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享| 关注中国| 逆耳忠言| 不平则鸣| 情感天空| 健康生活| 流行时尚| 保险理财| 讽刺幽默| IT与游戏| 信息交流| 华发移民| 华发工作| 摄影美图

社会聚焦| 旅游天地| 娱乐八卦| 音乐视频| 校友互动| 网络社区| 房屋安家| 教育培训| 中医瑰宝| 专栏作者| 科技文化| 华发留学| 华发红娘| 关于本站

华发网China168.info海外中文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05|回复: 0

职场中的自我身份认同:拥抱独特的自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7-13 04:4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1.jpg


这是一篇很难得的文章,从一个少有的角度来讨论职场心理的问题。

本文的作者Julia,菲律宾裔加拿大人。她是一位用户研究员,热爱自己的工作。初入职场时缺乏自信,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用户研究员这个职位本身在整个产品设计的团队中似乎并不起眼,一部分原因是女性在职场中的地位问题,更重要的原因是她自己与众不同的文化背景与多元的性取向。

“身份认同”这个概念源于西方,在国内提到的并不多,我们生活的社会似乎更讲究“和大家一样就不会有问题”,我们从小也没被教育要尊重“别人的与众不同”。的确与国外不一样,我们的肤色、语言、文化都是一样的。但也有和国外一样的地方,国内也有强势和弱势的存在,一旦有了强势和弱势之分,强势的一方中就会存在歧视,而弱势的一方就需要学习保护自己,学习身份认同。

作者将这个概念缩小聚焦到自身在职场的变化,并且传达了希望大家不要因为弱势而自我否定,要在职场中勇于发声、勇于表现自我。如果你在工作中也因为“不合群”而感觉不适,也许需要看一看这篇文章。

Hello, world! I’m Julia. 一位靠谱的用户研究员,平时靠咖啡、健身和灵魂交流来续命。我也是一名UX蜂巢的志愿作家,家乡是加拿大的多伦多。今天我想与你分享一段旅程:我是如何在工作中接纳自己作为酷儿、女性、第一代菲律宾裔加拿大人的身份?

注:Hexagon UX(UX蜂巢)是一个非盈利社团,旨在帮助女性以及多元化人群全身心地投入工作——建立工作自信,平衡工作与生活,在促进个人和职业发展的同时,实现更大范围的变革。

最初接触互联网是刚毕业作为UX实习生的时候——在本地一家战略咨询公司中,我获得了UX资格认证,有参与UX课程的经验,研究创业的精神,另外我的论文是关于人机交互。当时的我(现在仍然)对UX非常兴奋,尤其是当我意识到它与我的兴趣相结合,而且能在各个领域都应用到的时候。

一从学校毕业后我就开始了UX的工作,但是刚开始对于自己极度没有自信。真的足够了吗?这家公司适合我吗?也许是新人的关系,我待得并不舒服。可最后我意识到我的不舒服是因为自我身份的认同——在工作时无法处理好有色人种,女性,LGBTQ的混合关系。

团队中没有第二个像我一样的角色,我也没有听到过任何一个和我有点相类似的故事。但我还在,我似乎在强迫自己成为想象中成功的互联网人应该有的样子。在我的头脑中,扭曲自己在适应,成为了我还存在于此的借口。

UX研究与用户研究员

我的第一个工作任务是:清除同事收集到的研究数据(FYI这对我建立用户问题的深层理解几乎毫无帮助)。

工作一年后,我可以胜任起为国际性团队组织工作坊,工作三年后,我可以主导我自己的国际性的研究项目。我问我自己,是如何做到的?我绊倒了无数次,像是自己失败了,不过最终还是奇迹般的做到了。

一名UXR(用户体验研究员)如果不懂如何提问是件很讽刺的事,可惜我以前就是这样。我很难提出问题,不敢去问我们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完成这个任务,纠结于“为什么我们的用户研究在项目中处于弱势的地位?”这个疑问。我不敢发声,觉得“也许是我错了,这就是项目正常的进展方式”。

我记得当我突然被要求承担一个工作坊,给的时间不到3周,我必须加快项目速度才行,加快了解我们为什么要做这次工作坊。由于客户在亚洲的最南端,我甚至都不知道我们的英语脚本能不能适用。

我知道我需要帮助,但我不知道如何去要求,我不希望表现出自己的无能,自己的不胜任。于是我尽全力的这问一句那问一句,继续带着一些未解的问题工作,挣扎是真的。

我很好奇我为什么能背负着挣扎去工作,但从来没想到我能快速处理事情的能力归因于我独特的背景。我实际上忽略了这个原因。

作为移民,我生在菲律宾长在加拿大。这样的童年到成年,我常常作为观察者的角色,观察我习得的两种文化间的差异,并且完全不会指责。这也是作为UXR的关键特质。

从我父母那儿我也学到了他们的勤奋,他们的足智多谋,尤其是我母亲的领导力,和面对极端不明确的弹性变通。这是我能顺利入行的一个关键因素。

作为一名女性,我知道善于关怀和富有同情心是我与生俱来的长处。我会心怀赤诚地聆听别人的故事,建立融洽的关系,于是挖掘到更深层的洞察。

怀疑、不信任与感知

作为一名UXR,你代表的就是用户的声音(即使和数据的结果不一样)。你必须能够承受一屋子压力爆棚的怀疑论者和无信仰者的质疑。

刚开始的时候简直吓尿我,我觉得,也许我就跟着数据的结果说就行了。所以,在会议中我比其他同事要少发言,因为我只敢说我觉得100%正确的东西——多方调研后的结果。我担心只从一个角度看问题会出错,会被指责。

我把自己锁在研究员这个角色中。作为结果,我也把内心真实的自己留在办公室外。我感觉把自己冻起来了,并且担心自己是不是已经成为办公室里的异类。

有时候甚至害怕把菲律宾风味的食物带入办公室,陌生的东西往往激发人们的八卦心。大家都会投来“这是什么鬼”的表情,甚至有时候不是八卦而是评头论足。这种反应让我觉得我是异类,失败感油然而生。

我通过隐藏一部分自己,在工作中剥夺自己美丽、真诚、开放的一面。我对人们向我伸出援手的努力视而不见,因为我背负着羞耻的重担。

转变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不那么关注差异,而更关注作为一个有前途的UXR脱颖而出。

我把注意力转移到的精进我的能力上,因为我认为它可以帮助我的团队正确理解问题、提供更好的解决方案,解决艰难的产品决策问题——我被用户体验洞察力所有带来的力量吸引。尤其是在合适的时间展示自己的能力。

同时,有一位经理相信我的天赋和潜力。因此我被授予了在工作中做出自由选择的权利,并且对自己的选择担起责任。通过与工程学和医学等不同学科的同事更深入的合作,我接受了每一种观点都是解决问题的关键因素——这就是多样性。

身处互联网,我也看到了作为一名女性也可以达到的成就。我自己的团队成员就提供了闪光的例子——成功地解决了产品设计上的不确定性、在逆境中互相支持的力量和做出重大行动的灵活和勇气。许多这些成就都是有色人种女性所拥有的。除此之外,我还看到作为酷儿并不等于失败——事实恰恰相反。

用这种方式重新看待同事,意识到尽管他们中没有一个和我的背景完全相同,但他们的热情和信心是我可以共鸣的。我感觉到了其中的力量,慢慢地,无意间我开始把完整的自己带入了办公室,展示与众不同的自己。我的思想打开了新的视角和经验。

UX社团

我从UX社团中学到了很多,从那些自信的,有才华的,经验丰富的UX人中学习。我学会了如何在工作中处理棘手的谈话,从社团生活中受到各种启发。无论是设计师还是研究员,这些UX人都展现真实的自己,掌握着独门“手艺”,笃信自己的能力。

我开始意识到我有能力拥抱自己,为工作生活带来丰收的果实。在多伦多的一个UX蜂巢活动上,一个专业的场合下,我甚至自豪地分享了骄傲的一刻——向别人出柜我是双性恋的故事,当我还是UX实习生的时候想都不敢想的。

在怀疑我的人面前挺起胸膛

当我进入互联网行业时,是“躲在柜子里”的状态。我害怕被给到的机会少,不被看好,于是干脆躲起来。面对逆境和别人的审视,面对来自内部(有时候也有外部)的批评,我仍旧每天都在努力打好仗,努力拥抱自己。

但正如我看到、意识到互联网圈里也有其他有色人种、女性、LGBTQ的存在,给了我勇气拥有自己完整的身份。

我看到了脆弱的力量,看到了开放的力量。我亲身体验过,在骄傲月,即使是人们用户名旁的彩虹或小旗等小动作,也给我带来了安慰,给我灌输了自豪感。以开放的态度,我看到了只有接受自我才能孕育出属于我自己的思维和想法。

作为一名初露头角的专业人士,我的成长并不意味着我必须抛弃那些不符合我想象的模式的部分;我意识到,像我的同事和社区一样,把我的全部自我带到工作中去——我的观点、独特的经验和解决问题的方法,可以推动我到了一个连我都没想到的高度。

成功长什么样?

我曾经的预想在这段旅程中逐渐清晰,我将之内化为:不要忽视你的肤色、你的文化、你的观点、尤其是你的自我认同。成功就是重视以上的一切,注意到他们的存在,并将它们在工作中一一呈现。

旅程已经开始,这是一段没有尽头的旅程。时而能把自己搭建的更高,时而也会跌倒;但正如我们所知,创建一个“产品”不是一蹴而就的,而是迭代的,永不停止的。

来源: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用户须知|小黑屋|法律申明|隐私通告|华发网海外版china168.info

GMT-6, 2019-10-17 16:02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