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35|回复: 0

月薪三万还是害怕过年,春节为什么被我们过成了“春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8 23: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春节这是中国人最大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节日,春节期间举家团聚这是大多数中国人最大的梦想,每每到春节期间春运大军就是给大家上演了一场真正的“回家的诱惑”,正如那首多年的老歌唱的“父母不图儿女为家做多大贡献,一辈子总操心就图个平平安安”,的确春节回家真的是大家心中永远的信仰,这个信仰没有之一。

然而,在春节喜庆祥和的氛围之中,却有着一件让不少人揪心不已的事情,这就是春节开销了,作为中国人最大的节日,很多人可能辛辛苦苦积攒一年的收入,很多消费却都在春节完成,以至于在做一二月份消费统计的时候,都有着一个非常有名的春节翘尾效应。这是统计学上的事情,而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最为头疼的估计就是春节花钱了,正好一则新闻在春节期间广为流传,今天我们就根据新闻来聊聊,月薪三万为啥还是害怕过年,春节怎么被我们过成了“春劫”?

1.jpg


一、月薪三万怎么还是害怕过年呢?

根据中国新闻网的报道,故事是这样的一个青年小伙大学毕业之后直接进入了一家上市公司,到30出头成为了公司的部门级领导,拿着三万月薪的收入,让他觉得这种收入水平应该也算的上是不错的吧,然而春节却不是。

每到春节,在他的家乡,要给各位姑姑、舅舅、大爷、婶婶拜年,由于每家每户都要去,所以各个礼物一定不能少,按照最低的每家500元计算,光这个就要花掉将近半个月工资了。再加上亲朋好友的串门聚餐,一个年多少要请个十几桌,不算烟酒花个万把块也是正常的。再加上各位亲戚朋友来串门的孩子,压岁钱一下子又是一笔大开销。再加上家里老人的孝敬,基本上也是要一个月的工资,所以一个年下来基本上一个季度都要白干了。

11.jpg


无独有偶,根据著名互联网金融机构蚂蚁金服发布的2017年年终奖调查统计,在参与调查的20万人中有59%的人表示人情往来是春节最让人头疼的最大开销。60后、70后、80后三大人群的春节最大开销为“给孩子的压岁钱”。

根据AI财经社在春节期间的调查显示,福建、浙江为红包数额最高省份,福建莆田的平均红包数额更是直接破万。此外,华东、华北地区亦为红包份额较高地区,包邮区、北京的红包均价直冲四位数,东三省均值500元左右,而广东则以50元的低额引人注目。据AI财经社调查,在江浙沪皖包邮区,关系一般的同事间互赠红包至少200元起步,亲戚之间则是500元起。

春节人情来往成为了中国人新春佳节最为头疼的一大问题,春节被过成了“春劫”,钱包被“洗劫”“瘦身”估计是很多人春节最痛的领悟吧。

111.jpg


二、春节为什么被我们过成了“春劫”?

众所周知,春节是中华民族的传统节日,虽然从历史上来说有着春节和元旦之争(具体内容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百度),但是从几千年的历史来说,在中国漫长的农业社会当中,春节是农耕经济最明显的产物,每到春节意味着是两个经济循环周期的交界点,春节的到来意味新的一轮播种和收获季节的开始。春节聚会在农业社会的意义是非常巨大的,因为农业需要一个家族一起的劳动,所以需要通过一种合作来形成团队的凝聚力,春节聚会无疑就成为了这种合作凝聚力最好的体现,春节在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时代是一个大的家庭进行协商分工的重要聚会。

1111.jpg


所以在很长的一段农业时代,春节都是大家进行大事协商,齐心办事的重要时间节点,此外也是大家进行经验交流和生产信息交流的重要机会,所以在古代由于这种生产力作用或者说财富创造作用让大家都会舍得为过年花钱,因为这个时候的投资其实为的是来年更好的收获。然而,随着社会进入工业社会乃至于进入信息社会之后,春节的生产力联合与信息交换功能被不断弱化,这个时候花钱就变成了一种纯粹的消费,当然不会让人那么好受了。

与此同时,从经济学的角度来说,春节也是一种最为朴素的经济再分配的过程,压岁钱在这么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就变成了一种再分配机制,在古代由于财不外露思想的影响,一个家族中的财富不均其实是很容易出现的,但是一般的富人也不会很经常对穷人进行施舍,那么春节无疑就是一种好机会了,在同一大家族的内部,富者对穷者进行帮助,通过给孩子红包的形式进行收入与财富的再分配,从而缓解一个家族内部的贫富差异。但是,这个的主要作用依然是家族聚集而居的时候才是明显的,现在由于大家被社会化大生产打碎成为以家庭为单位的原子,所以现在的压碎钱也就变成了一种绝对意义上的财富分配,再加上中国人好面子的心理,往往打肿脸充胖子,宁愿勒紧裤腰带,也不愿意在过年的时候在亲戚朋友面前显得小气丢脸。

11111.jpg


其实,按照马克思的说法这都是春节异化的表现:

一方面,春节的生产功能被异化了,原先春节的作用是促进生产,促进经济的发展,而现在春节的作用被异化成为一种单纯的高消费。这种消费功能的异化,让春节成为了炫耀性消费和畸形消费的联合节日,这种情况在越是传统的中小城镇或者区域就越是严重,如果春节不高消费就会被别人看作混得不好,或者没有面子的行为。

另一方面,春节的分配功能被异化了,本身春节的分配仅仅是大家的一种出自同理心或者爱心的行为,但是在现在的状态下,原先中国传统乐善好施的礼仪和礼尚往来的人情交往成为了一种变相的人际攀比,成为了一种被绑架的财富“洗劫”,这就失去了春节分配功能的本意了。

所以,春节变成“春劫”,一方面是我们自己面子作用的心理起效应,另一方面也是文化绑架所产生的迫不得已的行为,无论哪一种我们都要认清这个问题的本质,好好来考虑我们自己的处理方式,让春节变成一个量入为出的节日也许才是回归春节本质的方式。

来源:百度新闻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8-12-11 20:06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