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28|回复: 0

姜文:我想通过电影表达成长和变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6-24 07: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6月22日晚,结束了上海国际电影节评委工作的姜文接受媒体群访,谈自己即将上映的新片《邪不压正》。

姜文这次非常放松,尽量在不怼记者的前提下变着法好好回答问题。姜文说,现在的记者很多都是像他闺女那么大的孩子,爱还来不及呢,不怼。比如在被问到和电影不相干的,最近热门的崔永元掐冯小刚事件时,虽然姜文对此并不了解,但他还是绕回电影给了一个回答。 “甭管谁跟谁不愉快,谁跟谁势不两立,都来看《邪不压正》,我请,看完了可能这事儿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邪不压正嘛,这个很大的道理在里边。”

聊到电影,姜文更是滔滔不绝,谈了很多自己的看法。

1.jpg

《邪不压正》


《邪不压正》是以抗战时期的北平为背景,姜文在前几日的金爵奖主席论坛上已经表达过,想通过这部电影,让更多的中国人了解日本人当年做过什么,这是他作为导演一种对人世间负责任的态度。“到现在呢,所谓娱乐至上真是一种糊涂的做法,也是一种loser的做法,就是穷成那样吗?不娱乐就不能活吗?很多事儿是不能娱乐,很多事儿是你必须正确对待的。”

“娱乐至上真是一种糊涂的做法,也是一种loser的做法”

Q:《邪不压正》是以北平为背景的,前两天您说想通过这部电影让人知道日本当年做了什么,另外彭于晏是不是按照您的风格打造的抗日英雄?

姜文:你还不如说是不是抗日神剧呢。

Q:我相信不是抗日神剧。

姜文:那你还真是有见解的人。这话说起来就略微沉重一点,我觉得历史是不能割裂的。如果我们历史上有一些悲剧发生,鸦片战争有过,八国联军有过,甲午战争有过,日本人打中国有过,然后中国人出兵去了朝鲜又跟联合国军打过,这是另外一个反转啊,如果你的东西都是在我们的土地上发生过,那我们应该想一想为什么会发生。

八国联军也好鸦片战争也好,基本上是列强对中国的群殴,无论如何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件事情是不能够轻易过去的,无论到什么年代,你们家有多少钱,你们家能不能买飞机,能不能吃喝玩乐吧,也没有多大的志向了,但是这件事情是不可以随便忘记的,因为你还没有一个真正的事儿把这事儿翻过来。

我相信朝鲜战争实际上让这个事情有转机了,我记得当时签字的时候彭德怀说过一句话,西方人摆几条军舰在中国海边上让中国投降的日子结束了。

我觉得到现在呢,所谓娱乐至上真是一种糊涂的做法,也是一种loser的做法,就是穷成那样吗?不娱乐就不能活吗?很多事儿是不能娱乐,很多事儿是你必须正确对待的。

七七事变的时候,中国确实是在被日本人欺负,因为它不但是一个原来打过中国的,而且它应该当时算工业上的强国,工业上它早早的去向西方学习,明治维新他们做了很多努力,中国刚刚从清朝过来,加上民国北洋时期军阀混战。

我一直觉得那个时候民国没有什么正经的,瞎打,自己吹牛逼,有那么几个家里有钱的,然后剩下一帮人就瞎搞对象。我觉得他们不靠谱。

1937年的时候的确面临着国破家亡,的确是在必须全民抗战的时候,故事在这个事儿发生,里边会谈到复仇,会谈到给你带来遭心痛苦甚至伤害甚至杀掉你的亲人的这些人和集体的时候,你无论作为一个个人还是作为一个集体,你应该怎么反应?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我去日本的时候我看很多人在地铁里看书,我们的孩子不看书,想起来嚷嚷一阵,想不起来就忘了。他一直记得,他一直知道怎么对待隔壁这个很大的国。

我这多说了啊,就想起拿坡仑说这话,说中国是个睡着的狮子,如果这话存在的话,好不容易醒了就别老睡回笼觉了,还不起床在床上赖着装小、装嫩、装受不起罪,这有什么意思啊?太loser了。你还得走。

我在英国拍戏的时候我觉得英国人比中国人勤奋多了,他们早上4点钟起床,5点钟干活,很晚才回去。给我穿衣服的人从来没站过,一直都是跪着,要么单腿要么双腿跪着,他觉得你别帮忙,这是我的工作,而且地上有水。我们现在拍戏的时候经常发生这种问题,觉得受不了,觉得热,然后就生气了,病了,走。在现场干活的是日本人、英国人,我跟他说什么事,就回答“yes,boss”。我说你们怎么不累?他说我累,但是我必须在这儿。反而打的那些跟头趔趄的都是日本人,我说那我们为什么这么娇气?有什么资本娇气?不是都是农民的孩子吗怎么变成这样了?这是非常让我警惕的一件事儿。没那么娇气,可以吃点苦。

“女人对我来说一直就像神一样的存在”

Q:您所有的作品大家都觉得是充满男性荷尔蒙的,但我觉得您电影里面非常有意思的是所有的女性角色都特别有魅力,特别不同,想让您介绍一下这部电影里的两名女性角色。

姜文:女人对我来说一直就像神一样的存在。神你知道吧?就是你也弄不懂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你还老得想弄懂,老得侍候着,就是神嘛。

电影里确实一直是这样表现的。但是我觉得作为男人不应该这样对待女人吗?你应该告诉他们都像姜文这样做就可以了。我其实不想把那女的弄的跟丫鬟似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是不是《红楼梦》里说的,说女人水做的,男人土做的。本来就是,随便哪儿的一个女的都看着顺眼,但是可不是随便哪个男的都看着顺眼,男人得需要学习、修炼才能变得像样子。女人你看农村的妇女都可以教育他的第三代、第四代,她先天的悟性都比男人好很多。我们男人是需要努力的,是需要读书、努力、奋斗,去互相辩论的。女人真的是,我觉得跟上帝近一点吧。

“我通过电影表达成长和变化”

Q:《邪不压正》是改自张北海老师的《侠隐》,您说自己对侠情不太有兴趣,那您对这个感兴趣的是什么?

姜文:所以我改成《邪不压正》,我把侠字隐了。

Q:改成《邪不压正》,是想透露什么?

姜文:我觉得《侠隐》作为小说特别好,但是我跟许知远也说过,我说好多人问我你是拍的阿炳的故事吗?我说不是他的故事,那说为什么是“瞎引”啊?我说不是瞎引,是《侠隐》。总之我不想让人家误会,就是这样。

Q:您想通过影片表达什么?

姜文:我没法回答你的问题,如果有人用嘴回答你他的电影表达了什么,你也别信,为什么呢?因为属于两种表达方式。我这么说行吗?

你如果还不满足我就告诉你,我通过电影表达成长和变化。

“张北海有能力有才华有创造性,小说写得好”

Q:在原著中李天然是结婚之后师傅一家人被杀害的。

姜文:结婚了吗?

Q:原著中是这样的。

姜文:咱俩不是一本书吗?

Q:是的,我看您把他的年龄改得很小,13岁的时候他师傅被人杀的,我不知道您为什么做这样一个大的改动?

姜文:我是这样的,我跟你们透一个底吧,我改编王朔的《动物凶猛》的时候我就记住了,根据我的记忆写出了一个剧本《阳光灿烂的日子》,他们说你跟这个不一样,很多事儿不是这样的,我说是吗?我记得就是这样的,所以你提醒我肯定也有这个问题会发生,我记得我就是把张北海写的东西给变成电影了,如果说里边有差距,那先说我的记忆出问题了。

Q:您这属于诡辩吗?

姜文:不是诡辩,是诚实。而且我觉得张北海的小说写的很好,就是十年我都抓在手里想把它拍好,很少有这样的小说。

你记住张北海,张北海是张艾嘉的小叔叔。他的经历非常有意思,他老早就去了纽约,然后老早又跑到大陆,就想变成大陆人,然后又被大陆的很高的领导说,你还是回到纽约吧,在纽约可以更好地为人民共和国服务,他就回到纽约做了同声传译,是一个特别向往新中国的一个生在北京……他很有头脑,他知道他离开台湾,他去纽约,他要从纽约再来北京,这个人非常有意思,今年80多岁了可以跟他好好聊聊,人家说话没有港台腔,虽然他台湾长了那么久。有能力有才华,有创造性,小说写得好。

“我特别想拍一个完全在房顶上的故事”

Q:《邪不压正》和《太阳照常升起》都有房顶上的戏,是您习惯性的一个延续还是失误?

姜文:肯定不是失误,因为我特别想拍一个完全在房顶上的故事,但是这个还做不到,因为它还得下来。

我不知道你们上没上过房,是特别有意思,我从小就老在房顶上玩儿,你可以让底下的人看不着你,但是你想看他随时看。你说人吧,一般往上看,他都这样跟人聊天,而你从上往下观察的时候,很多时候都发现不了,很简单就是制高点,你在制高点可以观察很多事儿,然后他也不知道,非常有意思。

“每跟你们多聊一秒钟心里就焦虑一秒钟”

Q:《邪不压正》现在也进入了宣传期了,我看了两条宣传标语印象很深刻,一个是说“能超越姜文的只有姜文本人”的那条。

姜文:这是不是我们团队自己编的啊,编的不错啊。

Q:这一次真的能超越吗?

姜文:第一成片我还没看着呢,我每跟你们多聊一秒钟心里就焦虑一秒钟,从来没有发生这样的事儿,几号首映来着?13,不是,首映那天应该是在这之前的一天,10号,10号了到现在还有几天?

Q:没几天了。

姜文:对,这话说得好。没几天了,音乐没录完,有一波在美国录,有一波在法国录,有一波在中国录,混录录混了一部分,想想我都伤心了,都快流泪了,我为什么在这儿?

还有那个叫什么,特技,我每天得拿这个微信,对不起我得给微信做一个好的广告,我每天拿它看人家发过来说您看行不行,我说有点小,他说你可以截屏然后把它放大。有轨电车,我说不够旧,我说除非他买了辆新车,你要不就特别新,否则你在街上跑的车就应该是旧的,那么他们就弄旧,我说这不叫旧这叫脏,他们说旧和脏有什么区别?我说有轨电车他们叮叮的车这么长的板从那边到那边怎么也得八九十捆,我说每一棵木头可能都不是一棵树上也不是一个年代的,被垫成木板了,刷上漆会产生一个反应,然后这个再与天气产生反应,我说如果有九十块木板的话,时间长了可能起码有八十种颜色,我说你现在只变成了黑色或者脏色,这肯定不是一个旧的质感,他说“对,你说得有道理,但是时间是不是来不及啊?”我说那不管,你先给弄好再说吧。

所以我的确有点焦虑就说万一13号还没做完怎么办啊?有这个担心。

Q:那为什么档期当的这么紧?

姜文:那不是我定的,是老板定的,我也没办法。不都讲配合呗,就配合呗。

“可以拍电影也能通过拍电影挣名挣利,你就应该感谢”

Q:您拍了《让子弹飞》,《一步之遥》和《邪不压正》,被人看作是一个所谓的北洋三部曲。《让子弹飞》当年的票房和口碑都非常好,很多人看的很嗨,《一步之遥》很多人觉得是您自己拍的嗨。前面两部片子的口碑对您拍《邪不压正》会不会有影响?

姜文:没有什么,我觉得这都是很正常的,你得把这个东西全都综合起来看。其实我没有想过“北洋三部曲”这么一说,就是被他们这么说可能容易聊吧,非要这么聊也可以啊,就是一个当胸围一个当腰围一个当臀围聊呗,如果说它们仨有关系。但是对我来说我可能还会拍。

不对,这应该不是北洋的事儿,北洋时期应该是在1927年就结束了,这个是民国时候的事儿了,所以非得说北洋三部曲有点牵强,就是过去的事儿反正。

其实《让子弹飞》别人喜欢我也没想到,得用那叫什么来着,《一步之遥》找补找补也许挺好的,这样我心里踏实点,要不然弄那么高的票房不合适。你又没那么想,都是意外,就这样吧,挺好。

Q:您谈一下这个影片的口碑和票房。

姜文:我得这么跟你们说,一个人可以看电影就很幸运了,又能拍电影也能通过拍电影挣名挣利,你就应该感谢,真心的。因为这件事儿不是很多人都能做的,如果你在这个时候你还焦虑,你还患得患失,我觉得你不配做这个事儿,完全不配。

以前就有这么一个故事,说一帮耗子忙啊,忙前忙后累得要死,就看一个耗子躺在那儿什么都不干,为什么呢?他会讲故事,给别的耗子讲故事,别的耗子就把偷来的食品给他吃,他比谁吃的都饱,然后躺在那儿给人讲故事,我觉得能变成一个讲故事的耗子还要干嘛?再干嘛就要遭惩罚了。

我很幸运而且我很高兴,你想拍电影你就给人讲一个故事,然后大家伙因为这个故事迷恋你,相信你,可能一辈子都记着你,你还挣钱,你还有名,我去,你还不高兴。我觉得不能这么聊天,不好。

“什么叫导演?有话说,说得还挺利索,牛逼的导演”

Q:宣传电影是不是导演工作中最想摆脱的一部分?

姜文:不是,我其实特别想跟你们聊天,她要不让我停,今我聊到通宵都行。我话特别多我没办法,我只能把它变成电影,电影里边我也话多,而且长。
有一个朋友说过一句话特别有意思,我发现隔几年就得重新说一遍,因为你们都换代了。什么叫导演?有话说,说得还挺利索,牛逼的导演。第二有话说,哪怕说的磕磕绊绊也很真诚,也是好的导演艺术家。最可恨的是没话说,聊得还挺利索,这是有点骗人,耽误大伙儿时间,然后还可以了这种,反正你起码聊的挺好听的。再比这还讨厌的是又没话说又聊得不好,你这确实有点害人,所以就这四种吧。

你很容易去辨别这些人在干嘛,你一听这个他是有话说的,他确实对这件事情有自己的态度,他聊得不错,好电影。有话说但是听着有点费劲或者没听懂,但是也是他的话,值得尊重。花言巧语,巧言令色,孔子就说过肯定不是靠谱的人,但是你让我高兴也可以。没话说还聊的挺耽误功夫就算了,不陪他玩儿了。

这里边还有个非常简单的事儿,你们老说物美价廉,那这两个量是可以变的,物美不美,价廉不廉。电影是个特殊的东西,电影票是不能动的,电影票均价差不多都那样,也就是说价廉和不廉不能聊,能聊什么?只能聊物美,物美这事儿也很简单,你花多少钱搭多少工夫我才能衡量,除非你是天才你跟我说两天拍一电影特棒,没有的,中国乃至全世界没有见过这样的。那只能说你搭多少工夫拍出来的东西才有可能好。说我照抄一个,我俩月拍一个东西,我花特少的钱,那也没有什么好处。
我们都这么多钱,然后我们搭的生命是自己的,俩钟头,甭管谁去看都是你妈你爸给你创造的生命在那儿坐了俩钟头,花的都是同样的钱,我只能要求物美。什么叫物美?像姜文这样四年拍一个电影,认真去把它拍好,没别的选择。
“我不想让我身上有什么孩子气”
Q:现在您是不是也有孩子气的?
姜文:这问题真够孩子气的,我不知道是好还是不好,其实我不想让我身上有什么孩子气,我觉得你不是孩子以后就别有孩子气了,你把孩子气留给真的孩子吧,你挺大一个老爷子,您非得有孩子气算怎么回事儿啊,不好,我觉得这是一种侵占。
我都40多岁了,40多岁有什么孩子气啊,有也不是真的孩子气了,顶多就是不成熟吧,或者说孩子和老头共有的那种气,那没办法,你到多大也得有。如果说调皮捣乱这就算孩子气可能简单了,很多老头也挺调皮捣蛋的。
“甭管谁跟谁不愉快,谁跟谁势不两立,都来看《邪不压正》”
Q:我知道您跟冯小刚导演私交挺好的,他最近被怼了。
姜文:被谁怼了?
Q:崔永元。
姜文:你要问什么?
Q:您对这事儿的看法是什么?
姜文:我得耐心回答,这事儿我不能对他不尊重,到时候又该说我这个。我觉得这样,我呢就是特别喜欢拍我想拍的电影,在我电影之外的事儿呢,我努力地想知道的时候也比较困难,因为不是很熟悉好多事儿。但是你赶巧提这几个人我还都认识,我不能说我不熟悉,而且有些都很熟悉,我是觉得既然咱们今天是在谈《邪不压正》,你现在又把小崔和谁来着?

Q:冯小刚和崔永元。

姜文:我觉得很简单,无论是谁跟谁,我请他看电影,都来看《邪不压正》,甭管谁跟谁不愉快,谁跟谁势不两立,都来看《邪不压正》,我请,看完了《邪不压正》可能这事儿就该怎么着就怎么着了,是吧,邪不压正嘛,这个很大的道理在里边。

来源:界面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8-9-21 16:2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