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538|回复: 1

邪教的心理学分析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9-25 02:24: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近几十年来世界上出现了一批像美国的“人民圣殿教”、”大卫教”,法国的“科学教派”,韩国的“统一教”、“摄理教”,日本的“奥姆真理教”, 俄罗斯、乌克兰等国的“大白兄弟会”,中国的“法轮功”、“实际神”之类的人们搞不清楚它们到底是不是真正的宗教的组织,西方国家称它们为膜拜团体(clut group, destructive clut),中国的司法当局站在法制的立场上说它们是“邪教”,而心理学在研究了它们的创立者和信徒的认知、情感、人格和信仰信念之后认为,它们和传统的、制度化的宗教密切的联系,没有传统的、制度化的宗教就不会有膜拜团体或邪教,但它们与传统宗教又在本质上有着太多的不同,是宗教在发展演变过程中产生的一个应当被铲除的怪胎。这个怪胎之怪就怪在一个“邪”字上,依照笔者与中国的邪教法轮功打交道的经验,概括起来其邪至少有这几个方面:

   1、邪教通过修炼使信徒罹患精神疾病

   没有一个人会因为信仰传统宗教而罹患精神疾病的,但邪教却有这个能耐,它可以叫你疯、叫你癫、叫你狂、叫你傻 ,在这方面表现得最为突出的要算“法轮功”。练习气功可以出偏,产生幻觉,德性高的气功师会告诉练习者,这是因为练功入静达到一定程度,意识状态相当于睡眠的水平,但又没有睡着,这时,听到的声音,看到的事物就犹如梦中的所闻所见一样,无足为怪。只要以平常心对待,就会“见怪不怪,其怪自败”。但李洪志却借此大造邪说,什么“开天目”“上层次”有了“特异功能”。于是,信徒们就把自己更严密地封闭起来,阻断一切外界信息,再加上李洪志不断施加威胁和恐吓,使一些人精神崩溃,不仅在练功时出现幻觉,不练功时也出现幻觉,并且还伴有妄想,最终变成了精神病人。下面的案例说明了这一点。

  案例1 痴迷邪教使她罹患精神分裂症

   吴某,女,53岁,初中文化,无业,城镇贫民,丈夫在一次发洪水时被淹死,生活困拮,家境贫寒,练习“法轮功”已有5年。到教育转化场所后,在集中进行教育转化过程中写了与“法轮功”的“决裂书”,但不久就声明,她写的决裂书作废,不能脱离法轮功,不能脱离师父。她告诉教育转化工作者,她81岁的老母是李洪志的女儿,自己曾经3世为李洪志的妻子。李洪志多次告诉她与她有缘,自己的两个子女都是与李洪志所生。从宣布“决裂书”无效以后,她就经常把“我对不起师父,我不该背叛他写“决裂书”之类忏悔的话挂在嘴边。每日里情绪都非常低落消沉,好像时时都处在被人监视之中,也好像有甚么大灾大难即将降临的样子。在一次同笔者谈话时,她先是毕恭毕敬地站着,还能有问必答,但谈话中间,她神情突然变得非常紧张,惊恐万状,浑身发抖,再三请求终止谈话,并用极小的声音告诉笔者此时师父就在她的背后,正在厉声责怪她不该背叛他,然后战战兢兢地急忙离开现场去躲避,经过几个房间时,还不停朝屋里张望,神情惊恐到了极点。后虽经一年多的耐心教育都不能令其脱离“法轮功”,是该处难以攻克的执迷“法轮功”碉堡之一。

  观察表明,吴某意识清醒,除了有大量的法轮功言行之外,还有幻听、幻视、关系妄想、被害妄想、自罪妄想、逻辑倒错思维等明显的精神病性症状,诊断为精神分裂症

  案例2 邪教把她变成了躁狂症患者

  车××,女,46岁。以前曾出过车祸,头部缝了十几针。因散发和张贴“法轮功”宣传品被送到“法制教育班”学习,以期通过学习使她脱离“法轮功”。此前,也因同样事由还被判处过三年徒刑。她在班上表现为话多健谈,经常向管理人员反映情况,表现得很积极接受教育的样子,但反映的情况往往经不起查证,有许多内容是由她自己想象构造出来的。平时思想显得比较活跃,有较高的兴奋性,睡眠时间很少,但却精力充沛。说起话来信口开河,还喜欢编一些新词语,例如说“北京北京百把多斤”“ 武汉武汉五条大汉”“洪志洪志满脸红痣”等。经常撒谎,往往前言和后语自相矛盾,如对管理人员就说“法轮功”不好,骗人、害人,随后对班里人员又说法轮大法好,李洪志不叫李洪志,李洪志是他的一个化名,其实李洪志是一位法力无边的主神;还说自己根本没有味觉,吃东西时什么饭菜都一个味道。对很多事情,不论是否清楚和了解,喜欢乱发表意见,而又说得不着边际,令人听后觉得荒谬,以至忍俊不禁。比如在电视里看到有的外国领导对中国政府打击和取缔“法轮功”不理解镜头时,就马上站起来激动地说“报告领导,他们的看法不对,让我去说服他们!”。

  观察表明,车××除了从事传播邪教活动的触犯中国法律的行为之外,从变态心理学或精神病学的角度看,还有情绪高涨、思维奔逸、精神运动性兴奋等躁狂发作的“三高”症状,以及易激惹、自负自傲、行为莽撞、词语新作、音联意联和妄想等明显的精神病性症状。车××是一例很明显的躁狂型精神病患者,诊断为伴有精神病症状的躁狂症。

   案例3 修炼法轮功使她癔症频发

   满某,女,41岁,大专文化,某航校校医,团级现役军人,有一子,高中学生,自小学就在其带引下练习“法轮功”,爷爷、叔叔和堂兄有精神病史。她在校医院工作认真负责,经常是她的诊疗室门前满是求治者,其他医生那里很少有病人,她非常满意这种现象,并津津乐道。

  满某自幼性格内向、胆小、自主能力差、依赖性强。因自幼有头疼毛病,长期服用中西药无效后练上了“法轮功”。1999年去北京上访被接回后在家里开始发病。发病时以练习“法轮功”姿势盘腿呆坐,不言不语,两眼发直发楞,双手颤抖、口水直流,一连多日不吃不喝,给输液则拔掉针头。第一次送院诊断为精神分裂症,给以抗精神病药物和电刺激诊疗后恢复正常。以后稍遇刺激就复发。十年来先后住院八次,一住就是数月,从第二次住院开始,均被诊断为抑郁症,服用抗抑郁药物后恢复正常。她自述有次在火车上曾把衣服脱光,有过想抓别人呕吐物和从车上跳下去的冲动,问其原因,称脱衣是为了检验是否能丢掉对羞耻感的执着。受暗示性强,别人对她说“你好”,她认为是在说她的人际关系好;在公交车站问道时人家答“往北”,她认为是叫她到北京去上访;自我中心倾向明显,希望得到他人的关心和注意。思维逻辑正常、清晰,满某自称脱离了“法轮功”,写下了很长的批判“法轮功”的材料,内中对李洪志的歪理邪说批判得非常深刻,多角度地揭露和分析李洪志是如何编造谎言,欺骗信徒,危害社会,其认识水平甚至超过了我们教育和心理救治工作者,由于她所写揭批“法轮功”材料认识深刻,批判有理有据。这使心理救治工作者无法知晓她是否真的放弃了对“法轮功”的痴迷,如果没有放弃,更无法知晓她现在对“法轮功”的痴迷点在什么地方,因此,无法同她正面对之实施心理救治。虽然如此,但从谈话中仍可看出,她并没有真正放弃“法轮功”,因为她在谈话中,不经意中露出认为她儿子的悟性好,可以修成正果的看法,说明她并没有真正认识到“法轮功” 欺世惑众的邪教本质,至于她所写的材料,应是对学习资料的复述和照搬。

  从满某认为她儿子的悟性好,可以修成正果,称赤身裸体在火车车厢里跑是为了检验是否能丢掉对羞耻感的执着中可以看出,她依然痴迷着“法轮功”;从她发病时以练习“法轮功”姿势盘腿呆坐,不言不语,两眼发直发楞,双手颤抖、口水直流,一连多日不吃不喝;受暗示性强;对自己诊疗室门前满是求治者,其他医生那里很少有病人现象非常满意,并津津乐道可以看出她有癔症人格,可以将其诊断为由“法轮功”诱发的癔症。

   2、邪教使信徒丧失人性

  理性情绪行为疗法(rebt)的创立者,心理学家、心理治疗家和哲学家艾利斯(albert ellis)认为人既可以是理性的,也可是非理性的,任何人既有合理思维,也有不合理思维。人的不合理的情绪和不合理的行为是由于不合理思维所造成的。在非理性方面,艾利斯强调人具有两种生物性的、先天性的心理倾向:一种是人类天生就有发展出一种非理性的、不利于生存发展的生活态度倾向。“在许多时候,人类天生就倾向于进行畸形思维;倾向于自毁前程;倾向于过于易受暗示影响和过分概括化;倾向于无端的焦虑不安和生气,并且持续不断地让焦虑和敌意侵害自己。不管他们受过何种教育,也不论他们在什么样的社会环境中长大。”另一种天生的异常强大的倾向是要求并坚持他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得尽善尽美。“人类天生就有一种异常强大的倾向,要求并坚持他们生活中的一切都得尽善尽美,一旦他们未能立刻得到想要的东西,就狠狠地谴责自己、他人及这个世界。” 这就是说,在人的本性中,既有理性的一面,又有情感性的一面,人既可以在理性的支配下行动,也可以在欲望和情感冲动的支配下行动。动物没有理性,一切行为都是在生物性的需要和冲动下进行的,这是人性和动物性的质的差别。但人来源于动物界这一事实已经决定了人永远不能摆脱兽性,所以问题永远只能在于摆脱得多些或少些,在于兽性和人性程度上的差异。(恩格斯)

  人们信仰传统宗教或者信仰包括邪教在内的新兴宗教,其最终目的是实现超越,即突破自己的有限性而走向无限。宗教教人认识自己的有限性,邪教也教人认识自己的有限性。宗教要人认识的有限性与邪教教人认识的有限性的操持方法迥然相异。人们面对人的有限性的时候,并不总是能理性从事,会产生很多非理性的欲望和情感冲动,从根本上来说,这种非理性欲望和情感冲动的根源是对有限性的焦虑。如何突破人的有限而走向无限,如何把对有限性的焦虑转化合理的修炼行为,这就是超越的问题,它是信仰的根本问题。从现象上讲,邪教与传统宗教的根本区别就体现在实现超越的过程中如何对待人们的非理性欲望和情感冲动上。在超越问题上,人的非理性心理集中体现在人总是希望尽快超越人的有限性,宗教和邪教都会利用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但是,宗教既看到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的对自己传播的有用之处,也看到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对信徒自身的有害。因此,宗教是一方面利用这种心理,让人信它,所以强调“信”在宗教生活中的核心地位;另一方面又防止这种心理因过度膨胀而丧失人性,使人和动物一样,一切行为都是在生物性的需要和冲动下进行,在彻底丢失理性的同时也完全丧失人性,所以设计各种应对这种情况发生的方法,教信徒理性地忍耐、在行为中等待等等。邪教则相反,它把这种急功近利的心理当作难得的诱使人落入邪教陷阱的机会,将其视为可乘之机,千方百计地利用,使其膨胀,直到使信徒彻底丢失理性和也完全丧失人性而毁灭。所以,基督教虽然一方面宣扬“只要信,就可得新生命”,另一方面又要人意识到信仰意味着更大的责任,只有履行责任的人才有真正的信仰。邪教则利用人们急功近利的欲望和情感冲动,去干许多伤天害理,灭绝人性的事情。

  邪教要人们多奉献以求早日升天,实际上是教主从中敛取巨额财富或获得随意的肉体满足或精神满足,信徒则因此失去财产、人格、自由乃至生命。而当信徒稍有觉悟或反抗意识,不愿意捐财失自由时,教主就会感到权威地位受到挑战,就会大开杀戒,诱使或强迫潜在的或现实的反叛者归天。也就是说,人的急功近利的心理是非理性的,宗教既利用这种非理性,又用理性来限制这种非理性,使人不至失去最起码的理智;而邪教则紧紧抓住人们的这种非理性,尽力把人们的非理性推到极点,想尽各种办法防止人们恢复理智。

  例如一些法轮功痴迷者在李洪志的“除魔”、“铲除邪恶”、“救度众生”等邪说的影响下,在“升天、圆满”观念的驱使下,走火入魔、行为变异,自杀或者杀人,使他们和他们的无辜亲属成为了邪教组织的牺牲品,给人类社会造成了极大的威胁。从心理学的角度看,这类行为是对死亡这一巨大痛苦的心理变态,是痴迷者丧失自我理智、不求生存价值的一种异常心理活动及其行为表现,是他们在邪教的死亡观念——“圆满”、“升天”“进到法轮世界”等非理性观念的控制下,摆脱了死亡之苦,以“视死如归”的心态让自己进人了欣快的“心理乐园”的结果。一些痴迷者之所以能以欣快的心态面对死亡的巨大痛苦,是他们在这种心理活动的引导下,变态地对死亡痛苦产生了“另类感受”,因而不是规避死亡,同死亡抗争,而是希望死亡,视死亡为幸福而去寻死。一些法轮功信徒就是在这种邪教的死亡观念的支配下最终走上了自杀或自焚的毁灭之路的,这是众多邪教惨案的心理原因。2001年发生在中国首都北京震惊中外的自焚事件,以及傅怡斌杀人案、关淑云杀女案就是邪教怪胎使其信徒彻底丢失理性和完全丧失人性的典型案例。

   3、邪教要毁灭现实社会

  对现实社会的认识,是世界观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切思想和观点的出发点。传统宗教在漫长的历史发展中,为适应历史发展的需要,经历了不断演变和调整的过程,才形成了当今的世界观。当然,宗教的唯心主义世界观的核心部分是无法、也不可能改变的。一般来说,宗教的社会观是由其唯心主义的世界观所决定的。因此,宗教的社会观,可以概括成:对现实社会在否定基础上的有限承认,是在宗教哲学上的否定,在社会实践上的承认和融合。对现实社会的否定,是几乎所有宗教的安身立命必须做的。因为只有否定了现实社会的意义,才有宗教存在的意义和必要。以世界三大宗教为代表的传统宗教,都毫无例外地将现实社会看作是黑暗的、充满着罪恶的苦难之所,将人生看成是短暂而又艰难的,认为人生的目的,只是在于争取通过由宗教所提供的途径,实现来世的永生和幸福。因而,现实社会尽管是短暂的、黑暗的,但是,它却是实现来世幸福地前提和中转站。于是,现实社会不但是有意义的,而且变成进入来世幸福所必须的过程。无论是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天堂地狱”,还是佛教的“轮回转世”的“来生”,都是如此。于是,现实社会对于传统宗教信徒来说就变得十分重要起来,成了既是表示宗教虔诚的“战场”,又是决定将来能否进人“天堂”和“来世”的“考场”。实际上,无论任何宗教,都无法使得它的教徒变得可以“不食人间烟火”。那么,如何面对这既是“黑暗的”,又是必要的现实社会呢?这个问题早在宗教取得合法地位,并且日益和国家政权融为一体后,就得到了根本的解决。基督教、伊斯兰教、佛教等传统宗教从古至今从来没有主张与国家政权和社会为敌。每个宗教信徒如何与社会、与社会人群共生和相处,不仅是宗教的生存所必须的,而且是每位信徒生命所必须的。这可以以基督教为例来说明:自古以来,基督教就提出了“爱上帝”和“爱人如己”的两大戒条,主张用很宽泛的爱来作为教徒和教徒,教徒和社会,教徒和人们交往和共生的基础。它们不仅成为基督徒所必须奉行的行为标准,而且,也对欧洲社会和文明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在《圣经》中,耶酥号召人们:“人们啊,耶和华已指示你何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么呢?只要你行公义,好怜悯,存谦卑的心,与你的上帝同行。” 教徒的爱心甚至要扩展到仇敌,“如果有人打你的左脸,你把右脸也给他” 这种宽泛的爱毫无疑问的极为有利于维系基督教徒的团结,有利于教徒的融入社会,甚至有利于基督教的传播和扩大。“我们应当彼此相爱,因为爱是从上帝而来的,凡有爱心的,都是由上帝而生并且认识上帝。没有爱心的,就不认识上帝,因为上帝就是爱。’ 基督教要求教徒的爱是一种无私的爱,一种几乎让人难以理解的爱。实际上,这种以“爱”为核心的思想决不是仅仅属于基督教。大多数传统宗教都是如此。上帝、真主和佛都是真善美的化身,都是爱的号召和力量。这也是传统宗教不但早就融人了主流社会,而且在建立社会道德、传播文化等方面,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深沉次原因。

  与传统的、制度化宗教相比,邪教对社会的认识和态度,以及对待社会的手段都有着根本的不同。邪教建立在唯心主义世界观基础上的社会观是极其反动的。古今中外的邪教无一例外,都把现实社会作为最大的丑恶,把现实社会的政权,作为最大的敌人加以反对,力图推翻现政权而取而代之。世界上所有的邪教都以“世界末日论”作为所谓自己的理论出发点,声称只有自己能够拯救人类。这种用所谓宗教外衣包裹的政治野心,决定了邪教不可能和人民,和社会,和政府,甚至和人类和平相处。

  从境外传入中国的邪教组织呼喊派就宣称当今的中国社会是一个黑暗的时代,是一个“坏人得志,好人遭殃的时代”,“主耶稣要来了,世界要毁灭了,不要耕种,不要建造房屋,不要嫁娶”

  中国土产的邪教组织法轮功,在攻击和抹黑现实社会上更是恶毒和凶狠,李洪志宣扬现世已经十恶不赦,极其败坏,“人类到了一定时期了,业力很大,就十恶不赦了。业力很大就是自己已经还不清了,生生世世积了很多业都不可能还了,所以这些人就要销毁了。销毁怎么销毁?人类出现小劫难销毁人。战争是最方便的,历史就是这么回事。”“地球在这个庞大的宇宙中就象我们看一个苹果一样,它已经烂透了。苹果里面的每个分子就像每个人一样都已经腐烂了”,“人类的道德水准在大滑坡,世风日下,唯利是图,为了个人那点利益去伤害别人,你争我夺,不择手段这样干。”“特别是现在人类社会的道德观念下滑得很厉害。大家都在这个洪流中往下滑,社会在整体往下滑……你回头看一看人,今天的人类社会就会发现很可怕!真的很可怕!你看现在这个人类真是十恶俱全”,“发展到今天人们完全变成了魔性大发的变异人,使众神对人完全失去了信心,这就是神为什么不再管人的主要原因之一”,“人类社会已经败坏到极点了,人家就等着毁灭不管了,只有我在管”,“今天人类社会混乱、肮脏得不行,人的业力多得不行,坏思想多得不行,”“人类在败坏,到处都是魔。”“那作为人来说,修炼结束了,这个环境就不需要了,那么剩下的人就是人渣,人不行了就会被淘汰。”“人类道德标准都扭曲了,发生变化了,……什么同性恋、性解放、吸毒乱七八糟等等都出来了”,“你看今天这个社会,吸毒、贩毒、制毒、变性、同性恋、性解放、黑社会,层出不穷。”

  所有的邪教无一例外都把现实社会作为罪恶的渊薮,极尽攻击丑化之能事,要让末日来临,人类灭绝,社会崩溃,地球爆炸;都把现实社会的政权,作为最大的敌人加以反对,都野心勃勃,觊觎神器,力图建立自己的王国。

  邪教作为宗教所产生的怪胎,其邪还表现在所具有的恶毒的攻击性上。世界各国的邪教,不但具有明确的政治目的,而且还将之付之行动,采用各种手段实现其目的。日本的 “奥姆真理教”,1995年3月,居然在日本地铁中,施放毒气,造成了重大人员伤亡。以此来要挟日本政府。美国的邪教“大卫教派”,囤积武器,武装训练,准备用武力实现政治目的。迫使美国政府不得不动用正规军,使用重型坦克,武力取缔。中国的门徒会提出要“先夺人心,后夺政权”,湖北郧县的骨干分子煽动大约3000名信徒围攻、冲击乡政府,一些基层干部被打,并抢夺公安民警的枪支,致多人重伤。在陕西省安康县也发生多起门徒会邪教组织煽动信徒围攻区、乡政府、殴打基层干部的严重事件。中国的邪教组织“法轮功”,则是以静坐示威,围攻国家机关,散布谣言,蛊惑人心为实现政治目的的手段。

  总之,世界上的邪教组织无一不带有明确的政治目的,并且无一不在使用各种手段,力图实现。只是要提醒那些善良的人们和西方那些被所谓“民主”蒙蔽了双眼的政府,千万不要被谎言所欺骗,警惕新的邪教的发生,保护无辜的生灵。

  当代邪教虽然充满了邪,但都是打着正统宗教的旗号来招摇撞骗、蒙哄信徒以兜售其邪。他们惯于盗用正统宗教的概念术语、旗帜徽号,往往手持经典,大谈佛说耶稣基督说,恣意歪曲正统宗教的教义和戒律,但又极力隐瞒邪教的真实身份以迷惑视听,给人以误导。比如主神教就要求其骨干只能说信基督教,不能说信主神。邪教的这些作为,既使正统宗教蒙羞,又让信众真假难辨、糊里糊涂地走上歧途,落入邪教陷阱,被其捕获,误信邪教。但令人不安地是,我们在长期与那些误入邪教的信徒打交道的过程中发现,这些人一旦落入邪教陷阱,就会深信自己所信的就是真正的正统宗教,其中尤以“门徒会”的许多农村信徒为甚。他们说他们信的是耶稣基督,是耶稣教,是基督教,很难让他们相信他们信的是邪教。笔者在四川、湖北等地曾对一些“门徒会”信徒反复说明他们所信并非正统基督教而是邪教,结果,虽然口焦唇燥,但都未能让其相信我所言是真。这令笔者感到,我们虽然整理出来邪教与正统宗教的许多本质的不同点,但是,要让千百万人民群众能够也能够认识到邪教不是正统的宗教,能够区分哪是正统宗教,哪是邪教,认识的邪教的邪和危害,不受邪教的欺骗,远离邪教还是一项十分艰巨是任务。

发表于 2015-11-19 07:20:35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20-5-27 05:41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