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0|回复: 0

春秋传奇:白公胜私仇杀令尹,沈诸梁定楚复惠王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1-11-14 19: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d1388370c91f442890b9f239e7089464.jpeg


白公胜自归楚国,每念郑人杀父之仇,思以报之。只为伍子胥是白公胜的恩人,伍子胥前已赦郑,况郑服事楚昭王,不敢失礼,故白公胜含忍不言。至楚昭王已薨,令尹子西,司马子期,奉越女之子章即位,是为楚惠王,白公胜自以故世子之后,冀望子西召己,同秉楚政。子西竟不召,又不加禄,心怀怏怏。及闻伍子胥已死,道:“报郑此其时矣!”

白公胜派人请子西道:“郑人肆毒于先世子,令尹所知也。父仇不报,无以为人。令尹倘哀先世子之无辜,发一旅以声郑罪,吾愿为前驱,死无所恨!”

子西推辞道:“新王方立,楚国未定,汝姑且等等。”

于是,白公胜托言备吴,派心腹家臣石乞,筑城练兵,大肆准备战具。复请求子西,愿以私卒为先锋伐郑。子西许之。尚未出师,晋赵鞅以兵伐郑,郑请救于楚。子西率师救郑,晋兵乃退,子西与郑定盟班师。白公胜怒道:“不伐郑而救郑,令尹欺我甚矣!当先杀令尹然后伐郑。”

于是在澧阳召其宗人白善,白善道:“从汝而乱其国,则不忠于君;背汝而发其私,则不仁于族。”遂弃禄,筑圃灌园终其身。楚人因名其圃曰:“白善将军药圃。”

白公胜闻白善不来,怒道:“我无白善,遂不能杀令尹耶?”

立即召石乞商议:“令尹与司马各用五百人,足以挡之否?”

石乞道:“不够,市南有勇士叫熊宜僚,若得此人,可当五百人之用。”

于是白公胜同石乞造访市南见熊宜僚。熊宜僚大惊道:“王孙贵人,奈何屈身至此”

白公胜道:“吾有事,欲与汝谋划。”

遂告以杀子西之事。熊宜僚摇首道:“令尹有功于国,而无仇于吾,吾不敢奉命。”

白公胜怒,拔剑指其喉道:“不从,先杀汝!”

熊宜僚面不改色,从容对言:“杀一熊宜僚,如去蝼蚁,何以怒为?”

白公胜乃投剑于地叹道:“汝真勇士,吾聊试汝耳!”

即以车载回,礼为上宾,饮食必共,出入必俱。熊宜僚感其恩遂以身许白公胜。

至吴王夫差会黄池时,楚国畏吴之强,戒饬边人,使修儆备。白公胜托言吴兵将谋袭楚,于是反以兵袭吴边境,颇有所掠。遂夸大其功,只说:“大败吴师,得其铠仗兵器若干,欲亲至楚庭献捷,以张国威。”

子西不知其计许之。白公胜悉出自己甲兵,装作卤获百余乘,亲率壮士千人,押解入朝献功。楚惠王登殿受捷,子西、子期侍立于旁。白公胜参见已毕,楚惠王见阶下立着两位好汉,全身披挂,问:“是何人?”

白公胜答道:“此乃臣部下将士石乞、熊宜僚,伐吴有功者。”

遂以手招二人。二人举步,方欲升阶,子期喝曰:“吾王御殿边臣只许在下叩头,不得升阶!”

石乞、熊宜僚那肯听从,大踏步登阶。子期使侍卫阻之。熊宜僚用手一拉,侍卫东倒西歪,二人径入殿中。石乞拔剑来砍子西,熊宜僚拔剑来砍子期。白公胜大喝:“众人何不齐上!”

壮士千人,齐执兵器,蜂拥而登。白公绑住楚惠王不许转动。石乞生缚子西,百官皆惊散。子期素有勇力,遂拔殿戟与熊宜僚交战。熊宜僚弃剑,上前夺子期之戟。子期拾剑,以劈熊宜僚中其左肩。熊宜僚亦刺中子期之腹。二人兀自相持不舍,搅做一团,死于殿庭。子西谓白公胜道:“汝餬口吴邦,我念骨肉之亲召汝还国封为公爵,何处有负于汝而反耶?”

白公胜道:“郑杀吾父,汝与郑讲和,汝即郑也。吾为父报仇岂顾私恩哉?”

子西叹道:“悔不听沈诸梁之言也!”

白公胜亲手剑斩子西之头,陈其尸于朝。石乞道:“不弑王,事终不济。”

白公胜道:“孺子者何罪?废之可也。”

于是,拘楚惠王于高府,欲立王子启为王。因王子启固辞,遂杀之。石乞又劝白公胜自立。白公胜道:“县公尚众,当悉召之。”

乃屯兵于太庙。大夫管修率家甲往攻白公胜,战三日,管修众败被杀。圉公阳乘间派人掘高府之墙为小穴,夜潜入,负楚惠王出,匿于昭王夫人之宫。

叶公沈诸梁闻变悉起叶众,星夜至楚。至城郊百姓遮道迎之。见叶公未曾着甲胄,讶曰:“公为何不着甲胄?国人望公之来,如赤子望父母,万一盗贼之矢,伤害于公,民何望焉?”

于是叶公披甲戴胄而进。将近都城,又遇一群百姓前来迎接,见叶公戴胄又讶道:“公为何着胄?国人望公之来如凶年之望谷米,若得见公之面犹死而得生也。虽老稚,谁不为公致死力者!奈何掩蔽其面,使人怀疑,无所用力乎?”叶公乃解胄而进。

叶公知民心附己,乃建大斾于车。箴尹固因白公胜之召,欲率私属入城,既见大旗上“叶”字,遂从叶公守城。兵民望见叶公来到大开城门,以纳其众。叶公率国人攻白公胜于太庙。石乞兵败,扶白公胜登车,逃往龙山。欲适他国,未定。叶公引兵追至,白公胜自缢而死,石乞埋尸于山后。叶公兵至,生擒石乞,问:“白公胜何在?”

对答:“已自尽矣!”

又问:“尸在何处?”石乞坚不肯言。

叶公命取鼎镬,扬火沸汤,置于石乞之前,谓言:“再不言,当烹汝!”

石乞自解其衣,笑道:“事成贵为上卿,事不成则就烹,此乃理之当然也。吾岂肯卖死骨以自免乎?”遂跳入镬中,须臾糜烂。白公胜尸竟不知所在。石乞虽所从不正,亦好汉也!

叶公迎楚惠王复位。斯时,陈国乘楚乱,以兵侵楚。叶公请于楚惠王,自率师伐陈,灭之。以子西子宁嗣为令尹,子期之子宽嗣为司马,自己告老归叶城。自此楚国危而复安。此周敬王四十二年(公元前478年)事也。

来源:搜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1-12-1 11:55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