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一键登录:

搜索
查看: 104|回复: 0

灯烛掩映中的红楼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3-4 19:19: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先秦文学《诗经》到唐宋的诗词,作为日常用品的灯烛在中国文学史上一直受到青睐,并常与文人雅客的审美融合,为作品增添一丝文化底蕴,如“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用朦胧的灯火,营造一种温馨亲密的气氛,美人与灯烛辉映,愈发娇羞妩媚,有些像现在咖啡馆里的场景。

而与这种温情相对,青灯古佛又蕴含着一种凄苦的悲剧美,而对灯独酌,未尝不是一种精神的寄托。

1.jpg


到了叙事文学中,将灯烛作为“功能性物象”来进行描写的情况就更多,既可用以加强小说内部结构,强化情节、叙事要素之关联,也是辅助人物塑造与主题表达的重要艺术手段。如与前面提到的通常认知里的灯下美人相比,《金瓶梅》在第十五回的元宵节中,华美灯光下,奢华装束的潘金莲捋起袖子,一边嗑瓜子,一边往楼下行人吐瓜子皮,未免有些粗俗。

灯笼的作用还不止如此,《金瓶梅》第三十五回,李瓶儿一人打着两个灯笼,潘金莲和孟玉楼却只有一个灯笼,引发了潘金莲的抱怨,想来是李瓶儿生子受宠,潘金莲不过是借题发挥。小小的一盏灯,成了妻妾之间争宠的道具,也借此体现出不同人物的性格。

当然,灯烛还可以作为人生指引的象征作用,例如李绿园的小说《歧路灯》,败家子走向歧路,是一盏明灯指引他走回正途。

深得“金瓶壶奥”的《红楼梦》,这方面的描写更加丰富多彩,或者点明时间,或者营造氛围,或者推动情节,或者塑造人物性格,体现了曹公卓越的艺术技巧。

首先,小说中提到灯烛最多的是表明时间的“掌灯”,我粗略统计了一下,大概有十几次,列举如下:

1) 至掌灯时分(第七回)

2) 那天气已是掌灯时候(第七回)

3) 那天已有掌灯时侯(第十二回)

4) 那天早又掌灯时分(第二十一回)

5) 那天已是掌灯时候(第二十四回)

6) 至掌灯时分(第三十四回)

7) 商议之间早又掌灯(第四十回)

8) 掌灯后方散(第四十四回)

9) 翻腾至掌灯(第五十二回)

10) 已是掌灯时分(第六十三回)

11) 已是掌灯时分(第六十三回)

12) 至晚饭后掌灯方去(六十五回)

13) 掌灯方回(第七十回)

如果我们比较一下,就会发觉,曹公虽然都是用掌灯表明时间,但是表达方式注意变化,用不同词语配合,写得摇曳生姿。

与前面掌灯表示黄昏晚上相比,熄灯则表示“就寝”。例如第七十六回《凸碧堂品笛感凄清 凹晶馆联诗悲寂寞》中,黛玉和湘云联诗时,两个上夜的老婆子“早已息灯睡了”,点出夜已很深,四方寂静。

11.jpg


其次,灯烛可以营造温馨的氛围。夜深人静,灯光掩映下,白天的疲惫卸去,隐藏的真性情浮现出来。如小说第十三回: “这日夜间,正和平儿灯下拥炉倦绣,早命浓薰绣被,二人睡下,屈指算行程该到何处。”

杀伐决断的凤姐,与自己的丫头灯下慵懒做女工,又是这个女强人妩媚温柔的另一面。

灯光下是温馨,灯影中则是肮脏的交易。如第十六回:贾蓉在身旁灯影下悄拉凤姐的衣襟,凤姐会意,因笑道:“你也太操心了,难道你父亲比你还不会用人?”诗书礼仪之家的尊卑有序外表下是尔虞我诈勾心斗角。

与这些污浊相比,大观园的灯下,则多为一种情谊浓浓的暖意,如第十九回宝玉帮袭人剥栗子,第二十回麝月灯下独自抹骨牌,看着屋子等等。

类似的还有宝玉袭人等孤独对灯,是一种情感带来的失落感。

再次,灯烛辉煌往往被用来渲染庄重奢华的气氛,例如第十三回“只见府门洞开,两边灯笼照如白昼”的庄重大气。与此相对,第十七至十八回元春省亲时则是奢华:“ 只见院内各色花灯烂灼,皆系纱绫扎成,精致非常。上面有一匾灯,写着‘体仁沐德’四字……园中香烟缭绕,花彩缤纷,处处灯光相映,时时细乐声喧,说不尽这太平景象,富贵风流。”

来源:知乎
高级模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8-9-20 17:10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