸货柜车停在棕色的围墙边,正在卸砖,四下里尘土飞扬。正在装修吧?

  还好,大门倒是洞开着。售票室的门也是开着的,里面虽然空无一人,往窗口里一看,倒有个女子坐在那儿。递进去五百卢布,便拿到了两张票。

  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也觉得不虚此行。光是游览那些没在装修中的建筑,就把我累得腰酸腿疼。一次性能走两万多步的旅伴,也略现疲态,跟我一道在圣母升天大教堂正殿里的一张长椅上坐下小休。那是唯一开放给游客参观的教堂内殿,它虽赶不上巴黎圣母院和米兰大教堂那麽宏大,但因游客稀少,看去反而比它们更加宏大。四壁和天顶也都有精雕细作的壁画,金碧辉煌的中心大殿上,还镶篏着大大小小数十座圣像,据说它们每一座都有一个故事,述说了掩藏在信仰背後的不堪、不甘、不得已、杀伐征讨、爱恨情仇。

  阳光从色彩迷离的玻璃窗里照射进来,在那些庄严肃穆的供奉座上洒下点点光影。一位身披红色围巾的女子正俯身在一座供奉座前,插上一根蜡烛,无声祈祷。两名全身包裹在一袭黑色长袍的修女正站在耶稣受难雕像前低声交谈,旁边则是两座仰望着那位千古殉难者的圣女塑像,两相观照,静美如俳句,沉重如寓言。

  还得说说修道院後面的那一湾碧湖。当初修建修道院的那位负心郎,道是无情却有情,恩是断了,义却尚未绝,为自己爱过的女人想的还真是周到,他在修道院旁边修了这麽一个美丽的湖。让那些并非情愿地绝了尘念的圣女们,得以在寂寞的黄昏来这里走一走,至少也得以从修道院高高的窗棂後面眺望这片湖光山色,稍解愁肠。

  身为五百多年後一名匆匆游客,我对着这个公主一般幽美的湖,身心真是为之一轻。所谓美得像是快要窒息,是不是就是这种感觉呢?不知道是不是被刚才那集团式呈现的宏伟建筑群雷得都审美疲劳了,走到湖边这片青草地上坐一坐,真是特别贴心的享受。

  我坐在那里望着湖面发呆的时候,还不知道那一传说:柴可夫斯基当年就是在此地孕育了他的《天鹅湖》。但遥望着湖面上悠游的天鹅,心中也在遐想:变成牠们住在这里也很幸福吧?看牠们轻闲的神态,看牠自由的身姿。遇不遇见王子又有什麽关系。再说,就算遇上了王子他们也会变心的。连货柜车司机都会去包二奶,就别说王子了。

  这里我还得追加一段:都怪我怕苦怕累,当我那不知疲倦的旅伴跟我提议去参观旁边的新圣女公墓时,我装聋作哑,只想快点去找个地方吃东西。回家来看到「驴友」们写的新圣女公墓游记,我肠子都悔青了,恨不能买张机票再去跑一趟。想想看,一百多年来,二万多名各路英灵在那个墓园会聚。虽然其中有些人我并不屑一顾,但就是去看看那些争奇斗胜的墓碑和雕塑也是好的呀!更别说其中还真的聚集了那麽多的艺术大师:果戈理、萧斯塔科维奇、乌兰诺娃,夏里亚宾……当然,还有契诃夫,据说他的墓地跟果戈理的墓地紧挨着。对此,我半信半疑,因为第一,契诃夫明明说过「我孤独地活着,也将孤独地躺在坟墓里」,怎麽会愿意在这个大杂院里长眠呢?第二,这两位年岁相差了半个多世纪的大师,怎麽竟然作了邻居?

  再说了,即便是那位爱折腾爱热闹的果戈理,似乎也并不满意如此这般的归宿之地。据说十月革命後有一天,人们打开这位狂人之父的棺材,发现里面竟然是空的。一班人忙乱了好一阵子,才在附近一条荒径上找到了他无头的屍身。莫非在人世间逃亡了一辈子的他,到了天国还不肯安顿下来?真的如同他诗中所描述的那样:「一个包着白色屍布的死人/从坟墓里爬出来──/非常认真地拍去/屍骨上的尘土,好样的!」

  我真想去看看,在他那位好同行温和笑容的陪伴下,他是不是终於得到了安息?

  .王璞 香港着名女作家,着有《女人的故事》、《嘉年华会》、《送父亲回故乡》、《项美丽在上海》、《我爸爸是好人》、《猫部落》、《红房子灰房子》等小说集。

  【华发网根据大公报采编】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6-17 05:38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